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26.

.26.
铃木的关节受损,医生建议为了能恢复如初这段时间能卧床就卧床。他掀起被子走过来时,广濑不自禁的退了一步。站在他面前的人,虽然身形仟细且大多数时候都温柔随和,但是当他这样直视你的时候,又不得不被他的气场镇住。
“为什么会觉得我隐瞒什么?如果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做。”他叹了口气,“智纪,对自己或者对我多一点自信好吗?”
“真的……没有勉强吗?”广濑犹豫的问。
铃木上前一步,将他抱住,“我曾经说过,如果哪天你后悔了要和我说,你后悔了吗?”
“怎么可能会!”广濑紧紧回抱着他,“永远不会,我这么……喜欢你呀……”
铃木闭了闭眼,轻声说“我也是啊。”
做不到顺势就地,归根结底还是舍不得,对村井是...

《春色知》.25.

.25.

可能是最近休息的多,铃木脸上似乎有多点肉。他吃起东西来不紧不慢的,如果不是最后碗很干净,你都担心他没吃什么。

“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广濑把碗筷收拾了放到一边,“你要不要去楼下走走?”

铃木摇摇头,“我想先睡一会儿。”

广濑扶着他躺下去,盖好被子,“那我先回去了,晚点再过来。”他俯下的身体没有动,这样的距离里可以将彼此看得仔仔细细,他眼中的铃木,带着淡淡的微笑回望的他,伸过手将他拉近一些,摩挲着嘴唇给了个清浅的吻,让他一时间陷入了恍惚。啊……这个人的话,根本只能投降。就像某人说的,即使经常会感到无处着力,但是生气的原因只是自己,害怕的也只是失去,而从来不是对铃木的质疑。

他从...

《春色知》.24.——RPS慎入

.24.
他有想过几种当被问起吃的是从哪里来的时候要怎么回答的预案,买的或者自己按电视上教来做的之类,但铃木什么都没有问,准确的说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有些低迷,他问过医生,被告知有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多和他说说开心的事,实在不行就得去看心理科了。
村井来送料理时他说出了自己的犹豫,他倾向相信铃木,“他的话没问题的,我相信他。”广濑用笃定的语气说完,看过来的眼神里却都是“求认同”。村井皱起眉头,“他有没有说那天为什么要开那么快的车?”
广濑愣了下,“……说是一时走神了。”
“怎么是一时?警察那里的记录你拍给我看了,那种速度持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如果没有及时避让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你也知道他的个性,他不...

《春色知》.23.——RPS慎入

.23.

回东京的车上,广濑想起给手机充上电,几乎是开机的同时,电话就响起来了。他带着宏坐在后座,听到铃声就知道是马内甲的,“还没回去就摧我工作”嘟囔着,慢慢挤身到前座的中间,伸手拿起来。因为电还没充多久,拔线大概就会断掉,他只好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按了接听,“我马上就回……”散漫的表情突然变色。“怎么了?”村井把着方向盘,旁边人突然这样忤着,让他很难不在意。

广濑张了张嘴,“你先靠边停一下。”村井有些奇怪,但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铃木出车祸了。”

村井脸色一白,广濑庆幸自己刚才在差点脱口而出时想到了,不然说不定现在这句话的主语说不定就是自己。他深吸口气,力图让语气平缓一点,“目前人在医...

《春色知》.22.——rps慎入

.22.
他们曾经见过一面。哦,也不能算,是他单方面的见过她。
在听说村井结婚的消息后,他陷入一片茫然和不真实的情绪中。明明只是比以前稍微久一点的间隔没有联系,怎么会变成这样?是假的吧?是什么台本吧?怀着要去戳穿这个谎言的目的,他去了村井住的附近。曾经被邀请过,都因为各种不凑巧从来没来过。看到村井身影时他第一反应找了个角落藏起来,小腿不知道撞到了哪里。
他咬着牙小心的吸气,痛得几乎站不直,变朦胧的视线里,穿着宽松衣裙也掩饰不住微隆小腹的女性,不知道对走在前方的男人说了什么,那人停了下来,回头看过去。虽然看不真切,但应该是很温柔的表情吧,有妻且即将有子,人生再没有更圆满的了吧。他顺着墙往下滑,手摸着刚...

