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蘭RPS)好想急死你

 

【好想急死你】点名BY@挖坑挖坑挖坑

距离上一次去台场,已经过去了2年多。并不是逃避什么,只是工作一件接一件,看似不紧迫却将时间填得满满当当,一晃眼就已经从14年到了16年,甚至都在拍出道十周年的写真集了。

出于企划借了以前某套角色的衣服,重新穿起时,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从领子摸到衣摆,涌起的记忆和情绪都快要溢了出来。相机拍下的照片,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痕迹呢。这样想着,却舍不得重拍,冒着也许要被马内甲阿姨久违的唠叨一番的风险,藏起那小小的私心。

在这个年纪已经出道十年,乍一听自己也吓一跳呢。从路上被星探拦住问要不要试试,到第一次登上舞台感受到一种新的寻找自我的方式,再到第一次主役,当座长,面对摄像机,学很多很多的东西,不停地奔跑,有挫折,有迷茫,有痛苦,甚至有想放弃。但终究坚持了下来,因为体会到的快乐,那种用汗水浇灌出来的、豁然开朗的瞬间,简直令人迷恋而不可自拔。

父亲曾经询问:这样的时光是否是想紧紧抓住的。

从小总是很有主见,虽然不是把什么都闷在心里不说的那种人,但因为并不想令家人担心,很多能自己承担不影响他们的事情就会一直默默地做最后告知结果而已。哥哥和姐姐都很温柔,不会冒然地询问和干涉。父亲更是以一种“放心做吧总归有我”的姿态,给了充分的安心甚至是接近无所畏惧的坦然。

“能不自信爆棚为所欲为,已经是被如此信任养大的我最努力克制的事了啊。”那样说着的村井,却带着苦笑跪了下来,为了成人、哦不,也许是长到这么大,唯一的一次为所欲为。

姐姐捂住了嘴,彼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初为人母最母爱泛滥的时候。看着从小就较同龄人稳重的弟弟,以一种豁出去的姿态下跪恳求,既是心疼又是难过。她知道啊,这是令所有人都很为难的状况,弟弟也一定考虑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开诚公布。明明这样重要的场面,却为何只有他一个人面对?

面对这样的质问,村井脸上浮现出困窘但隐约又雀跃的神色。【糟糕了】心塞的姐姐想到了村井家的长男,提出要跟朋友一起卖便当的时候,也是类似的……无可规劝的果决。

2014年的台场,明明是黄金周,人却并不多,简直是天助。

“良大くん,怎么会想到来这里啊?”
光线流泄在他的脸颊,侧回头眼睛带着笑意微微眯起一点,是他惯常的样子,噢不,好像要更亲和一点,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大概?
村井向前一步,停下来,对方有些疑惑地望过来,让他不由地攥紧了手。
如果是一年前就好了,那时他们正是玩得最熟的时候,几乎有事没事就吃个饭(虽然还会有同剧组的人一起),说笑什么的都很自然,自然到即使此时的话会被拒绝也可以用“开个玩笑啦”糊弄过去。
再或者两年前最好,他抓着这人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要结婚,虽然是披着信长公的身份,但是,但是,那个时候这人答应了啊,那小小的一声,在他耳边放大无数遍,听得不能再清楚。如果当时,他就坦然以村井的身份再说一遍,说不定,说不定——
胸口涌起的种种,在回望那双澄静的眼眸时,骤然惊醒。
“hiroくん……”
“……嗯?”
村井塌下肩,作出可怜的样子,“过分啊,不是约好了一起来的吗?hiroくん居然忘得干干净净……”
果然,他的示弱,让铃木有些失措,这是他发现的,这个人啊,太过温柔体贴,总是避免让他人为难,如果用这一招,他就会稍微松懈掉,那对外一视同仁的应酬面壳。
“诶?这样……可是,有说好吗——”
看,已经目光闪烁了,还别过了脸。
村井小心地隐藏因为见到如此可爱的他而心跳加速的变化,慢慢又欺近一步,正好听到那人小声地嘟囔:“……去年说的也算吗……”

村井停下脚步,一时之间,他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突然奔腾炸开的情绪为何,已经奔涌到他无法用脑子控制自己奔过去一起将人紧紧抱住的行动。
没有推开,甚至在开始的惊吓过后,逐渐软下来依靠在他怀里,铃木的反应给了他最大的鼓励。
在11年底夜色遮掩的镜头里,在12年的横滨没有堂堂正正说的,在13年的取材时没有正面回答的,似乎都是为了留给14年,让他好好的告白。

“明年我出道十周年的时候,也要去借这一套。”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翻看样片,铃木满脸怀念。
村井挂起外套,回头笑了,“ 好啊。”

在告白前就跟家里坦白,并不是背水一战的勇气,只是想要去做。
就像  想要看你毫无防备的样子,想要吃你做的饭,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也只是想要。
特别自私,特别自我。
想要终这一世,白首不离。

评论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