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11完结

11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即使有梦境的美化,也不及真人的美好。但这是在梦里,他可以看着对方,哪哪都那么好看,不用担心自己逾矩的感情被察知,造成对方的困扰。他伸出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一点点靠近,让胸口贴着,这是一个小心翼翼的拥抱,他怕太用力太实感,这个梦就醒了。

“……可以……让我喜欢你吗……hiro……”

“虽然来自同性,可是我会尽力不打扰到你……”

“拜托不要讨厌……”

这是他心里的话,是在清醒的时候不能说也不会说的。醒来后的他,摩挲着枕边的DVD封面,“还是还回去吧”,即使是梦,做太多也只会徒增空寂。

月中结束了俺旅的东京披露会event,他得空回了次父母家,和家里人聚了聚,左边哥哥搂着老婆,右边姐姐依偎着姐夫,前面父母握着手相视微笑,他感觉自己回家的决定好像是个错误,尤其是听到妈妈感叹“今年良大还是一个人回来啊”这样的话。

“不好意思喔可能这种状况还会持续下去呢。”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吃饭。

妈妈发愁的说“明明当演员会遇到这么多人都没有遇上合适的吗”,被姐姐打断说“他这样子明明是看中了谁却追不上”。他暗暗吐了口血,自家人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对上妈妈“儿子啊追不上也别太伤心啊”和姐姐“你这个怂蛋果然不行啊”的双重夹击,村井匆匆吃完落荒而逃。


另一边,姐姐问你现在干嘛呀,铃木无奈的回答还能干嘛排练呢。姐姐气的在电话里骂“我们家怎么会有你这种N年都搞不定对方的慢吞吞的家伙啊”。

“我不是……”因为被抢白只能停下来等她说完才继续,“我真的没那么想,如果我不是认真的,他喜不喜欢我才不在意啊。”这句话说出来,语气已无意中带了委屈。

对自己心情很确定,所以才想知道对方的,只是因为这样而已啊。

圣诞在稽古场度过这种事大家已经习以为常,有点残念的是别的座组好歹还有几个女演员吧,最舞组大概只有几个堪比汉子的女staff。

“反正都是单身狗,我们一起过圣诞吧!”有人这么提议,正值结束响应者此起彼伏。

铃木正编辑着推特,椎名巴到他肩上,“放张照片嘛,没照片没诚意啊~”

“我看看哦……”铃木翻着相册,“好像没有什么适合的……”他不是很经常自拍,一般就需要发什么了找个角落拍一下。

椎名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要照片还不容易?”他拿过手机,直接打开摄像头,“来,看这里~”立等可取的解决了。

铃木微笑着,“谢谢了啊”。他手指在屏幕上迟疑了一下,突然震了一下进来一条信息,他看到发信人,手抖了一下,推特点了发送。

椎名想再说什么,大家已经商量好去哪里,招呼他们一起出发。“……走吗?”

铃木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我待会有事,你们玩得开心吧。”

椎名很好奇刚才发信息的人是谁,直觉那就是他突然“有事”的原因。他看着铃木和大家道了歉,背起包掩饰不住的加快步伐离开,悄悄跟了上去。

铃木走的是后门,那里人比较少,他去相见的人是谁一目了然。椎名看清之后,恨恨的踢了下墙,是那个人的话,就算不甘心也一点办法没有了。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热咖啡,铃木笑得眉眼弯弯,“你从家里出来的啊?”

村井点点头,被他的笑颜晃的心发慌,将视线移到旁边一些,“你、想吃点什么吗?”

“中间休息的时候有吃一些,现在还不饿。”铃木含着吸管,声音有点含糊,“有个地方想要待会去看看。”

他想去哪里村井自然是无不听从的。等到站在高高的灯光圣诞树前,他都愣住了。

铃木看着还没有亮起的灯带,眼里满是怀念,“前年拍完mv后就再没有机会看……嗯,其实那时也没有好好的欣赏,只顾着拍摄了。”

村井看着同样的地方,身边同样的人,那时被很多路人围观着做拥抱的动作,本来应该是该怎么拍怎么拍的赶进度,但是他们之间有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连staff都要用大笑来缓解一下那种尴尬,现在想来,心里只剩下一丝窃喜的甜蜜。

“ryouta。”
村井侧头看,如同那个梦境里,如同两年前的镜头前,那个人深深的凝视着他。眼神里有很多东西,仿佛能把他吸进去。

不……他已经陷了进去,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道要做什么。手慢慢抬起来,一点点接近。

突然周围一阵惊呼,灯光闪烁起来,目光明灭,他骤然意识到,连忙收回手。

铃木转过身,深呼吸一下,心里咬牙切齿说不出口。过了一会他缓缓平静下来,有什么可急的,这么傻的,哪逃的掉?

他回头,“帮我拍张照吧。”既然你喜欢看,就让你正大光明拍,谁让你并没有信长大人说拍就拍的勇气呢。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表演时候拍的照片录的视频,你全部都真的拍了留下来了。

村井一摸衣兜没有摸到手机,就去看背的包。铃木也是无奈,要不要这么不巧啊,他走过去打算把手机给他先拍了,大不了事后再想借口给他。

村井一顿翻找,“找到了”,随着手机一起,某个粉色外壳的DVD从包里掉出,铃木蹲下去捡起来 ,“你喜欢这个?”
村井怔住,低下头,半响再缓缓的点了点。
看着他的样子,铃木叹了口气。

“那……你喜欢我吗?”

他大概永远无法忘记这个人 用笑起来都皱了的脸哭着回答“喜欢、最喜欢”的样子了吧。


一点尾声
月底Sparkle 取材的时候,植田看着那两个人对视的眼神,狂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对身边的广濑说“你说这套图为什么要拉上我俩来看他们放闪单身狗也有人权啊”,广濑拍着他的肩提醒“in3你还要一路看过去加油吧少年”。这些就是后话了。

END


评论(1)
热度(1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