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目的礼物之温故知新(信蘭RPS)

☆★☆★☆★☆★☆★☆
此文是为了完成千秋爸爸布置的24朵小红花任务而写,主题和内容由飘飘指定。
请朋友们帮忙去萌树寮回一句“小红花+1” 
爱你们么么哒!!!
☆★☆★☆★☆★☆★☆


十年目的礼物之温故知新

前情介绍:
铃木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村井皱紧眉头,只有仪器枯燥的声音证明眼前的人从生命体征来说是“活着”。一次次的怀抱希望一次次破灭,他已经筋疲力尽濒临崩溃。更让他别无选择的是医生刚才的话。

“10天……”

连【他还活在这世上】这样最微弱的希求都只剩这点时间。他将脸埋入手掌,掌心渐渐湿润,单薄的肩头忍不住颤抖,无声无息,连空气都凝滞。

他从病房离开的时候,除了眼角有点红,看上去和来之前没什么差别,护士小姐看一眼床头新插上的玫瑰,目送他离开的眼神充满了同情。三年没有等到奇迹而是这样的结果,连见惯生离死别如她也会唏嘘不已。

“对,我答应。”铃木静静的听对方说完,再次回答,“我答应。”

他如此干脆,那边的人反而犹豫了。他们一直在找这个系统的测试者,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铃木都是最适合的人选。可是他们也知道,这个东西的弊端太大,基本没有人肯接受。尽管他们一直在游说,也从来没抱太大的希望。

“而且,必须尽快,这也是我唯一的要求。”铃木停下脚步,他看着面前盛开了满树的花,眉眼渐弯,声音不自知的变柔了,“拜托了,我没多少时间了。”

“……铃木桑,即使自己的意识有可能会消失也在所不惜,你真的确定吗?”

铃木伸出手,平摊的掌心落下一片粉色的花瓣,“嗯……我确定。”


两天之后,一个秘密的研究室,被偷偷转运过来的村井和做好一切准备的铃木躺在了相邻的玻璃罩内。铃木看着旁边的人,轻轻的握了一下他的手。手有一点温度,可能是最后能感受到的温度。他留恋地收回视线,缓缓闭上眼睛。

“铃木桑,我要再提醒你一次,在与对方脑电波建立共鸣时,你见到的可能不是真实的世界的倒影,而只是对方碎片化思维的一小片区域,你只能自己去发现、去扮演对方给你设定好的角色,而不能违背更不能去打破,否则会发生思维崩塌,这后果有多严重就不用我说了。”

铃木点点头,在玻璃罩关上前,那人停顿一下,低声说:“祝你平安归来。”

铃木说了谢谢,仪器开始启动,他的意识渐渐脱离开,进入一片星海………

 (前情交待完毕)


一周目 蘭奢待


“啊……看上去好好吃,让我先尝一口!”


一只手伸向了面前的蛋包饭,这是他“醒”过来第一个画面,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用手轻拍了一下,垂首去看,那人故作生气转而又笑开的脸让他心脏剧烈的鼓动。他一下子红了眼眶,太久太久没看到如此鲜活表情的他了……


“阿蘭、怎么了?”突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让信长不知所措,他直起身,捧着蘭丸的脸,“这么可爱的脸怎么可以哭泣啊,有什么要求快告诉我,无论是封地还是别的什么赏赐都答应你……别哭呀…”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那担心的表情是如此触手可及,但他说的话却让铃木明白,眼前的一切只是村井思维碎片中的一角,美丽却虚幻。


“我……我只要能在、信长大人身边就好了。”他柔声笑着,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信长看得心慌意乱,阿蘭在笑,很发自内心的开心的笑,他又在哭,泪流不止,鼻头都红了。他只好紧紧搂住了这个最爱的小姓,心想现在要他做什么都答应,只求他的小杜鹃不要再哭泣。


他亲吻着怀中人的发间、耳廓、颈边,想要安抚他的阿蘭,就像一直以来做的,告诉他自己对他的喜爱和在乎。


蘭丸的双眸闭上一秒、再睁开,眼里剩下他熟悉的温柔可爱,刚才的种种仿佛是错觉。


“信长大人想尝蛋包饭的味道吗?我去拿一下勺子……”蘭丸过身,打开橱柜,“唔………好像是这里……”蓝色的围裙系带在他腰间,穿在白色衬衫和黑色裤子外面,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下文请至寮子观看:

http://hiroki-suzuki.s-club.tw/viewthread.php?tid=401&page=1&extra=#pid2403

评论(2)
热度(9)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