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4
4
坐在熟悉的店子,点上经常吃的火锅,连入座都差不多有惯常的位置,等铃木坐下后才意识是不是不太妥,他半站起来,发现大家都自顾自的坐好了,而村井右手边的位置就像以前一般默认留给了他。

村井一边正在跟座间说着什么,一边从桌边取了碗筷递给他一份,他低着头接过去,默默坐下来。

寿里从来是坐不住的,端着杯子蹭过来,“铃木啊,那天井深群里发的,你看见了吗?”

铃木“诶?”了一声,满脸莫名,而后抱歉的笑笑,“我不是很常注意手机……是说什么?”

井深一个眼刀飞过来,寿里缩缩脖子,“没什么没什么,没看到就当我没说哈………”还以为可以好好调侃一番,结果正主还状况外,这是唱的哪出啊。还是说他搞错了?不能啊,井深说的是某人,村井有关的某人,还会指别人?

他悻悻而归,让一群本来想看热闹的面面相觑,这事………不太对啊……

那边被座间拉住吐槽的村井,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人家一边倒自己的苦水,还要冷嘲热讽的点评一下旧东家的新企划,反正业内就那些人,没有不透风的墙。

“真是太有出息了,把我的批得一无是处,转头就搞个世界史,衣服都直接旧的改改,那吃相也是够了,”他冷哼一声,“还要你上敦盛2015,阿兰在我这里,他们想怎么着?反正我知道就他们那死要面子的德性,就算换人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会低头的。”

村井叹口气,可不是嘛,不愧是多年合作都被他猜中了。说老实话,他完全不看好这种东施效颦,也不看好换人,不对,他根本就不可能接受换一个阿兰。就算被公司骂也死咬着不松口,要换就一起换好了,观众不瞎,他……也就等着这次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一个光明正大说喜欢的机会,他一定要把之前没说的全说了,说阿兰我喜欢你、阿兰我们结婚吧,一定要贿赂脚本家把这些全写进去。

他正想着,突然被座间一拍肩,“对吧,你也这么觉得吧”,他云里雾里搪塞的点点头,“哦……嗯………”

身边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村井看过去,铃木表情有点冷,“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不及说什么,对方已经离座推门出去,他也想要站起来,座间还想说什么,他夹起一块肉塞过去,“你吃会,待会我们再说。”

座间被塞了满口,等他艰难吞下去,人早跑了,他有点委屈的望向对面的井深,“我提议不好吗?到时ntv要人,就把你顶上去,反正你原来也是阿兰的候选人……”他声音越来越小,井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我是不是要谢谢您重新启用我这个备胎啊?”

座间自知理亏,他不想让对方得好,信兰一出,多烂的企划都能救回来,他不可能放铃木去的。

也就是这么说说,铃木村井都是聪明人,想想就知道了,应该不会当真……吧?

村井追出去的时候,天气渐暗,店外行人三三两两,因为不是地处繁华,自有一种恬静的意味。那个人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夹着烟,他看到时,烟圈刚刚吐出来,都看不清表情。

他知道对方抽烟,弱舞稽古的时候,他经常和植田一起到外面抽再一起回来,瘾不重,身上连烟草味都没有。他拿烟的姿势衬着垂眸微笑的神色,显得那么温柔。

村井退到门边,能听到一点的距离。

“嗯,我晚点就回去,你不用等我啦,先乖乖吃饭知道吗?”

“要亲一下?……好吧……”

村井听着他对着手机“亲”了一下,心一点点沉下来。

果然啊……这么好的人,喜欢他的人这么多,根本轮不到自己。他能看他这么多年,能有过那么多合作同台的机会就应该心满意足了,根本不能贪心。

理智都懂,可是他空空落落的,痛得身体都无法动弹的心,要放在哪里呢?

“对对对……”带着笑意的声音对着电话那端说最好听的话,“嗯,最喜欢你了。”

TBC

评论(4)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