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数珠丸X江雪 《但书》序

0
那家的数珠丸来得特别意外,审神者外出,隔壁友人来串门,经过锻刀室时顺手all100,一发入魂。
“哦呀哦呀…"牵着小三日月的三日月感概万千,”真是和我们主人完全不同的……风格呢。”
”说起来,最近来的刀都是拜主人的朋友所赐,从……江雪之后——"小狐丸感到一股寒意,抱着小小狐丸的手一抖。
一抹浅蓝的身影从旁边经过,与刚从锻刀室走出来的数珠丸擦肩而过,彼此似乎毫无所觉。
再一次听到数珠丸,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烟火大会前十天的样子。小夜和乱、浦岛被分配了清点的任务,大厅人来人往不方便,他们就抱着东西来到宽敞又清净的江雪房间前。敌不过弟弟眼神的大哥默默让出了地方,坐到了一边角落里。
最先是谁挑的头已经忘记,江雪注意到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来的时候主上也不在,大家都外出了,如果不是一期哥整理刀账,都没有发现多了一把太刀,和江雪大哥那天到来时的盛况真是天壤之别啊。”乱撑着下巴,间或指挥着,“浦岛那里那里~"
“因为三日月和小狐丸两位殿下忘记说了嘛,数珠丸他又懒得出来走动………"浦岛身手敏捷的一人做两人份,动作驾轻就熟。
“哈哈哈哈你也体会到数珠丸的懒了吧,我跟你说啊上次我去他房间,他就躺在那里,说如果起床的话要整理头发想想就心累。”
“宗三哥哥有问他要不要剪掉,”小夜插话说。
乱侧着头玩着发尾,“我也问过呀,他很果断的拒绝了,浦岛的剪刀都白带了。”
浦岛点头:“二哥听到数珠丸剪头发用特意拿的一套新的剪刀给我,没有用上他好失望。”
听起来似乎是很无关紧要的人,但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在本丸生活自如融入良好,江雪被挑起一丝兴趣,出声问:“他拒绝的原因是什么?”
乱停下指尖,“唔……好像是,见过很美的风景,在再见到之前想保持现在的样子。”
浦岛挠挠头,一脸少年你在说啥啊我完全不懂的表情。
小夜干脆继续低头做事了。乱拍拍手,“数珠丸有时候会说些奇怪的话啦,其它太刀也是啊,比我们短刀复杂多啦——"他停了一下,“江雪哥,你能懂吗?”
江雪回答了“不知道”后,将视线继续放到云卷云舒的远方。

评论(3)
热度(3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