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の庭(完结)【信蘭RPS】

【一章一换多视角】代号分别指(C君村井,H君铃木,L君中村龙介,J君井深克彦,T君滝口幸広)

(1)C君

我不敢看他。
对,不敢。
不敢与他对视,甚至,不敢让他出现在我眼里。
从躲避他的视线,刻意不看他的位置,到索性避开他会出现的地点。
渐渐的,就真的见不到,听不到,完全不知道他的讯息。
应该淡忘了不再有影响,这样的错觉在推开门看到那张脸时、瞬间崩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逃跑吧逃跑吧逃跑吧逃跑吧逃跑吧—————
一屏乱码、大脑当机。
就呆在了当场,没有跑,没有笑,没有表情,什么都没有的点了个头,径直越过他走了进去。
他似乎有小声的喊了他的名字,就当成幻听吧,脚步不停地快步进屋,仿佛身后有怪兽追赶。
在客厅看到朋友T,一把揪住往阳台拖。
“今天他会来为什么不说?!”
T笑嘻嘻的,“惊喜吗?”
我沉着脸,“你说呢?”
“不是吧………你真的———“T咽下后面的,”今天是意外,打电话给L的时候他正好在顺口问了一句,没想到他就答应来了。都说他特别难约,这次大概是L的面子吧…”
事已至此,除非我掉头就走。
可是,开门一瞬间看到的画面,我抹不去,那太明显的、坦诚的惊喜。
别动摇我了。
收敛住啊。
你不是可以做到让人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别那么轻易就让我知道啊……
我靠着栏杆,无比清楚的知道,我不能走进去,不能听不能想更不能看。
神啊,救救我吧

(2)H君

他不想见我。
太明显,明显到周围认识的全了然,尽量不让我和他撞上。
我一直都配合,没有必要让人为难,对吧。
“……要不要一起过来?都是些认识的人啦哈哈哈哈……”
只是顺口礼貌的一问啊,像往常一样委婉拒绝就好了。那是他们那拨的聚会,没道理去找尴尬啊……
“……好。”
电话那边一秒的安静。
你看,搞砸了吧,快补上拒绝,说开个玩笑而已。
我握紧手机,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L伸过手,拿回他的手机,对那边的T君补充确认:“嗯,没错,我和他都过去。”
我低着头,思考L问起时我怎么回答。
找不到答案。
就想要这样做了。
事实上L什么都没有问,或许那名义上顺便,实际上发过来都翻页了的采购清单让他无暇理会我。
我扶着推车跟在后面,看他一边碎碎念一边把东西丢进来。
“这个………”我拿起来,”换个别的吧……”
“你不喜欢吃吗?上次点菜你不是还点——”L停住,“……行,换个就换个吧。”
路上L问我能不能去厨房帮忙做几个菜,他也是好心,那个人啊,估计不会涉足的地方就是厨房了,在能懒则懒的群体活动时。
好啊。我笑着答应下来,脚步沉得要迈不动了。
是错的吧,被他发现。
想过各种后果,连最难听的话都脑内模拟了。结果都不是。

