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face(信兰rps)2

2

念想一旦冒了头,就不再受自我的控制。即使近期他们工作私下都没有见面,即使他连那张光盘都未曾看完。

做了糟糕的梦,具体细节记不清楚,环境似乎就是之前看过的影像中的某一个,或者几个的结合,身不由己的陷入那双眼睛里,抓住了那单薄的肩膀,堵住他想说什么的嘴,急切的想要做什么……醒来默默的第一件事就是换内裤。

村井想要找谁聊一聊,并不拘是这些,他怀疑自己只是宅太久了。井深接电话的时候正酒吧,问他去不去,他犹豫了一下说好,把随口一说完全没想到的井深吓得酒醒了一半,连忙又打了电话:“我现在一个……那个圈子的人为主的酒吧,你确定要来?”

“我已经在路上了”这么回复,语气非常平静。以前避免去是觉得与自己无关,被看到还要解释。现在……他不确定,但是,他想要确定。

“你知道吗,”他对井深这么说,“我和他认识很早很早,选拔现场那么多人,我一眼看过去,就在他身上多看了几眼。当时我就想,长得真好啊,都在发光了。”

“你知道吗……戏里我第一次抱住他,他都在发抖——我后来听说他跟别人也是这样,心想这以后有得磨练了……再过了两年,他就完全适应了的样子………唉,可是我又有点怀念那个会微微发抖的人啊………”

井深看着他趴在吧台上,含含糊糊叨念着最后的话,“好想知道他笑眯眯看着的时候再想什么啊……好像说什么都不会生气,什么都打动不了他,完全没有机会和可能吧………好不甘心……”手边好几个空瓶,如同他此刻的心情,空得没有一点着落。

井深有些意外,仔细想想又不意外,如果非要说的话,他比较想怼一句:“早干嘛去了啊”。

对呀,经常合作的时候,彼此差不多领域的时候,事业没到需要考虑私人感情的时候,那些时候,都干嘛去了呢?等到此时此刻,还能说什么呢?

那个人,井深自觉道行不够看清,而且总觉得处着有什么地方不对付,更多的时候只想敬而远之。把醉倒的村井扔在床上,他本来转身就走,又停了下来。

“………算了试试吧”相当于死马当活马医,他掏出手机,对着村井睡过去的脸拍了张照片,发到了圈内朋友交流的line群里。

明明是大半夜,突然像炸了锅似的窜消息———

“等等我没看错吧这是村井……?”
“井深你………终于对熟人下手了吗?!”
“孤男寡男大半夜的突然发这种照片……………”
“所以我是赶上了深夜直播吗?”
井深盯着某个头像,显示在线,但是没说话。看到了?还是没看到?他想了想,在消息差不多停下来的时候打出一句话:

“村井好像喜欢上某人了”

然后,
———那个头像突然暗掉,下线……了。

TBC


评论(1)
热度(13)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