《春色知》.21.——RPS慎入

.21.
哥哥我不想和你分开,宏从被子里伸出手牵着他,眼里满满的是依恋。广濑心软的不行,坐在床边哄了他很久,直到睡着了才起身出房门。
房子比较旧,即使经过一些修缮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地板发出的吱呀声也好,有些闪烁的顶灯也好,都在诉说它停滞的时光。村井将酒拿到了沙发那边,广濑端着剩下的一小盘天妇罗过来时,发现他已经把喝掉了大半,瓶子空了几个,而他的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往嘴里倒的不是酒而是水。“真是看不出来啊。”他感叹了句。
村井抬起头,“……谁啊?”
好吧表扬早了,原来只是不显。广濑学他的样子坐在地上,扫了一圈找出瓶没动的,满满喝了两口。他其实很少喝,酒量不好,而且据说会说醉话。但他其实有点喜欢微...

《春色知》.20. ——RPS慎入

.20.

即使是睡着了,宏对村井的抗拒仿佛形成了本能,刚被他抱起就挣扎,广濑认命地蹲下身,“我来吧”,将人背了起来,立马安静地继续睡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相处的,前世是仇人吗”他这样吐槽着,村井提着袋子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余辉将人的影子拉长,渐暗的天色将这沉默也衬得并不冷清,广濑小声说了句“小家伙看着小小的还挺沉”,托着屁股往上掂了掂,村井走近几步扶着托起一些,广濑扭过头来,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小脸,“他和你长得不太像。”村井看过来,广濑回脸看着前方,“特别是嘴巴,比你会说多了。”

意料中的一阵沉默后,村井意外的开了口,“和你比起来,大概谁都算话少的吧。”

广濑停顿了一下,笑了笑,“这样...

《春色知》.19.

.19.

深夜跑出门还淋了雨,小孩子抵抗力弱,被背回来的时候就是晕的。东京是没办法立刻回了,上午的时候村井跟马内甲说明情况后被给了假,末了问他处不处理得来,“以前都没带过孩子,真的没问题吗”这样担心着。村井夹着电话看刚拿出来的体温计,“医生说没大问题,烧也在退了。主要是他不愿意回,一提就哭,我——”他看了看左右,“等过两天没事了我再带他回去。”

挂上电话,村井走到客厅,广濑将附近便利店买的一些即食品放进老式的冰箱,跟他交待说“都是两天内的,吃不完就买新的”,村井将车钥匙递给他,“这里去车站有点远,你直接开我车回东京吧。”广濑摇摇头,“不用了,你到时带宏回去开车方便。”

“没想到你对小孩子...

《春色知》.18.

.18.

按理说小孩子并不能跑多快,但夜晚还下着雨,两个大人完全敌不过在当地住了一段时间的宏,没头没脑地找了一圈,连人影也没看到。广濑收起伞,因为走得急,身上几乎都是湿的,额发搭在眼间,脸色在车前灯的映照下显出苍白。村井关上车门,“车站那些地方看过了,都没有见到。”

“他这么小,不可能跑那么远,一定躲在什么地方不想要被找到。”广濑皱着眉,用手背抹掉发尖滴下来的水,他仔细回忆白天过来的时候行经的路上所见,记忆里只有高低错落的房屋,并没有哪个地方能藏住人。

村井进屋里拿了条毛巾递给他,广濑愣了下,接过去擦了擦头发,从兜里摸出香烟,靠在门边上点燃了一根,明明灭灭的星火,映着垂下眼睑的阴影,露出...

《春色知》.17.

.17.

第一次电话占线,彼时村井正在听座间解释。原因语焉不详,只是个说法权且听听。结论就是铃木那个剧不用他。“配角也行,或者日替……”即使这样说,座间叹了口气作为回答。一时间心情不知道如何形容,村井握着手机不说话,座间惭愧自己这办的什么事,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劝,“下次吧……良大,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村井回答辛苦您了没关系,语气正常的挂了电话,扶着桌边站了会儿。

真的是毫无余地啊。即使同在这个圈子,即使自己有着好演技傍身,甚至有座间的私人关系暗撑,还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他看着手机,那个号码烂熟于胸,要联系吗?还有联系的必要吗?即使换个没被拉黑的号码,大概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会被挂断。

第二次电...

1 / 1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