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 (信兰rps)3

3
又做梦了。

村井无比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梦。这种感觉很玄妙……知道会发生,可能隐秘的也期待着,然后它如期而至。已经简单粗暴到没有场景设置,直接伸手可及就是对方的肉体。

骨感的身躯上覆盖着薄薄的肌肉,摸上去的时候,他低下头笑了,将衣服拉得更开,滑下肩头,把胸口的嫣红处挺出来,像个小狐狸似的问“要亲这里吗”。他在梦里立刻回答了“要!”可是那个人却将衣服一掩,眨眨眼睛笑着说“不给你亲”,还作势要走。他急了,一把抓住对方,压在身下,扯开衣服就要啃——

然后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混蛋啊就差一点啊!村井头埋在枕头里,意图回到梦里继续无果,电话又催命一般断了又响。他终于放弃伸手拿过来,“喂?”

那边是井深,说昨天送他回来时把钱包落了,让他赶紧送过去。原话是“敢不来下次把你丢gay吧被壮汉带走轮X”。村井抖了抖,立马爬了起来。

井深说的地址是某电台的公开收录场地,他赶去的时候应该刚录完,一些听众正三三两两往外走。他完全是off状态,耷拉着眼蒙头往里走。偶尔被盯看两眼,并没有被注意。

他走到工作人员通道口,井深正好走出来,接过钱包问他今天还有事吗,他摇摇头,回家睡觉也没办法接着梦。井深说那就跟我们一起去聚餐吧,反正都熟人。他抬眼看去,石井啊寿里啊座间啊可不都是熟人吗———愣、住……

任谁突然看到刚才还出现在自己春梦里并被各种回味的对象出现在面前都会像他这样,大脑突然懵了吧……

铃木今天穿着一件长款T恤,领口略低,锁骨处有几缕红痕。他正一边走出来一边往脖子上绕丝巾,看到他动作似乎一顿,然后点头打了个招呼,露出了熟悉的轻浅的微笑。

村井看他背着包往外走,“hiro君不去聚餐吗?”

铃木有点意外的表情,但还是回答了他,“稍微……有点事……”

村井觉得喉咙里发干,他自然是想留下他的,可是怎么说呢,他们一直的交情都不是可以随便开玩笑那种,或者说,面对对方,他总是有一种拘谨和紧张,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他自己知道,在这个人面前,他一点不敢造次,恨不得拿出自己最稳重最成熟的一面,不犯一点错做到最完美。

那当对方有事要离开的时候,他只能傻傻的看着,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

铃木看了他一眼,脚下迟疑,被他这么看着,完全走不了啊。

井深对天翻了个白眼,决定送佛送到西,“铃木啊,还是一起吧,难得村井也来了,大家好久没聚聚了。”他暗地撞了下身边的石头人。

村井被撞得上前一步,“……一起来吧”这么说着,看了他一眼,又移开视线。

铃木抓着包带的手松了又紧,他不敢肯定村井到底是不是希望自己去,毕竟昨晚做出了那样的宣告……说不定今天还可能是在朋友圈公开的作用,他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能不能保持正常的表情。

还是算了吧………他抿了抿嘴,想要再次说婉拒的话。

村井眼神黯下去,这个习惯动作后一般就是拒绝,还是没办法啊。这个人骨子里的固执虽然披上温柔做外衣,但完全不会被动摇,无论是相识多年,还是同路成长。他那么那么想接近,埋在心底自己都没有意识,大概是因为毫无希望吧。

“……那、我也来吧。”


TBC

补张当时两人OFF状态的实物(?)图



评论(1)
热度(1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