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8

8
战国天使的稽古期长达一个半月,前期声乐训练,后期杀阵合练通排。这个剧不同于以往,有本身历史的积淀,也有人物的再解读。朱利安作为配角中戏份最重的一个,承担了将主角米凯尔推向感情最高潮的任务,当初次主役的细贝一遍遍改正表演时,他也在一次次历练。

座间在第一次通排后约他聊了历史系列下一部的想法,宇喜多秀家,听到这个名字,他愣了半天。“我…演?”座间用肯定的眼神回答,“没错,没有人比你更适合。”

直到坐车回到家,他还有些恍惚。时至今日他演过不计其数或大或小的角色,日复一日中他也会迟疑,这样继续是否有意义。但幸运的是,总会有几个他一看到就绝对不想错过的角色出现,让他觉得一切等待和磨练都值得。

他缓缓坐到沙发上,靠上去闭上眼睛。

“我是丽罗。”

“遇佛杀佛,遇祖杀祖,不被任何事物束缚,随心所欲地活下去。”

“我只要一直跟着信长大人就好了。”

“我就是我,我要做我自己!! 交给我吧…我会证明给你看!”

……

走过的路,经过的岁月,好像就在昨天。抬起手,他睁开眼睛看着,某些位置因为长期训练,已经磨出了茧子。他慢慢盖住脸,也许有些事,有些人,只是因为当时出现了,才会一直一直去不掉。你看,他已经不需要了,可以一个人去撑那种大分量的角色,是时候放下一些了。

反正,本也什么都没有。他露出一个苦笑,拿起刚才一直时不时震动的手机,少数几个设置了提醒的群未读消息N条,他犹豫了一下,先点开了现在座组的,前面有一句没一句,直到石井发了张截图,突然像炸开了一般,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冒了头,少数几个新人在问怎么了。石井意识到还有无关的人,丢了句对不起就消失了,估计是转移阵地。

他隐约有点感觉,犹豫了一下,将手指移向图片……


直到被载到机场,村井才意识到“已经到出外景的时间了”这般状况外的被塞了行李,飞到大洋彼岸的纽约。

要不是搭档是sato尼,各种临场应变,从出发开始的收录就得黄了。

因为接到通告就知道这一点,他一直都因为放心没有太准备,在飞机上他很不好意思的跟sato尼坦白自己的疏忽,被温柔的拍肩说“没关系的,就当是一次休假,好好享受”。

接下来就像sato尼说的一样,他像被兄长带领的弟弟,只需要帮衬一下,想说话的时候就说,不想说的时候sato尼会找一些事提供好拍摄的素材。

在舞蹈训练室的时候,他从随意的旁观,到沉浸其中完全忘记在拍摄,只记得跟着音乐跳动,衣服湿透,发丝都在滴水。回去的时候sato尼特别无奈的说“你是不是想留在这不走了”,他只能不好意思的笑。

这种拼尽全力什么都不用想的感觉太好,好像把一切困扰都抛下了。

还有后来他们在公园里遇到的外国演员,得知不是事先安排真是巧合时,感叹了一下不愧是百老汇大街。这个世界远比所知的所看的要宽广,无论奔跑在怎样的道路上,都有太多的人在和你一起努力。

就像那位穿着小丑装的同胞,每天每天在这片天空下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本身就是值得高兴和令人羡慕的。当他换上衣服,在毫不相识的路人面前简陋却认真的表演时,和在正式的舞台被那么多人注视得到的快乐,本质是相差无几的。

小丑桑和他一起坐在台阶上,sato尼正在不远处教路过的小女孩拉动小提琴的琴弦。他总能这样轻松融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并很快寻找到快乐,和他相处的这几天,村井总会忍不住笑出来。

摄影大哥说取材差不多可以收工了,他挥挥手说谢谢,“我再坐一会待会自己回酒店”。

没有了摄像机,他坐的更随意,小丑桑笑着问“要不要来美国啊”,他回答“我还差的远呢”。

这里的天空特别高,好像有多大的梦想都不用怕无处承载。他从来没有这样敢于直面自己的不足、害怕、还有无处安放的徘徊。

他拿出手机,因为是新买的不同机型,摸索了一会才打开摄像头,将眼前所见记录下来。这大概是他这趟旅行发的第一条动态。因为还需要对外保密,他发的是朋友内部可见。

发完后他摸摸鼻子,笑了笑,继续看着那片蓝天,“真好啊……”


【图片】
突然发现,坦诚的面对才是最轻松的方式。虽然有点把一切丢给别人的不负责任感觉……希望这样的任性会被原谅,胆小、贪心的。


TBC

评论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