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衍 (信兰RPS)

敷衍

信兰RPS


时间:1月14日


睡的并不深,醒也容易。看到电视屏幕里活动的人影,和睡过去之前好像没什么大的变化啊…… 他半眯着眼,靠在沙发的头蹭了蹭,发顶挨到了那人放在那的手臂,那个温度才是让他会放松的原因吧。

稍微抬头,从下方看见那人看着屏幕的脸,只看一眼就收回视线,并没有像进门的时候说的“因为想见你就来了”话语中的坦荡。甚至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看着对方。甚至现在偷偷的这眼才是完成了“见”。

但即使是闭着眼睛,他却“见”到了,在他躺下后不久落在自己肩头的手,轻轻的,一点点落实,温度也一点点传过来。这个人,还在他可以再触碰到的地方……这种认知,温暖了他长久时间里干涸的心,紧绷的弦暂时松下来才会睡了过去。

放的碟是西田桑别的舞台,铃木有去看过现场,私下去完全没透露消息的那种。这也是他近些年的一贯作风了……保密工作做的,他也不清楚具体(铃木几乎不会说)。像这部,如果不是刚才偶然说日替,他就完全不知道。


这个人,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在看不到的地方,在他无法了解的脑子里,都做了什么想了什么呢?即使询问也不会全部有答案,而且根本不可能一一问出来吧。

正是出于这样的忐忑不安,感觉自己就像推特上18万粉中的芸芸众生一般,说了斩断聊胜于无的“特殊关系”的话。“还是朋友”,狼狈的逃离这个人的世界。

他以为自己会解脱。从自己到底是不是他偏爱的人这样惶恐的日复一日的猜测中抽离,放过自己,也放过被自己的占有欲弄得无所适从的他。工作接的也比往年多,连一向闲适的冬天都破天荒的排个满。一遍遍对自己说可以的,没问题,加油,撑下去。

确实就这样过来了,眼看着就快过了一年。鸟越打电话说新年好的时候,他恍惚着应,听筒里全部是对方开心的声音,“我去录了妈妈的节目,玩游戏我赢了哦,据说是第一个赢他的嘉宾嘿嘿嘿……”

他握着手机,想吐槽一两句,这在他与鸟越之间实在太稀松平常,鸟越打电话过来就已经做好被槽的准备,可是等了又等,直到他说完,那边都是安安静静的。


村井怀疑自己身上有个开关,一旦开启,他的所有机能都会缓慢下来,不知道应对不知道行动,只有心会跳很快,还会很怕,而怕的是什么却不清楚。这些的开关,就是眼前这个人。见到的话不用说,不见到光听提及名字,也会恍惚。很久以前就是这样,越来越严重的倾向。即使在一起的时间,他有时都不敢直视对方。

年轻的时候不会掩饰,会很慌,努力用更快的语速和动作来弥补,越加显得乖张,还会被人用奇怪的眼神问他怎么了。再后来就学会去习惯,慢就慢吧,低下头,侧过身,把声音放低慢慢说,光怪陆离的剥离开去,沉淀出无可掩饰的赤裸的感情。

即使,永远都是无法揣测和无法确定,他也早已万劫不复。


铃木家没有备暖桌,少数在家休息的日子里他宁愿在床上多赖一会。电视上已经在出演员表,他看到了眼熟的名字,“松田君也演了这部?”他撑着手半坐起来,搭在他身上的手松开。

“嗯,那个卷发的角色就是他。”铃木拿起遥控器,“你还有什么想看的吗?”

村井将头靠上他的肩膀,即使隔着衣服,还是骨感得有些咯人。只是在刚碰上的瞬间僵硬了一秒,而后便软下来,就像过去的每次一样,调整到让他感觉到舒适的角度。

“我……”村井看着他浅色的毛衣,“还以为会看到你穿睡衣。”

铃木弯起嘴角,应是笑了。这个人真好看……这样想着的村井,将手移动一点点,轻易地覆上近在咫尺的手背,温润而柔和,仿佛应和心脏被抓紧的节奏一般,他收紧了手,直到被抓住的指尖悄悄地反抓过来。

那个瞬间,他几乎要转头去确认铃木的表情。


他真的不害怕什么,面对未知的事物,挑战高阶的对手,站在不同的舞台,身在遥远的异乡,都没有产生惧怕和退却。究其原因,大概是这些,他真的不担心失去。行就行,失败也没关系,他年少入圈,当时父母和马内甲阿姨都是用“试一试”的立场来鼓励他。在这个过程中,他得到很多,也失去了很多,虽有遗憾,但也只是一时的心情。

唯有此人,他从头至尾,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想要靠近,想要拥有,但更怕失去。


晚餐是点的外送炸鸡。可乐没点,铃木说冰箱里有,但他最近不能喝。为了骷髅城公演保存体力,被经济人耳提面命地叮嘱了很多细则,细化到几点吃几点睡吃的喝的都有了精确的范围。“很不错,长了点肉呢。”村井笑着说,打开了可乐插上吸管,“就喝一口不?”

“不用了。”铃木笑着,拉开抽屉,“我这里很多碟你可能也没兴趣吧……”

“有以前的骷髅城吧,”他看到了封面,“就看小栗旬桑的那版吧。”

铃木将碟放进播放机里,“这版确实很经典,我第一次看的时候都说不出话来。”坐回沙发上的时候有些避开他的眼神,用手将侧边的头发梳到耳后,“森山桑真的太厉害了。”

珠玉在前的压力,村井既有过体会,也因为他而感触加倍。他想告诉这个人,你演的并不逊色,台上的天魔王让他都要忘记演员是谁。只是,自己去看了骷髅城(并且不止一场)这件事,实在非常不好意思说出口。


收拾的时候去厨房,看到并没有多少近期使用的痕迹。村井将碗递给他,“你本来打算吃什么的,今天……”

 “嗯……面之类的吧。”他随口应到。

“那下次我做给你吃吧。”村井摸了摸鼻子,“学会了做菜后,我还没做给喜欢的人吃过。”

“……好。”

村井侧过头,桌上的纸巾盒,还是他以前买来的贴满小西瓜的,“我……的菜还不错的,你下次尝尝就知道了。”

“好。”

这次的声音大一些,村井忍不住看过去,是笑着的啊……不是浅不可见的,是眼睛都眯起来那种。再没有比现在更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着魔的程度了,村井自暴自弃地想, 这大概就是天魔王的威力吧。


终电的时间要到了。他其实很不想走,但是……总不能说“我想要在这里过夜”吧,冒然前来一定已经让对方吓一跳了。村井慢吞吞地收东西,有气没力地说“我该走了”。

“不留下来吗?”身后传来这样的话。

喉咙有点干,他迟疑地开口,“可以留下来吗?”

声音轻轻的,但很清晰。

“可以哦。”



end。



评论(5)
热度(3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