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个段子(信兰rps)

村井拎着点心回来,看到人已经在家里颇有些意外,“你们今天场内排练这么早结束?”

铃木打开盒子,见到是自己昨晚提过的那家的,笑的眉眼弯弯,“唔……走了两遍挺顺利的,就回来了。”

村井从厨房里拿出盘碟递给他,“别吃太多,晚饭耽误了,影响明天演出。”

铃木尝了一口,“啊……不愧是名店的推荐品……你试下?”

勺子伸到他面前,奶油的香气很纯,即使对甜食不太感冒如他,也不想拒绝送上门的这口。

“嗯……不错——唔!”唇一沾即退,只留下一点奶油在嘴边。

“谢礼。”铃木端起盘子,坐回沙发上继续看碟。

村井叹了口气,走进厨房。近期他们的食谱都是以补充能量的为主,铃木不喜欢热火的操作,一般就把食材处理好,他回来接着后续。

录像的声音隐约传来,是弱舞的某部吧,上次看完新世代的表演,红着双眼回来,就看了一宿。因为日程安排马内甲说服他放弃弱虫电视剧下部出演,也是放着一部部影像呆坐到深夜。再后来荒北设定生日那天,拿着手机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发。这个角色在他的心中分量太重,光是意识已经不属于自己就够难过吧……

“汤大概还需要一会。”村井摘下围裙,屏幕里两年前的他正追在旁边这个人的身后,“winner啊”,大概真的很久没看了,连自己的脸都瞧着陌生。

两个人没有交谈,只有里面的声音在热血的响着。那是对他们来说最后一部弱舞,小野田和荒北,就停在了那时。他们后来再去探班,看到留下的鸟越,加入的新人,仿佛是看另一个作品。

himehime的音乐响起,村井侧头看去,“怎么想起又看这个…?”

铃木看着屏幕的神情,和里面的人当时的样子竟是有些相似,“想……知道,我能走多远。”

村井忍不住伸出手,环着他的肩,“还用想吗,你当然——”

“你离开2.5的时候,我是觉得很担心的。现在想来,真正需要担心的,是留下来的我吧。”铃木向他怀里靠,“自己选的,总要走下去的。”

“你喜欢吧,2.5,与其说因为公司选的方向,不如说是你对它的喜欢体现在一个个的剧里,被观众感受到回馈给你。既然是喜欢的东西,就努力去追好了。”

他的话让铃木眼神一点点变化,末了笑了起来,“你呀,明明很擅长这种热血少年番嘛。”

“饶了我吧,你看我的脸,连演宅男都会被嫌老呢。”村井一脸受够了的样子。

“所以换了个舞台演小孩吗,查理布朗先生?”

村井看着他眼里的戏谑语塞,这个、还挺难圆的……

铃木站起身来,“汤好了吗?”

“应该可以了,”村井走向餐桌,把碗筷摆好,那碗汤被他小心的端了出来,大概是刚回家就熬上的特别香。

他们没什么食不言 寝不语的习惯,本来就各自忙碌,再照这个就十天半月都说不上话了。或者,本来就不习惯即时通讯工具的两个人,大部分的交流都在这个关上门的家里。

“我刚才一算,in3之后,我们再也没同台了啊。”

村井喝了口汤,“我等你当演出家的首剧啊。”

“你想得美,那个我要留给鲷造的。”铃木哼了一声。

村井老神在在,“行吧,那给我个配角,或者特别出演,有个位置就行。”

铃木摇摇头,“我可请不起你。”

“我很便宜的啊……”

“你工资卡在我这,今年你的单场演出费马内甲阿姨又谈出了一个新的高度。”

村井一愣,“难怪你给我的零用钱增加了……”

铃木翻了个白眼,“再过几年我能做的时候,你只会高不会低。所以……”

“所以你要以身相许吗?”村井凑过来,亲了一下。

铃木想挡来不及,皱着眉抱怨“都是汤”,村井眨眨眼,示意桌上未吃完的点心,“回礼”。

“明明当年那么老实……”铃木看向电视,已经播到特典部分,大千秋跳了四遍hime的回忆重现,“不对,每次演弱舞的时候你都挺老实的,好几次我找你说话你都不怎么搭理………”

村井摸摸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裤子档下束得紧……”

“哦?”铃木一脸不解。

村井索性抓过他的手,按到某个部位,“喏,你的荒北太可爱,如果盯着看,效果大概跟现在喝下的这碗乳鸽汤一样的效果。”

“……”铃木呆了一下,想收回手某人哪会同意。

“明天你有演出,我不会做,待会就稍微帮我一下,嗯?”村井放低声音哀求状。

铃木收回手,红着脸把脸快埋进碗里。

村井巴巴看着,过一会儿,听他说“明天……是夜公演。”

嗯?

就是说———

不是清粥小菜,可以吃大餐!

他笑开了花,一定是今天的点心贿赂得好!

铃木别过脸,这个傻的,也不想想,他劳什么炖乳鸽汤喔。

不过,希望跟这个人一直傻下去的自己,也并聪明不到哪里去了。






评论(1)
热度(1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