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0.26



3.

“ずっきー”

被宫野拍着肩膀打招呼的时候都没有回过神来是在称呼自己,铃木亡羊补牢地挂起歉意的笑,“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不会忘记了……”


宫野扬起开朗的笑说“这有什么呀我多叫叫你就习惯啦”,在他继续去与陆续来的人打成一片时,广濑凑过来“其实MO困很让我反应不及啊总想起另一个MO困”这样的碎碎念着。铃木知道他指的是好朋友太田,更知道他这时搭话是要缓解又要一整天面对杀阵套招的绝望。同情地望着这个出道来一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就好突然在30岁直接进入舞台动作戏HARD模式的孩子,铃木不禁庆幸自己的出道作就开始了打打杀杀。


十年前的那部用到的杀阵远没有现在花哨,但毫无经验的他还是被虐得够惨,基础训练起就天天累得像死狗一样,杀阵师每次一说休息所有人都会立马趴倒连说话都没力气。他体力跟得上,但是灵敏度被批成渣,简单的回转和耍花要不是比别人慢半拍,就是根本不得要领。只能在休息时向老师请教,勉强记住一部分再自己练习。有时看老师也很辛苦不方便打扰时,身边便会凑上来一个大脑袋……他眨眨眼,怎么突然想到这些啊。他收回思绪,看向场中辛苦奋战的广濑,不由得走上前去“MO困啊你这里……”就势边说边练起来。


结束一天的排练,广濑说“一起去坐电车吧”,正好他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便点头往外走。在门口看到早乙女桑似乎在等什么人的样子还主动挥手与他们打了招呼。三人寒暄了几句告别,走出去好一会儿,广濑感叹了句“真好啊……早乙女桑……”


铃木秒懂他话后面的涵义,即使来稽古场的次数比别人略少一些,但是每次出现都能带来强烈的震撼,他几乎怀疑是害怕这样的效果过于强烈影响到大家的心理,他才会“体贴”地稍微少来一两次。表现力也好,杀阵也好,对这个剧的理解也好,全部都是让人仰望不及的程度。说实在话,近几年他几乎很少感受到这种碾压式的差距了,就仿佛拼尽全力也无法追赶得到,在这么近的同种类的舞台里。


他没有出声,广濑也只是日常性发表下感想,毕竟稽古也这段时间,被虐菜也虐熟了。到了车站,两人要坐的电车都没来,广濑见他一副神游的样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拿出手机默默刷。一打开满屏的东京电视剧Award 2017颁奖仪式的信息,小越穿着黄色的总北校服举着奖杯的照片简直霸占了首页。“真厉害啊!”广濑一边滑动手指一边忍不住跟身边的人分享,“hrk君你快看,弱虫拿奖了诶。”


铃木凑过来看了看,“啊……之前好像有听说……”他从包里掏出手机,在等待开机的时间里稍微感叹了下“能得奖真是太好了”,完全没有自己也参与了这个电视剧的自觉。在上部结束因为日程辞演下部的时候,他心里已经与这个作品告别了。这样说也许有点冷情,但是留恋不舍的姿态并没有任何益处只会给别人添麻烦啊。


看完了报道,刚要退出界面,下面一条有点眼熟的内容让他停下手,咦?原来今天那个人是彩排取材吗?点进去图片的下方还有视频,迟疑了一下,他先按掉了声音才点开来。


前面出现的人不太熟,后面看到壮一帆桑他无声的感叹了,和那天录播的时候见到的温柔的样子完全不同,黑发长裙充满了魅力,一举一动都仿佛吸取了全场的目光。相比之下,那个人又是在演正直的好青年,取下领带绑住眼睛的样子真的是要多呆有多呆。他将手抵住嘴唇,有点后悔没有带耳机出来。



评论
热度(19)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