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9

9
因为没有后续,村井那条动态被讨论了一番,就淹没在其他层出不穷的八卦中。录完俺旅回国之后,几次朋友相邀他都没有来,据同一个马内甲的平野透露,他最近都在上歌舞剧的课程,一头栽在各种练习中俨然一副百老汇中毒症状。

铃木已经没时间想太多,战国天使上演了。真正走上舞美架起的船体站在上面旋转时,不由得感叹设计这些的人的巧思。宽阔的舞台也比练习时要大,这都需要时间适应。最重要的是,这是历史系列的第一部,它标志着开始,也承担着希望。他感受着压力,即使是off时也很难放松,染谷调侃说看着你和细贝这样感觉我们明天就要被拉去审判一般啊。千秋乐场后他回家昏睡了12个小时,马内甲吐槽说你这哪是睡啊就是昏迷。

紧接着,弱舞箱根野兽觉醒篇稽古开始了。这是他期待很久、看到剧本就热血沸腾、被马内甲质疑体力是否勉强被他回答“即使累死在舞台上也要上”的一部剧。从12年到现在,荒北这个角色在他心中一点点立体,仿佛融入他的骨血里,打上了深刻的烙印。这个角色,是属于我的。这样的觉悟,让他不顾一切的奔跑着。

东京公演初日那天,鸟越来的稍微晚了一点,一进门就各种道歉谢罪,“电车上碰到朋友聊天不小心坐过站,最后狂奔赶过来”这样的原因让乡本吐槽“果然是鸣子啊”。

鸟越惭愧得坐在他位子旁边上妆时还特别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铃木笑着回答没关系、时间够的慢慢来。鸟越还想说什么,短信来了,他看到顿时眉开眼笑,粉底上着上着都哼了几句歌。

铃木正在对着镜子检查妆面,他下眼睑黏了人设的标志性下睫毛,异物感让他眼睛有点不舒服,只能用指尖一点点调整,以免影响待会的表演。

等到他拿着广播稿去音响室,鸟越已经搞好了,正蹲在台边对着观众席的某个位置小心的打招呼,大概是有朋友来看公演。他站到话筒前,深呼吸一下,用荒北的声音念注意事项什么的。

事后,他不止一次后悔,那时的自己为什么完全没有多走几步看一眼那位“好友”。就不至于演着演着突然扫到角落里那个身影,突然心跳都漏了一拍。幸好场上是搞笑的群戏,他短暂的发愣无人察觉。

台下那位穿着深色外套戴着黑框眼镜的人,和周围的观众一样,专注的看着台上的表演。“被他注视的介意”和“要心无旁骛”想法瞬间交替,他重新变回荒北,继续谁也无法阻挡的奔跑。

我会让你看看,会做给你看,这就是属于他的主场。

谢幕的时候,他深深的鞠躬,耳边是经久不息的掌声,他看着台下因为表演动容的观众,目光最后停在某处,看着他用嘴型说“最棒”,忍不住低下头笑。

铃木还记得,上一次在观众席看到他,是好几年前的最舞,他被八戒的演员不小心掐晕那场他也在,事后拉着他各种嘱咐还找了很多补品给他,他盛情难却的吃了没两天就因为飙鼻血被迫放弃。

后来他们越来越忙,就算是他想知道对方演了什么,也只能通过DVD,少了亲临现场,效果总是觉得差了什么。

村井带了慰问品来后台,被鸟越说“还是铃木桑面子大”,村井用“我还指望in3荒北前辈罩我,当然要提前打好关系了”回答。

村井递给他一杯甜咖啡,“荒北前辈,太帅了。”停了一下,“看的时候好想跳到台上一起跑,真希望in3赶快开始。”

他微笑着说,“我也很期待。”


村井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脑海中闪过今天看到的各种画面,最后落在那个微笑上。“今天的他安定的好看越陷越深不想挣扎”和“反正喜欢他的人那么多多我一个不多”这样的。

以及

【这个傻瓜到底什么时候告白明明我笑一笑他都要站不稳了】和【不会是今天荒北的狂放颜艺把他吓着了吧诶诶诶?!】那样的。

TBC

备注:野兽觉醒篇是先大阪公演 再东京公演,东京第一场是夜场。


今天的 本来11点就写完了,飞行模式写完发出没保存变成了空气,只能哭着写第二遍,好气哦!

评论(6)
热度(10)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