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亭亭玉立 男审神X171 五章

五章


他和清光面面相觑。清光眨眨眼睛,“主上,需要我做什么吗?”他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得到清光小哥哥安慰地摸摸。


造成这样的原因,大概是从几天前一期加入一队起。他本以为三十几级的差数,应该很容易黄脸,或者被砍个轻伤,然而并没有,一期战得如鱼得水,连颗银蛋蛋都没掉,还当了队长。


清光也蹲了下来,“主上,一期哥很厉害的,你不要担心。而且一队现在也缺不了他,你知道其它的太刀……有点不认路。”他犹豫着换了个温柔的的说法。以前他和须蜂贺双打刀在,还午得天昏地暗,现在一期去了,反而有一半以上的寅,大家都喜极而泣了好吗。莺丸感叹说终于不用在沟里满级了开心!


【我也缺不了他啊】默默地咽下哀嚎,他站起身来,“我去整理一下刀帐,待会你带太郎次郎去练级。”


“不用我候补待命了吗?”清光扬着笑脸问。


他哼了一声,待个屁命啊,场场誉已经连升了十多级了。


清光决定不再戳主上的痛脚,因为一期而吃瘪的主上实在是太可爱了。


图5-3,一期再一次掷出了寅,他吁了口气,阵形搜索也清楚,希望这次能顺利到达BOSS点。概率不高,但只有这个图出小狐丸,只能来回刷。听说下个图还出三日月和萤丸,但目前自己的等级还不够安全。如果受伤了就需要数个小时的手入,他耽搁不起,只能抓着目前能力所能及的图努力。


须蜂贺皱起了眉头,太频繁了,几乎没有一点休息。虽然升级很快,而且到BOSS点的次数也多,但是他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石切丸走在他旁边,一边一刀解决掉三个,一边丢下一句“快通知主上比较好”。


他们也希望捞到新刀,不管是哪一把,只要让刀帐的空再多填上一个就好,天天看主上被隔壁家的审神笑说来自非洲和南极,他们也不好受,特别是作为捞刀主力的一队。毕竟主上赌刀运那么差,只能靠他们啊。


但是一期一振显然有些魔怔了。其实他的级数差了很多,并不适合在这个已经出了检非的图。一旦碰上,他们只能躲开,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准确的说,是他没有一战之力。但是看到他执着的样子,谁也说不出让他回去的话。


“幸好上次我们已经捞到长曾祢,没有与检非硬拼的必要。”和泉守例常划着水,对于不用再心惊胆战地与检非杠上,他已经非常满足。至于陪主上的心上人刷刷图这种事,完全不在话下。


“你一刀能不能砍快点!我的刀装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下一轮的投石啊啊啊!”同田贯最看不来这个idol脸了,不就是因为是主人的第一把太刀嘛,不然那么烂的属性怎么配留在一队。刚这么想,他的刀装又被砍了一点血,“混蛋!!!砍坏了主上又会心疼得以后只让我带绿蛋了啊啊啊!”


须蜂贺已经习惯在如此嘈杂的环境里思考,作为初始刀,他过早的学会揣度审神者的心思。“嗯,我给主上去个信。”不管主上的选择是什么,必须让他知道,这也是他的使命。


由于刷得过多,检非出现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开门杀刷新,寅之后就算可惜也刷新,走到资源点再遇到也只能刷新。大家的情绪变得低落,都不再说话,这种不战而逃实在太憋火。


一期一振如果理智,就知道应该换上清光。一队等级差不多,检非就检非谁怕谁。只是因为他在,如果跨等级的话,他就铁定要中伤甚至重伤。那样的结果谁也不想看到,包括在本丸等待的那个人。


然而,他的脑子里似乎已经不剩下明晰思考的空间,发红的眼睛盯着似乎遥不可及的BOSS点,快要生出了火焰。


莺丸走近两步,吓得都停住了。不行,不能再战了!他按住一期的刀,“停止吧,今天就到这里了!”


“还没有……还没有捞到小狐丸……说好的给主上捞的……”一期呢喃着话,抓起了骰子。


须蜂贺抓住了他的手,“够了,明天再——”看到对方的眼神,他不自觉放轻了声音,“一期,明天再来,主上不会怪你的。”


“他……从来不会怪谁……只会说,都是自己运气不好,还会跟我们道歉,说害我们被隔壁本丸的人嘲笑。”一期抬起头,“最后一把,再让我走最后一把。”


须蜂贺放开了手。他不得不放开,一期所说的,正是他们所想。就再走一把试试吧。


这一回如有神助一般,走的是最短的路程,战的也很顺利,大家的刀装损耗很低,再走一个点就可以进BOSS了。一期露出了松了口气的微笑。然后……


检非使出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同田贯已经疯了。


石切丸收起了刀,“回去吧。”


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终点,一期双目赤红,缓缓拔出了刀。


“不可以!”莺丸扯在前面,“你打不过的。”


一期听若未闻,检非的声音在继续,队形选择已经出现。


“我打不过,你们可以,已经逃一天了,最后一把,打吧。”一期一振紧崩着脸。


“你会受伤。后面还有BOSS点,你想碎刀吗?”和泉守沉声道。


须蜂贺抓住他的肩膀,“一期一振你醒醒,不值得的,BOSS点什么时候都可以再刷,明天,明天我们再刷一天!不,刷几天都可以,我们一定会——”


“我有预感,这次一次会出小狐丸的。”一期的眼睛里闪着希翼的光,“让我打吧,我五十多级了,说不定只是中伤,还可以撑到BOSS点。”


“那要是重伤怎么办?你重伤就放弃进BOSS吗?”须蜂贺盯着他问。


他别过脸,和泉守出声道:“不惜碎刀也想赌一个渺茫的希望,我觉得这样并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一期大吼,“对战的阵形是——”


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


他怔住,所有的情绪和话语都一瞬间停止。


“傻瓜。”


-

你的希望亦是我的希望,你的选择亦是我的选择。


我唯一的执着,是与你一路同行。


-


待续


评论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