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信兰RPS)

亲爱(信兰RPS)

每年到了2月,我都会又是期待,又是忐忑,又是焦躁。期待自不用说,忐忑是因为双子座的神脑回路加之周围的臭皮匠也都是以双子居多(我的前方仿佛有一个军团即视感),有不少时候会是惊大于喜…… 而焦躁则在于,考虑每次给他准备什么,实在是对一个直男审美的年度阅兵(喔我也不是直男……不是直男审美还是直男向好像更可悲吧。)

幸好最近两年,他偏好往实用性发展,例如外套或者背包。只要他买的,我都会非常捧场的一直用努力用,天天在他面前晃,爸爸在我小时候就教导的哄老婆十八招诚不欺我。

数一数,12年刚交往我送的是爱马仕,井深教的,说这个牌子的东西他肯定喜欢。果然他露出了很惊喜的表情,让我觉得钱花得真值。为了再看到他的笑脸,好几次礼物我都是继续爱马仕,甚至现在我也喜欢上了这个牌子的风格,大概是因为他穿用的太好看了。

13年,我想想啊,那年有点穷,然后家里一直催,我就领着他回家了。爸妈因为提前有通过气,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哥哥姐姐听到风声也携家带口地全来了。我本来以为他会不安,但显然他比我想像中要淡定得多,有礼有度落落大方。妈妈是个颜控,喜欢得不得了。爸爸的意见是妈妈喜欢就行,嗯,我们家的传统就是这么简单。姐姐细细观察了一番,后来私下跟我说“你一定是撞了大运人家怎么会看上你”(你真是我亲姐啊……)。哥哥倒没说什么,他家的孩子非常喜欢hiro,一直缠着他说这个说那个。晚上回家的路上,我牵着他的手,他回握的力道让我知道那天他还是有点紧张的,就像在横滨会场上牵着的时候一样,虽然紧张,但不想放开。

14年,我当时在大阪演真田,他13号还在做拡言,我们草草通了电话然后各自忙成狗。公演完回来前我插空去了趟他家乡,想要先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他以前提过的小学、中学,还有他常去的公园,他爸爸开的美容院,还在他家门口徘徊了一会。没敢敲门,感觉这样冒失地上前不太好(好吧,我其实是有点怂)。不小心有撞到溜狗回来他的姐姐(之前在他手机里看过照片)。本来就匆匆打个招呼就走却被叫住,“是……murai君吗?”她这样问。我愣了一下,她笑着解释“hiro有跟我说过哦”,还问“介意一起去附近的咖啡店小坐一下吗”。我惴惴不安地跟着她来到一家小小的,但很温馨的店子,她点了焦糖玛奇朵给我,”hiro在家的时候很爱这个哦。“

我尝了一口,和他经常喝的有点像,但似乎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hiro上次还抱怨说在东京都喝不到好想念呢。”姐姐微笑着,“可是明明跑出去就不想回来的人是他呀。”

我连忙解释说:“他工作有点忙,等稍微空一点……”

姐姐摇摇头,“我都知道的,他呀,喜欢的就不舍得撒手,咖啡是,工作是,”她停了一下,看着我,“人也是。”

被相似的眼睛望着,我有点不敢直视,但我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对他的重要性,我尽量坦然地被审视着,只有自己知道,那跳得格外快的心脏,和已经出汗的掌心。

咖啡的热气一点点消散,我的心也像被吊高一般。事后跟他说起这幕,他笑得立马跟姐姐电话求证,然后两个人吐槽了我好久。什么“穿得真土啊幸好没让妈妈撞见一定会被说的”“表情有点傻傻的为什么弟弟你会喜欢上这种呀”之类,姐姐在电话里的声音远比那天跟我聊时要健气得多,而且声量非常大,我悲伤地趴在他背上完全听得一清二楚。

这年的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堺市,跟他一起。见到了他的父母,因为旁边有他,好像比那天要安心得多。也体会到前一年被我莽撞地领回家,他所感受到的惊吓一定是N倍。啊……那天回去他没有削我,就表明他对我是真爱吧。

15年,我实在没东西送了,把银行卡上交了。被他笑了好久,也被知道的朋友笑了半年。连我亲姐知道了,都专程打电话过来耻笑了一番,还说“你现在交了接下来送礼物怎么送,说自己还有小金库吗”。如此现实的理由,让我顿时傻了眼。对哦……接下来的圣诞节什么的我要怎么办啊……于是直到现在,一些节前,我就会临时接点通告,有点接不到就跟马内甲阿姨哭,她被哭烦了有几次临时预支钱给我,骂我是大笨蛋怎么会蠢成这样。虽然被骂这么惨但还是不想听他们的把卡拿回来,总感觉,卡在他那里,他就会因为可怜我离了他就没饭吃,而绝对不会离开我。

去年,毫无新意地买了戒指(钱是预支的好了别问了),虽然因为工作戴不了,但是就是想买下来,亲手给他戴上。然后他准备的也是。我们两脸懵逼地对望了好久,然后互相戴了两次,乐不可支地笑了半天。配上链子戴在脖子上两只会互相撞击,提醒着我们做过的傻事。傻就傻吧,这么多年,我们又何止傻这一次。

唔,问题来了,今年我可咋办?觉得他肯定有所准备,之前有让我填一份问卷,因为太困了我都忘记填了啥,好像是什么宅男的野望之类,可是我不是宅男啊,我对二次元还没有他知道的多,他都已经是KING了……

”我回来了。”我推开门,脱下外套往里走,看到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整个人呆住了。

他微笑着跟我说“欢迎回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穿着——粉色围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步步走过来,轻声说:“老公,你是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

我咬牙切齿地一把揽过他,“厨房、客厅、还是卧室?”

他笑得像个小狐狸,“如果我说全部呢?”

还废话什么呢,直接开干!我拎起刚才掉在地上的盒子,该说多年相处,某些默契我们还是有的,例如这次我送的东西跟他准备的就是良配。我抓起一把,将他推进厨房,“如你所愿。”


-

END



评论(2)
热度(2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