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骨(信蘭rps)

锁骨(信蘭rps)

那天约了锅子的老友聚会庆祝座间杀回tvk,铃木接了两个电话调侃他别迟到,回头就看到真正的罪魁祸首还粘在床上。他抽了一记大剌剌伸出来的脚丫子,“别睡了,还去不去了啊!”

人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全当没听见,还把脚缩回去了。

铃木叉着腰想生气,又觉得难得公演期中的休日,他犯懒也情有可原,实在不行自己去也够的。就是……难得两人能一起出门有点可惜。

他叹口气,拉开床边的衣柜,开始换衣服。

那边厢,没听到后续动静的人,悄没声息的转回来,正看到弯腰脱睡裤露出黑色内裤的一幕。全身稍微有点肉的地方被黑色的小心的布料包裹,因为弯下去的动作拉扯紧绷,甚至可以看到蜿蜒向下的底部的一点皮肤。

铃木翻了一下选出一条...

呜呜呜好可爱~~~~~~

靴下猫腰子:

啊,是村井桑的信长和hrk的兰丸,,

_(:з」∠)_ 最近被安利了!这个!!cp!!!

好吃到????无限宇宙超级问号螺旋360度好吃???

哈哈哈杜鹃也是啾很合适了,,总之,先画为敬!!

怕(信蘭RPS)

最近去看了银魂的电影。

勘九郎桑全裸了啊啊啊啊—— 

在我差点啊的叫出声时,被坐在旁边的人捏了一把。啊哟那个手劲叻,我眼泪都差点被拧出来了。

里面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出来去坐电车的路上,我就跟他抗议来着,收获一个白眼,和不理我的背影。

还被称为2.5的king呢,这部国民漫改我不拖他来都不打算看。

我告诉你他最近看什么都没人相信。

百合!

由头是事务所莫名其妙接的case,挂了他名头推荐的书,据说销量因此很可观得到了编辑部的感谢。被感谢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怀着愧疚去看了一眼,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家里多了好几套类似的。

每天洗澡出来看到靠坐在床头表情恬淡...

喜欢的(信蘭RPS)

那么多人看过去,单单的觉得他好,

眼睛、眉毛、鼻子、嘴巴

处处妥帖,顺眼称心,

看一眼不足,再久也不腻

恰恰 喜欢的


打着哈欠推门进去,将背包什么往地上一扔,瘫沙发上半天不想动。一天三部event和一天两场公演比并没有轻松到哪里去,尤其是还有手渡的环节。

“加油”“会一直支持你的”“今天好可爱”等等,他不知道回答了多少句“谢谢”。啊,好像还被拜托说了句“絶対当たるよ”意义不明……

其实他还蛮意外俺旅之后还会继续这个,居然还弄出了第二弹,有心怀忐忑的问三木桑,毕竟他和佐藤尼实在不属于吸粉吐金那一挂,就算交情好也别亏本提携啊。被没好气的白眼横回来了「你想得美没钱赚才不找...

糊涂(R)(信兰RPS)

昨晚那篇的补全版

后面全部是滴

所以上吧 


片段(信兰rps)

村井从健身房回来,发现家里门开着,有钥匙的只有那位,他笑着放下包,直接走到厨房,抱住了那个正忙碌的人,“我回来了”,在耳鬓亲了下。

铃木小声抱怨“洒出来了”,被无赖的抱着又啄了两口才松开。

“今天还顺利吗?”村井自觉的洗了手,在桌边乖巧坐等吃,视线忍不住追着背向的某人,唔,头发又长了些,后颈露出的部分变少了……

“西田桑还满意吧”铃木将最后的汤放下,“试试看,听说这个润嗓很好,不少歌手都常喝。”

村井闻了闻,皱起眉头,扁扁嘴,瞟了眼对面的人。

铃木歪头看过来:?

村井眨眨眼睛,忽闪忽闪,是求放过的意思。

铃木端起脸,坚定的摇摇头表示没得商量。

村井死了心,期期艾艾的端起碗,凑到嘴边,停住。

“hiro……”

“嗯...

忘记(信兰rps)——补全

推开门,和上次离开时所见一样,干干净净、安安静静。放在桌边的水杯摆在随手放的地方,除此外,仿佛可以马上挂售出去,基本没有使用感。

确实也可以说没有。朋友聚过三两次,吃喝玩笑过了夜,也就散了。那个人,也在其中。

找不到机会说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好说。武蔵小杉这地方,说是新兴住宅区,到底还是远。而且……贷款要还很久,邀功什么早着呢。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点他的喜好,努力在这小地方里、想象着以后如果能一起生活,会需要什么样的,以此为蓝本规划着。

例如,他喜欢的有阳光的窗户,可以躺在旁边的沙发上看外面的天空;他喜欢的和式的客厅,榻榻米和暖桌缺一不可;他喜欢的敞开式收纳,与其说一目了然不如坦白是省了记忆的步骤……...

无视(信兰rps)

B面
不止一次,他用余光扫过经过的橱窗,模模糊糊的那个人影竟是一直在的。也是,朋友难得一聚,即使有看了尴尬的,也不至于中途退场。更何况,他做出了毫无芥蒂的姿态。

刚才在吃饭的地方,前山走之前还好,视线遮了大半。走之后,如坐针毡的难熬。也不能紧着聊天,只能盯着别的方向。

在数石井眉毛根数的同时,他还是抵不住心底的小的喜悦。他在不远处坐着。在很怪很乖的低头吃东西。他……还是那么好,好到多看一眼都绝不能够。

快递寄出前,他每一件都看了很久。是他的东西。他用过的、穿过的、还有他最新送的。都与他有关,都……不能被留在自己这里。

说过了那些话,就没有了任何借口。被喜欢什么的本就是自欺欺人,从来不是,也没有变成是。也...

无视(信兰rps)

A面

他匆匆赶来时,菜刚开始上。松了口气,打量一下座位,对面坐着植田、细贝、石井,这边最外侧的位子留给了自己,旁边是前山,最里面坐着很久不见的那位。
在刚刚过来所有人都打招呼的时候,那人也抬起了头,面带微笑的挥了下手。他心里却是一沉,瞧得清清楚楚,自己根本没被看到眼里,虚虚一晃。
他低下头吃东西,吃的是什么也不是太在意。在这个熟悉的一伙朋友里,他的沉默已经被大家习以为常。这样偶尔的聚餐,大家会询问他,但是他不能来也会被谅解,毕竟都知道近几年他年头忙到年尾不得空闲。
他听得到那人与对面的植田聊最近的一些近况,还跟旁边的前山吐槽了几句座间桑。细贝就怎么演信长向他询问,他稍微提了几个点,和稽古时教导差不多,...

1 / 1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