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信兰rps)

又开始稽古了啊。音乐剧的重头自然是歌了,中川桑太厉害,有一种被带领着跑的感觉,安心的同时,心底冒出更多不能服输要更努力的念头,这就是每次与一个新座组磨合最期待的部分。
听说今天弹舞也要碰头会合,他站在衣柜前踌躇了一会,拿起两件毛衣询问哪一件更显年轻。本来他会问我就证明真的有点病急乱投医(平时在穿着上他的嘲讽放太多了),更重要的是,向来爱扯着我的脸调侃“47岁欧吉桑”的他,居然对自己迷一般的年龄感不自信了。我禁不住拉开窗帘看看屋外,嗯,晴空万里,没在做梦。
“现在的后辈入行都太年轻了,整个座组就我一个老爷爷,唉……”他塌着肩,有气没力的说。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相识这么久,真心说或者开玩笑我还是分得出来,我扔下台本,走过去抱住他,“如果你是老爷爷,也一定是最貌美如花的那位。所以,2.5次元的king先生……”我无奈的看着他笑的眉眼弯弯,“演够了吗?”
说着“不够啊,回来再继续”,他出门了。我这边时间会晚一点,不知道今天能不能一起吃饭,实在不想外食啊。

事实上,一旦离开那间屋子,他也好,我也好,都不得不戴上仕事的面具,在不同人面前演绎不同的自己,有时候是被迫,有时候是主动。
幸好我们身体里并不厌恶这样的多面人生,甚至略有享受,因为如果不找点乐子,我们可能就会放任自己无聊无趣的活着。当然,“表演”也需要好的搭档,和足够捧场的观众,还有感兴趣的题材。
对于这次的新剧查理,很多人都觉得有点玄,包括票务那边传来的消息也不乐观。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野良神那边。
我和他互相吐槽说到这事,还把各自马内甲焦急的信息分享,末了对视一眼,该干嘛干嘛。
哎呀风风雨雨十年了,观众来不来真的不是所谓的座长能一肩扛起的,我们能做到,只有努力演,对来观看的人负责而已。
爱子桑开玩笑说,要人气容易啊,我把敦盛2017写了,你们再开个发布会,保管能万人空巷门票售磬。
呵呵,顺便引退发表会都一起好了,多省事哟。
如果真到那一天,这个企划也不错呢。
我笑着摇头,钥匙还没插进去,门就推开了。

屋子里没有亮灯,只有窗外的月光和路灯,能看出有个人影缩成一团在地毯上。
我松口气,一边脱外套一边去按开关。
“别开!”
我顿住,“hi…、……olan…?”
他低低应了一声,我暗吁口气,“怎么了…?”
“……不想让你看见我的脸,至少现在…”
我忍住嘴角的抽搐,这种临时兴起的对戏有一段时间没做了,更何况他拉出来的是多年未用的角色,要不是灵感一闪我都没接上啊。
“突然这么任性一点也不像你啊olan。”
“对不起………大人……”
好久未听到的称呼让我腹部一紧,之前聚餐喝的酒精仿佛开始发挥作用。这样的夜色,这样的情景,这样的他,都在助长我的胆气。
“不用道歉……这样的你最可爱啊……”我走过去蹲下来,想要抱抱他,冷不防的,被他拉着,一把按倒在地———
从下往上,借助微弱的光,我看清他苍白的脸,眼角却是红的,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落在我的脸上。
我惊慌的立刻想坐起来,但他用更大的力气按住我,无声的哭着,嘴唇都在颤抖。
我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背,“别这样,olan……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都给你,别哭了…”
“……如果我说………”温柔的声音突然一转,“本将军要你乖乖躺好让我宠幸呢?”
我忍不住要爆青筋,“喂!你将军演了没有几十也有一打,突然跳出来哪朝哪代的啊?!”
“当然是闪闪发亮的吉良上野介大人呀~”他一挑眉毛,直接下手解我的衣服。
“住手!吉良跟大石根本不是这样的关系好吗?你这是歪曲人物性格……”
“那就hiroki和ryouta好了!”说完这句,他俯下来,逼近的脸上有些兴奋,又有些倦意。
我松开了按住他的手,任他扒开一顿摸。虽然有点奇怪,但被喜欢的人触碰总归有感觉啊… 但我选择不动,他似乎压抑着什么需要释放,而我是他可信任的对象,他需要我,而我,也放不开他。

及至后来,他摸索着用身体把我吞下,头贴在我的颈边,低声说“如果能再一起演就好了”这样的话。

觉得现在的他,比任何角色都要可爱一千万倍。这些话,等醒过来再告诉他吧。

end



评论
热度(20)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