喜欢的(信蘭RPS)

那么多人看过去,单单的觉得他好,

眼睛、眉毛、鼻子、嘴巴

处处妥帖,顺眼称心,

看一眼不足,再久也不腻

恰恰 喜欢的


打着哈欠推门进去,将背包什么往地上一扔,瘫沙发上半天不想动。一天三部event和一天两场公演比并没有轻松到哪里去,尤其是还有手渡的环节。

“加油”“会一直支持你的”“今天好可爱”等等,他不知道回答了多少句“谢谢”。啊,好像还被拜托说了句“絶対当たるよ”意义不明……

其实他还蛮意外俺旅之后还会继续这个,居然还弄出了第二弹,有心怀忐忑的问三木桑,毕竟他和佐藤尼实在不属于吸粉吐金那一挂,就算交情好也别亏本提携啊。被没好气的白眼横回来了「你想得美没钱赚才不找你」这样。

人熟了就会自由散漫,“下次让我开车吧”虽然驾照拿到基本没怎么摸车、“要不要试试灵异类地点的企划”谁要看啊三木桑怒吼、“我原来家住北千住……”呃这个是无意的,但是反正他也不是什么爱豆,说不说都不重要吧。虽然结束后被三木桑念叨了两句,吉田桑接过他换下来的衣服说您老别浪费口水了他大脑简单又不是第一天了。

手机震动,拿起来一看,哦……“喂——”

“我买了票啦,时间就你大千秋回来就可以看,怎么样?一起去看不?听说那舞台超酷!”

即使不是角色状态还是吵死了。

“别挂别挂啊,不是2.5没有……那谁,虽然不是音乐剧但也是鼎鼎有名的主流舞台,你看一下会死啊——”

“啪”挂了。

目前是没有,有的在几个月后。

胸口发闷,但不是难受,更不可能开心,就一种,因特定的人而生、无可发泄、不能自控的,介意。

听到消息的时候,心情特别复杂。开心,也有担忧,相信没问题,又怕出纰漏,种种,比自己接个剧都想得要多。

两组人,W卡司,彻头彻尾的不同构成,策划玩了一手漂亮的,但是演员的压力……令人揪心。

他前几天去今年的初恋组探班,时隔一年看到了别人演绎的,感受颇多。而两组交替公演,对稍逊的一方来说,可不就是公开处刑……

鸟越被挂电话已经习惯到不会问为什么,他在接下来的信息轰炸里各种软磨硬泡,连“我怕在客席大转盘的时候犯晕”的理由都用上了,一副他不一起去太过分的样子。

因为鸟越知道,真正铃木公演的时候村井绝对不会去,事实上,只要那人会出现的地方,村井都不去。从那年明明都是来探班弱舞却隔开了时间完全不碰面,他就渐渐懂了。

他也知道,这样做并不是因为讨厌。

他两边的剧尽量都去,拉着人合照,及时po上网,谁乐意看谁看。

有时候宁愿这样的状况原因是丑恶的,例如像电视演的什么仇啊恨啊怨啊。

作为朋友,总希望他们好,这种往哪边走都没法好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村井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夜里不知道几点,衣服没脱不知不觉就睡着醒了也还是原样,不再会有人移床上,甚至盖条毯子,或者打个电话提醒。

他看着窗外的夜空,远处好像有零星的烟火。

又是一年夏季花火会啊……

会约在台场、穿着浴衣等待的人,早已没有了。




看一眼不足,再久也不腻

恰恰 喜欢你


End




☆★☆★☆★☆★☆★☆
「等你的时候捞到的,要……一起养它吗」
☆★☆★☆★☆★☆★☆

@真三OJOO 给我那篇《喜欢的》画了这张,说
    “你可以当他手机里存着这么一张照片” 
还配了首歌: http://music.163.com/#/song?id=28305923
(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    歌:Zone)
   “看 歌词多合适” 



评论(1)
热度(16)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