“盐好像不够啊…”
“那我去买一下吧。”
我拉开门,正正好看到了他。 

(3)L君 BY@真三爷XIV

发现酒不够,正想去找要去买盐的他顺便带几瓶回来,被一个人急匆匆擦身而过。
是那家伙,他来了,都没和我打招呼,径直走向T,揪住T就往阳台拖。
啊啊……偏偏是这种最糟糕的碰面。
我赶紧走到门口,门已经关上了,急忙换好鞋追出去,看到他正对着电梯间发呆。
电梯的门一开一合着,他纹丝不动,我皱着眉头拍拍他,把他拽进电梯,他整个人有点发软。
“你没事吧?”
“嗯…”他露出一个常规的无害微笑。
电梯门缓缓合上。
“你们,说话了吗?”
“没有。”
他们两个人这样到底有多久了?好像突然之间就变成谁也不见谁的局面,我们这些老朋友慢慢都心知肚明,聚会时也不会同时约两个人,今天T不知吃错了什么药……
不,应该说今天吃错药的人是他吧?他怎么会答应来的??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你回去吧。”
“我也跟你去,再多买几瓶酒。”
“哦,好。”
电梯一直不动,我这时才发现进来忘了按楼层,连我的脑子也有点乱了。
走出电梯,他长舒了一口气,好像刚从什么鬼屋逃出来似的。
他到底行不行啊……
“呐,你如果现在想走,我可以和他们说你突然接到了经纪人的紧急电话什么的…”
“啊……”他在便利店门口停住脚步。
“不,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他故作轻松的语气进店:“走吧,进去买酒,他们还等着呢!”
他还真是老样子,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
还是少买点酒吧,我想。
相熟这么多年,他从来都喝酒只喝一杯,只有那一次,他醉了。
他约我喝酒,然后他莫名地一杯接一杯地喝,劝他也不听,最后是我强行打断他,把迷迷糊糊的他送回家。
就是从那之后发现他们两个不说话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他头发散乱,眼神迷离又哀伤的样子,把他扶到床上,他立刻蜷起瘦削的身子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像个受惊的小动物。
回忆起他那个模样,我有点愣神,赶紧小幅度摇了摇头,跟进便利店。
你今天可不要喝醉啊……

(4)J君

“抱歉啦不小心来晚——诶?”我莫名地环视一圈,诺大个客厅里居然就坐着T一个人,打着他那个烦死人的游戏。
“喂,怎么回事呢?”我推掇几下,趁机让他那可怜的几滴血耗完清零。
T苦着脸,双手抓头,“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
我点点头,“我知道,你又做了蠢事。”刚才瞟见,某个穿衣风格要么民工要么老成不看脖子以上部分都知道是谁的正猫在阳台挠地,而厨房里L和另一个虽然少见但绝不算陌生的身影在准备料理。
好嘛,今天这是场鸿门宴呀。
我从桌上捞了个苹果,一边咬一边走向,厨房。
L先看到,我对他使了个眼色,他皱着眉头,回了我一记警告的眼刀。
切——怕我吃了你的小仙女啊……我露出八颗牙的笑,然后狠狠地一口咬下一大块苹果,啧……太大咯着牙了。
这个开场有够逊的,我一边费力地吞,一边脑内想着要怎么说。
要了老命了这两人拉锯战牵来扯去,谁都有一大团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偏偏把自己折磨得神色萎靡,活得太不爽利了,烦。
何苦呢,谁痴谁傻这么了然,当别人都瞎啊。
我撑靠在那人肩膀上,“诶,你还打不打算下手?”
“……”他手停了一下,刀擦着指尖,吓得我一把抓住他手腕,拖到离案板半米远的角落,蛮好,正适合做个壁咚的姿势。
他乖乖站着,倒是没注意,让我报了上次在镜头前被他一把公主抱起的仇(咬牙)。
“你懂我的意思吧?”我凑近他耳边,“如果你不出手,我就不客气了。”
他抿了抿嘴,“你的TYPE不是高大肌肉男吗?”
“肉吃多了也会腻啊,更何况,”我垂下眼,“那些家伙不过就是玩玩,我也累了,那个人有多真诚多值得倚靠还需要我跟你形容吗?”
“他不会接受的,他喜欢的是女人,只想跟他的父亲和哥哥一样,找一个美丽温柔的女生,相濡以沫地过一生。”
傻瓜。说这些不是要剐自己的心吗?这表情太让人心疼,真想让那个躲在门边的人看个清楚。
我摸摸他的头,嘴里却冷笑了出来,“那是他根本不知道最适合自己的是什么。要是我的话,至少要堂堂正正地站在可选项的位置上一回。”
他看向我,我对着那明显示弱的眼神,狠心地再加了一把火,”我试给你看,好不好?“
我们的对话接近耳语,他本声其实很低沉,是属于我非常喜欢的音色,就像流过涧边的冷泉。而我用短短几句话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几乎发不出声。
我逼的是他,但也不止是他。
用逼,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个在门后应该握紧拳头的人,一直以来,被眼前这个笨孩子的爱宠得太过,简直是予取
予求,任凭来去。他对所有人有多随和,对这个人就有多残忍。作为朋友,他再好不过,但做为还没有到手的未来恋人,简直是最差人选。
我喜欢同性,但其实喜欢同性跟喜欢异性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以我所经历的这些年来说,有遇到好人,也有遇到人渣,有开心的时候,也有悲伤的时候。因为醒悟得很早,并不会把这些情绪归罪于”同性“这个词上面。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喜欢“这件事所必然的结果。
因为喜欢所以在意,在意对方,也在意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这些杂七杂八都不会有。
而他们俩,也只不过是钻进了”喜欢“的死胡同。
愣头愣脑、跌跌撞撞的,莫名让人想推一把,然后再戳一下。
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明明身旁这个人是一脸黑气的瞪着我,我还是仿若无事的笑成一朵花,一边瞟着坐在桌对面的小可怜,一边对身边这位说帮我夹下菜嘛小气鬼。
哎呀呀,前辈我这么牺牲,拜托你们就赶紧撕破假面正面杠上吧。
毕竟,某人真的很适合“两人一起生活”这样美好的词啊。
我垂下眼,撇了撇嘴,这句才不是真话呢。 

