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十周年EVENT前的「十年」(信蘭RPS慎 、非甜慎)



-

-

在车上的时候稍微看了下推特,岡村导演一条接一条的夸奖让铃木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

饭好像也在惊讶进组没两天就到通排……怎么说呢,只要准备充分、合作得好,进度其实很容易突飞猛进。而且他进组的时间已经算是晚的了,不努力一点也说不过去吧。

川荣对所饰演的角色早有经验,虽然对于感情戏的部分他信心不太坚定,但在她的配合之下,也有模有样得到了导演的肯定,这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在这舞台上浸染多年,最大的经验也就是“专注”和“投入”了。排练时尽其所能,在台上不遗余力,将自己完全交付给这场演出,既是对在坐的每一个观众的回馈,也是对自己一路走来的尊重。

不知不觉,这一年又只剩两个月,事务所前两天有询问,明年的出道10周年,倾向于选择怎样形式的活动。活动啊……他不禁露出苦笑,在台上聊天什么的实在不是他擅长,而合影击掌一类的以前也做过多次显得普通,他在思考要不要索性全部交给事务所,他只要负责当天会出现就好啊。

他知道的,倍受好评的椎名、荒牧、染谷,每一个都是做一场就能让饭更死心塌地三辈子的圈饭小能手,而他虽然已经怀着坦诚的心面对,但还是会听到“营业性的微笑”“不走心”类似的质疑。

对此,椎名的建议是:把活动搞得丰富(忙碌)一些啊,这样她们累得要死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荒牧不愧是资优生,给了他一些数据:提前做好调查,尽量满足她们的想法。

染谷特别惊讶:活动不就是福利吗?平时她们那些妄想什么什么和什么,搞定~

拿着三种风格的企划范例,他似乎更不知道怎么办了。

「十周年啊……最近,不是有个人要办吗?」石井一边做着饭一边夹着电话回答,那端顿时陷入了安静。

石井手下不停地继续出锅摆盘,「听说他想了个招,让饭COS他演过的角色,简直懒出了境界,自己不穿让饭穿。」

「你看了他出的本没有?简直是帮饭回忆有什么能穿的,从出道的第一个角色小次郎,到后面的锅子,喔对了,他那身信长是找电视台借的,就以前那套,据说裤子还有点挤不进去哈哈哈……」

「所以啊,明年你要不要也玩一次?蘭丸衣服据说一直保存着,服装部谁也没让碰。去年那次世界史信蘭2015紧急支援时,电视台本来想偷懒用旧衣服,那家伙发了通火,最后还是新做了——啧,又挂了。」

石井习以为常,悠哉哉地拿起手机把做好的菜拍照上传,「嗯,我的技术还是这么棒。」

挂掉电话,他将手机甩进背包,拉开车门走进稽古场。

这一天,岡村尝到了难得的焦躁,他抹一把脸,「拡樹啊,那个抱女生的姿势,要再温柔一点……」

「想像着她是你爱恋的对象,你什么都愿望为她做——啊,动作再自然一点,别那么僵……」

「别像抱着个玉米杆啊……」

午间休息时,川荣将最后一份便当递给他,「铃木桑,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没做好影响了你……」

他连忙否认,「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是我自己……我不太擅长这种部分……」

川荣忍不住笑出来,「真是看不出来啊……之前我还以为铃木桑无所不能呢。」

「怎么会……」他摇摇头,打开了饭盒。

「因为啊,杀阵也好,台词也好,铃木桑都做得好棒,你进组后岡村导演开心得不得了。」川荣侧过头,

「要不然,你把我当成你喜欢的人来演,说不定就容易了。」

喜欢的人。

抱着喜欢的人的感觉……

大概只有那年他突然临场发挥抱上来,唯一的一次吧。

晕乎乎,和不知所措,还有一丝理智在想这在台上啊啊啊。

从入圈起就认识的人,各自在自己的路上奔跑,不知为何每过段时间就会相遇在舞台上。

每次当他以为自己毫不在意的时候,就来证明都是徒劳。

世界都以为他们在相恋,而下台就放开的手,让他越来越安静。

手机的提醒音响起,他迟疑了一下,才掏出来,照片一下子映在眼前,一男一女,亲密无间,那张大脸从来都不管照片效果的咔嚓一声了事。

那一年去给战国BASARA站台,他正对着前方的镜头,忽听旁边一声,被他拍了个糊了吧唧的合影,光把自己照清楚了是怎样啊。

他摩挲着照片里那张脸庞,无声的笑了,「傻瓜,以后……照顾一下旁边的人啊……女孩子会生气的。」

缓缓合上手机,他站起来,「川荣桑,待会吃完饭,可以帮我提前对一下吗?」

川荣点点头,她看着眼前这个人,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从这个单薄的身影抽走了。那么挺拔,那么倔强。

-

-

车子颠簸了一下,他被震得醒转,睁开眼睛,「快到了吗……」

「大概过了前面的路口右转就到了。」司机回答,「您是去参加婚礼吗?那个酒店很豪华呢。」

他笑了笑,「是呢……」

站在上面,大概可以看到对面的台场,是个不错的观景处啊。

-

-

END



评论
热度(8)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