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7

7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睡睡醒醒梦梦,有时候他以为自己是醒着的,可是一看到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就意识到“哦还是在做梦”。直到被掀了被子,他一点点睁开眼睛,拉上窗帘的室内光线很弱,他勉强认出了人,扭头将脸又埋进枕头里。

“如果你选择不当演员了就此退出,你就继续睡。”M桑架着手,冷冰冰的俯视着他。

大概过了三分钟,M桑看着他一点点撑起来,坐在床边,扒了扒乱如杂草的头发,他干裂的唇和一点血色没有的脸,让M桑皱紧了眉头。

“电话关机三天,临近杂志拍摄时间,急的吉田问到这里,你能给我这个经纪人一个理由吗?”

他张了张嘴,发出沙哑的声音,“……对不……起……”

M桑看着他低着头,整个人如同枯掉一般,又是生气,又是担忧。这么多年,从出道就带他,看着他的长处短处,盼着他有出息,又不忍逼他太辛苦,如同拉扯孩子一般,四处奔走动用关系给他资源。明明一直都又有才又努力,即使受自身条件制约拿不到一些喜欢的角色的失落,都完全没有现在这样严重。

M桑看一下时间,放软了声音,“还有一个小时,洗脸刷牙换衣服出门,你办得到吗?不行的话,我和吉田商量改时间。”

“……可以。”他看着地面,那里什么都没有。

M桑丢下一句“我在车里等你”关门离开。房间里恢复了安静,因为是白天,并不是毫无声响,例如风吹动窗帘,还有窗外隐隐约约的汽车声。

“梦,还是会醒啊…”这样的叹息。

M桑在车里没有等太久,因为待会要做造型,还是熟人做,村井把自己拾掇得大概能见人就下了楼,坐进车里,M桑递给他一条巧克力,他默默的接下啃。

“下次……你先跟我说一声。”M桑决定妥协,他也大了,自己不可能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第一时间得知总比一直被瞒着好。

村井摇摇头,“放心……没下一次。”

吉田对于他短时间内体重骤减吓一跳,而且是非稽古期。脸色差了点,但这次的拍摄主题偏颓废系,也就正好了。

“衣服居然有点显大,你这次真给我面子啊。”

村井抓紧时间喝着补充饮料,任吉田在他头发上戳戳弄弄,嘀咕着“总觉得有点不一样啊”什么的。



铃木脸上的妆都未卸,仅带上一幅黑框眼镜遮掩。村井租的房子他原来只知道大概地方,这次还是问了井深才知道具体楼层。

普通的单身公寓,面积比自己住的要小一些。最早认识的时候听说他是与父母一起住,后来工作多了,作息怕影响到就搬了出来,不忙时会回家住几天。他说到家人、说到北千住,语气总是格外的温柔。

铃木倚靠在墙上,忍不住又抽起了烟。这段时间他大概把几个月份的烟都抽完了。接下来战国天使的声乐练习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骂死。

想到那个关于天正遣欧使的故事,他有些恍惚,千千石与朱利安,一个选择背弃信仰苟且偷生,一个宁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虽然中学学过一些,但他把那几个人名字分清楚记住却是因为村井演过战国锅天正番组。意气风发的少年使节华丽丽的登场,特别是他的角色设定,甜腻过分的台词配合他故作深沉的表情,每次看到都让他笑了出来。怎么会那么可爱啊……有一次回大阪陪侄女一起看的时候,不小心说出了口,侄女瞪着大眼睛一脸不解“明明这么傻为什么舅舅要说可爱,难道比我还可爱吗”特别不服输的抗议。他当时哄了好久,其实内心的话是“嗯,比谁都可爱,说阿兰世界第一可爱的时候最可爱”。

烟抽完了,人还没有回来,电话虽然开机了但一直没有回应。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马内甲的电话又一次响起,他接起来,“……我现在就去,对不起。”

他看一眼紧闭的门,那个人看到未接来电的话会回过来吧。怀着这样的想法,他走进了电梯。


拍摄完被拉着吃了顿饭才被放人,几天都没吃什么的身体恢复了一点体力,村井打开家门,还没来的及坐下,充电被落在家的手机就一声接一声响,他拿起来,一边听一边往洗手间走。

M桑现在有点杯弓蛇影,又不放心又不好多问,让他又惭愧又内疚。

“对了,还是上次说的事,ntv还是属意你演信长,兰丸他们选了须贺,算是临时支援,就参加一次……”

对,为了所谓的一次,新写了歌编了舞置办了服装,谁都知道如果反响好,所谓的临时支援就会摇身一变成为正式番组。

敦盛2015,连兰丸都不在,哪来的敦盛!

他打开水龙头,看着流出来的水流,感觉身上力气都在流走。

对啊,他的兰丸已经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M桑久久没听到他的声音,连喊了几声“村井”。他一手撑着洗手台,将电话贴近耳边,“我知道了,就按他们说的做吧。”

谁都没关系,反正已经不在了,什么都没有了……他一点点滑坐下来,手渐渐松脱,手机掉进水里,淹没了传出来的声音。

TBC

评论(1)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