(5)T君

经常朋友们会来我家玩,有时是这一拨,有时是那一群,座组里玩得来的,或者经常合作的STAFF都有,但来得最频繁(已经不是频繁是把我家当客厅了吧[doge]) 也就是那几位大爷。

大爷J,是皇太后啊皇太后!!爱好是调戏各路小鲜肉,对外女子力超群温柔体贴,对内……不说也罢。

大爷L,众人的好大哥,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永远掌握比APP还要详尽的各处美食,跟着他不愁吃不到好的只愁体重飙升,平时性格各种好好好,前提是不要触雷区(啊你问雷区是什么我怎么知道这是J君提醒的反正我还没有触碰过……大概……)

大爷C,嗯……其实在今天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成熟沉稳像家长一样可以倚靠(虽然有时很懒散但我家老头子在家里也很懒这点都很像……),虽然不会经常打打闹闹但兴致高的时候也能HIGH起来,话不多但遇到问题想商量的时候第一时候总是找他。之前C君就是这样的形象在我的世界里存在着。直到今天,我才突然意识到,他,好像,还比我,小三岁诶……

饭桌上,我偷偷看一眼正风起云涌的三方,怯怯地缩回了筷子,望向对面的L君,小声地问:清单上我列了那个呢为什么没买啊。

J抽空白了我一眼,干嘛买那个C吃了过敏啊。可是我不过敏啊,我满腔悲愤地缩了缩头。


L更是理都没理我,他皱着眉,正关切地看向身边的H。

既然前面都介绍了这里再补充一句吧,H我不太熟,但他跟在坐的其它人都有过很多很多的合作,和C更是出道就认识了。但是据说是和L君更熟络……?总之是又神秘又神奇的存在吧。PS:以前从来没有在我们这拨人的聚会里见过他,好像听到他跟C有什么不和的传闻,但完全没听C提起过啊一定是不熟的人瞎传的(原来天真的我如是想)——我为什么不听群众的话呢为什么要作死呢为什么呢呢呢呢呢[泪]

所以,现在不敢顶着低气压去夹C面前那盘肉,就是我该受到的惩罚吧[泪][泪][泪]

然而,事实上,惩罚还远远不止这个。

好不容易浑不知味地吃完了饭,我被J支使到楼下去买下酒小食。下个P酒啦你们赶快各回各家啦不要在我家搞世界大战啊呜呜呜——内心嚎哭着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拎了满满两袋回来(因为晚饭没吃饱),推开门看到客厅里人已经东倒西歪了——喂喂喂,等等我和我的菜啊!!!

