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大人的方法 (信蘭RPS)

“我出门了。”

没有回应,意料之中的。

昨天晚上谈到中途,他摔门而出,很晚很晚回来,直接睡了书房。

明知道他没锁房门。

又是无奈,又是丧气。

本来自己就不擅长剖析什么,说多一点两个人就会起争执。但是,又不可能放着不理啊……

将围巾裹了裹,轻吁口气,待会到稽古场要打起精神啊,第一天可不能给座组留下不好的印象。

-

-
“我出门了。”

我一言不发,就当没听见。

生气吗?不是的。一晚上的消化,情绪都沉淀下来。而且,从始至终,我并不想那样对他。

错的,从来是我不是他。

无法面对的只有自己。

大千秋了,终于演完了,观众、掌声、舞台都告一段落。

热闹和喧哗散去,我终于要面对,这一次已经确定的失败。

他说的没错,不是名导名咖就一定是个好跳板。而我也再清楚不过,很多事不是光你一个人努力就有用。

运气,实在太重要了。走他们这行尤其是。

-

我试图平和,再一次接受命运的戏弄,就跟过去这几年一直做的那样。

让我无法自欺欺人的,是他的助理,一个平时笑脸迎人的小姑娘,在来送东西时坐了同一部电梯,用冷静的语气说“村井君接下来半年时间都在家休息是吧,麻烦多多关照一下拡树,他接下来一直都会很忙。”

我回答了“请放心”。

前日结束个人event,在家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就在啃台本,今天又要开始稽古。

相对来说,我这个同居人真是闲适。

抓起毯子,狠狠的将头盖住。

-

-
一天结束后,黑川先生提出一起吃个饭,我考虑了一下同意了。

那个家伙啊,估计还在蒙头大睡吧。

认识新的人,融合新的座组,挑战新的表演。我深深的为这样的工作着迷。尽管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甚至会手忙脚乱出差错,但只要走下去,就可以看到不同以往的东西。

明明,这些都是他说的,用最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神采奕奕的眼神,对着因为对表演苦手而泄气说要不还是回老家当美容师的自己说的。

因为走神错听了黑川先生的问题,我感到非常抱歉,黑川先生却说没关系,只要我推特跟他互动一下就好。

“朋友是你的粉丝,我就想跟他们得瑟一下哈哈哈”黑川先生这么爽朗的笑着。

我笑着打开手机,咦?

“你什么时候回来”

胸闷!我狠狠的打字:“不回来了!”

“(╥﹏╥) 我错了………”

我把手抵在唇边勉强忍住笑,决定先把黑川先生的要求完成,这个家伙晾一下好了。

等发完推特,再去看line,发现他发了一张当年战国锅乐屋信长跟蘭兰丸跪下认错的图。

我咬牙也没忍住上翘的嘴角。这个混蛋,蘭丸那时都没原谅呢。

“没诚意= =”

就算想立刻回去看他期期艾艾的样子,我还是忍了下来,省的老被井深说惯的他越来越信长大人自由散漫的。

其实并不是刻意,只是,每每就舍不得了,他得意也好失意也罢,在我看来,就只是那个叫村井良大的男人而已。

他又打来几次电话,我没有接。想象他的神情只觉得好笑。

黑川先生中途去接个电话,回来后笑的一脸莫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想到你原来早有约……我们今天先到这里,改天再一起聊吧。”

我:???

-


-
推特特别提醒推送了他的更新。

这个偷偷注册的号就关注了他。其它人不能关注啊,都是些说话不把门的,告诉一个就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而且也不想关注。

居然跟人有互动。

也是多亏这条,我辗转要黑川先生的电话,打过去询问地址。

然后骑上摩托车,去接我的蘭丸大人。

不知道他看到我又用这招会什么表情……

阿蘭啊,轻点打啊,脸疼……


-

-

真的好疼啊(╥﹏╥)

-

-
End

 

评论
热度(15)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