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6

6
铃木见过这个人很多样子,从19岁一直到26岁,他一直觉得即使到他结了婚做了父亲变成老头子,即使自己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目睹这些,他也能静静接受。而打破他这种自以为是的,正是这天、此刻、村井从懵然,到立下变出的笑脸,他说“我的错我的错”,还有“对不起啊铃木君”。

村井被石井拉走唱歌,从德川十五代到堺众,就算幕末X也吼得轻车熟路。拿着话筒如鱼得水的他,完全融入了玩high的人里没有一丝醉态。

“很笨对不对?”靠过来的井深,拿着一袋薯片打开,递给他。

他摇摇头,井深收回去自顾吃的开心,“老天是公平的,舞台以外他就像个笨蛋——”

“我知道……”他看见那人一边告饶一边往外退,大概是要去洗手间。他立刻站起来想跟过去,没曾想被身边的人一把按住,“你——”

井深扯住他的手臂,“你知道?”冷笑了一下,“没错,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那就是把这个人耍着玩很有意思啊?”

他不想在这里继续拉扯,沉下脸:“我现在要去找他说清楚,如果你真的想帮他,就立刻放开我。”

井深盯着他,松了手,看他一脸焦急的推门追出去。“这次应该能搞定”自言自语着,往嘴里丢了块薯片。

铃木进去卫生间,有两个隔间有人。他想了想,站到门口等了一会。等待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思绪渐渐平息下来,也许逼到这里并没有意义。然而直到里面的人走出来,他还是没有看到那人。

他烦闷的把没抽完的烟熄灭,“这个混蛋…!”


村井打了个喷嚏,想着大概是偷跑被发现大家在骂他吧。可是,他实在待不下去了。

被喜欢的人拒绝得这么彻底,一定还被狠狠讨厌了。啊……好想从这个世界消失……

他现在只想跑,跑的远远的,把自己埋起来。

仿佛被猛兽追赶一般,他落荒而逃,回到家里把门关紧,手机刚响了一声就被他直接拔了电池。什么都不想知道不想回答,他把自己包进棉被里,紧紧的裹起来。

脑子里回放今天的种种,因为和那个人相关,他一边后悔着自己做过的,一边悲哀的意识到对于抱住他这件事身体甜蜜到发抖。之前的醉意涌上来,他迷迷糊糊的陷进睡梦里。

ryouta……

啊,他在叫自己……不对,他喊的是“信长大人”……穿的也是兰丸的那身衣服。是他们在乐屋对台本的那次吧,因为他说“要一次过吗?会不会勉强…我怕自己做不好啊”担心的皱起眉。自己当时怎么说的呢?不记得了…因为再看到兰丸样的他,第一反应就是紧紧抱住!

反正这是他的梦,在梦里hiro不会拒绝他,在梦里他做什么都可以,像这样抱住,甚至将他直接推倒在榻榻米上,狠狠的亲吻住,都只有在梦里才能办到。

“hiro……hiro……”他性急的扯开围巾,外套和衬衫本来就是敞开的,拨开后将那层黑色背心往上推,纤细的腰肢就裸露了出来。

他俯身下去亲吻着,被他这样对待的人发出诱人的喘息,甜蜜的叫着他的名字,对他说“喜欢”。

因为这样的美好,与睁开眼看到的现实如此天壤之别,村井一次次的沉溺下去,甚至将手伸向了偶尔才被使用的安眠药瓶。

而这些,正在录着地图帐的铃木并不知晓。因为电话一直没人接,他神色有些凝重,和拍摄要求的欢乐气氛不符,不得不第三次重来。

井深倒是满脸笑意,反正他只需要被公主抱起就好了,累的人又不是他。就是抱他的人脸色难看,他实在有点不爽。“喂,我忙前忙后这么久,连个媒人礼没有也就算了,干嘛板着张苦瓜脸啊!”

铃木看了他一眼,扭头去一边休息区。

井深皱起眉,走过去戳了他一下,“我说……那天你们说开了没有?”

“他先回去了。”铃木看向他,“最近你们有联系上他吗?我……他电话打不通。”

井深神色一变,“这个怂蛋!”他掏出手机拨拉电话簿。铃木看他打给了马内甲阿姨,说了几句脸色缓下来。“阿姨说没事”井深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我不想管你们了,随便吧。”

铃木对他说了“谢谢”,在工作完成后没有选择回家。他还是不安,想要亲自看一眼。怀着这样的想法,他站到村井家门前。

TBC

评论
热度(1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