生气地将东西丢在桌子上,我选择进房间打游戏,这群人随便他们好了。

因为实在很生气,我还在游戏里跟人吐槽。结果却被工会的朋友嘲笑了,说我一只单身狗是不会懂这些爱恨情仇的。干嘛要歧视单身狗啊,而且这和单不单身有什么关系?那几位大爷也都是单身啊,奇怪,单身为什么要扯爱恨情仇?我一脸黑人问号简直。

打累了我出屋觅食,屋子里一片安静,大概已经醉的醉睡的睡了吧,也不是没有过……我漫不经心地朝沙发那里看过去——

那,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面这串全部被一只手捂住,我整个人被猛地拖进厨房,J用恶狠狠地眼神瞪着我示意:敢叫出来就杀了你!

我赶紧自己双手捂住嘴,连连点头。J君轻吁一口气,猫着腰继续向客厅探头望。我也学他样子想再看个仔细,可是他占据了最好的位置,我大概只能看到一点点身影。

过了一会,J默默合上门,别啊你不想看我还想看呢我在心里这样呐喊着,可是我不敢反抗他你们懂的,只能跟着他一起蹲坐在角落里。我默默地将手里的那盘花生递过去,他摇了摇头,我只好自己吃了起来。

J瞪我一眼,好无辜啊,明明是你自己不要吃的啊,我又递过去,这次他终于拈起来吃了。他说,别说出去啊。

哦……我点头。

J说,真的不能说啊,他们不是我,他们对那个舞台,还有太多的理想抱负。

好啦,我知道啦。我撇撇嘴,说得你好像没有理想似的。

有啊,我的理想就是沉浸在这个处处美男的世界里。

J皱了下眉,这个花生,有点咸啊。

废话,是下酒用的好吗?我从冰箱里抓出两听啤酒,丢给他一听。

-

我那天有点想喝醉,但大概是之前的画面冲击太大,我一直没醉。

无论是H想要偷吻C,还是装睡的C一把将H拉到怀里,甚至连稍远处睁开双眼又闭上的L,每一幕都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后来我依然很难见到C与H同时出现在舞台或者聚会中,那个晚上仿佛是一场梦。

我试着去明白什么,但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这些东西,我也没想过要跟谁分享。

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日程,日复一日地向前奔跑着。渐渐的,相聚也变得奢侈,很难找到都有空的时间。

我一直没有机会问J,那天没有说出口的话:就算我不说,又能怎样呢?

没心没肺如我,也是知道一些圈内的八卦的。这种事不是没有,是太多。最后能成的,有几个呢?屈指可数。

H势头正强,所在公司又舍得捧,说摇钱树也不为过。

C看似激流勇退,但明眼人一看,这哪是退啊,分明是图谋更多。对于表演这件事,他比大多数人要执念得多。

这样的两个人,真被捅出去了,简直是圈内大地震了。

不行,不行的。

太要命了。

光想想就要发抖了。

我缩缩脖子,继续按门铃。之前打电话,C说在家,我才将手信带来……喂,不会是又在戴耳机看电影没听到吧。我摸出手机,思考要不要夺命连环CALL。

这个时候门开了,C穿着那老土的T恤,戴着大框眼镜,一脸不爽地伸手:拿来吧。

喂喂喂,至少让我进去喝杯水啊!我又不是宅急送!

抗议的话还没说完,屋子里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问烟藏哪了。

我咽下后面的话,退了三步,挥挥手,再见。

没想到长那么可爱的H居然抽烟的哇。

嘛,长那么可爱的H还主动KISS呢……啧。

END


评论
热度(16)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