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5. (此章主信兰)——RPS慎入

.5. (此章主信兰)

小周在红绿灯前踩实了刹车,趁机瞟了眼后视镜。和想像的大相径庭,车后的人像在各自不同的世界,完全没有交流。或者说,比之前感觉的,还要温度低。饭CP果然只能靠脑补啊……这么想着,她收回了视线。

村井看着侧前方靠窗的那个人,脑子里回响着之前听到的话,还有说话的样子。他无法找到适合的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从刚才到现在,他说不出一个字来回答 。明明是喜欢到连每分每秒都在强迫自己不靠近,却看着他露出了那么受伤的表情。

那人曾说过,虽然并不是非常在意别人的评价,但会下意识地让相处的人觉得舒服和得到尊重。不是讨好的意思,只是觉得,每个人都应该被好好对待。

所以,如果不开心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哦。面对红着脸这样要求的他,当时的自己是怎样回答的呢?村井揪住了胸口的衣服,埋下头去。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永远都开心!】

他不知道,当初下决定时候的痛,和这些年每每回想起来的痛相比,哪一个更能击倒他。再或者是与这个人如此接近,才是让他溃不成军的真正理由。

车停了下来,村井对座间说,“我有话想跟铃木君说,晚一点再下车。”

座间看了他一眼,“行,说清楚也好。”

铃木起来一半又坐了回去,村井换到他旁边的座位,却不知道怎样开口。

被叫住的时候,铃木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之前在外滩说那句,其实心底是希望听到对方的反驳。可是等了又等,除了风声没有任何回应,那瞬间几乎无法站稳。

一直没问过,一直存着一点不确定,用这点不确定撑过了大部分的时光。即使用了很大的勇气再走出去接受别人,也没有完全放弃。只是深深的埋着,埋在最底层,连自己不努力回忆都想不到的地方。

时间安静的过去,他撑着椅背站起来,“不想说的话,我们先出……”

“hiro……”手臂被握住,轻轻的一声,困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村井垂着头,看着铃木发颤的指尖,“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

铃木低头看去,这个男人,偻弯着脊背,突然褪去了一直披着的壳子,显得傻傻的又弱气。在演技上自己一直自叹弗如,现在眼前的他,是演的还是真的呢?

原来,自己已经无法轻易相信什么了啊……铃木抽出手,村井急切地抬头,“hiro,我……”

铃木将手放在他的肩头,略用上力气按了按,“先出去吧,大家还在等着。”


“这田子坊真是很有风韵呢,”兰丸侧过头,眼里充满了惊喜和兴趣,“信长大人,你觉得呢?”

“你喜欢的话我们在安土城也建一个好了。”信长眼里满是宠溺,仿佛只要这人高兴,整个世界都可以搬到他面前。

座间点点头,找对人做事就是高速,一抬眼果不其然看到小周蹲在角落里看得两眼发光,他笑着招招手,“周桑,待会收工我们先吃个饭,这附近你有推荐的店吗?”

“有的有的,我带你们去。”小周恋恋不舍地看着摄影师喊完OK后两人恢复冷淡——咦?居然没有?还在聊天??她瞪大眼睛,这这这,这是官方发糖吗?她好想哭怎么办!

座间呵呵笑着,“小周,听说上海菜偏甜,你推荐个我们去试试?”

不,再甜也没有此刻……小周捂着心脏,用力点头,“没问题,保证甜齁!”

如果要吃很正宗的本帮菜,自然有更适合的去处。只是他们后面还有拍摄,小周挑了一家味道也还可以的店子,领着一行人走了进去。

大部分时间虽然那两个人保持沉默,但看上去气氛并没有之前那么冷,甚至村井有一种赔着小心看着眼色讨好的感觉,小周有一种当年看掉坑作的错觉,冷脸无视的兰丸和急切想道歉的信长,事隔多年在她面前上演3D立体影像的即视感。

用餐过半,铃木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村井脸色一僵,看着铃木走出去接听的身影眼神都黯淡了。

座间敲了敲桌子,“我说……”看到村井转过脸,继续说,“亲密感不行,也不够自然。当年我还没开口你就敢摸上去,现在怎么?年纪来了拉不下脸?”

村井皱了皱眉,“你得考虑一下现在的铃木……”

“没有铃木,只有兰丸。镜头里,信长和兰丸一直在。被观众用一百万票数换回来的也是信兰,不是你和他。而且我不觉得铃木那边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你。”座间站起来,“我先去结帐,你想想清楚,如果抱着轻视的态度,是否对得起一直等待的饭。”

村井撑着头,他不是轻视——不,也许有,经历了各种舞台音乐剧,信兰相比实在太小儿科,甚至他来都不是为了工作。座间还是这么一针见血,让他几乎无所遁形。

“村井桑,”小周凑近一点,放低了声音,“也不全然是座间桑说的那样哦,我们等的是村井桑和铃木桑的信兰,如果不是你们就不行。所以……”她握着拳头,“请加油!”

村井怔了怔,半响,他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

铃木回来的时候,看到满桌的人都掏出了钱包在翻,一时有些讶异。“我的卡在这边刷不出来。”座间无奈地解释,几个人把口袋里不多的人民币拿出来,还是出发前在机场临时兑的,想着反正到了上海也能刷卡都兑得不多,现在放一起也凑不够。

村井说我真没有,吉田说他带够了我连一块钱都没兑,不然我们打电话叫他过来付帐吧。铃木看了眼自己的钱包,默默放下。村井打开微信,讲了两句不小心戳到免提,就听到吉田在吼“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你和铃木吃饭还要叫我来付帐我是你爸吗——”后面被按掉了。

小周默默咽下最后一块糖醋小排,举手说“我来付吧……”

“真是太感谢了!”座间将几万日元放在她手上,“接下来也拜托了,不够你再跟我说。”

“呃……没事,日元的话我下次去日本玩也可以用……”小周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的钱。

“你下次什么时候去呀,我带你去玩。”化妆助理凑过来,因为也是女生,两人这一路来聊得蛮投机。

小周偷偷看了眼铃木,小声说:“看我什么时候能抽到票……”


评论(5)
热度(2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