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日后再谈

千上:

本质是个催更文。


 @水流花開 ,花太,我先干为敬。


雨慢什么时候更新?




1、

事情的起因,是喻文州多喝了两杯。



2、

荣耀职业选手能喝酒的不多,喻文州虽然是个手残,早就对手速破罐破摔,还是个心脏,面对满场玩弄文字的记者也能啪啪连打十五张脸不带大喘气,但是刷新APM统计最低速度这种太没下限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倒也没破这个惯例。此刻一个人坐在一圈总局领导、联盟高层、投资商们中间,话不多,微微笑着,显得安静乖巧。

叶修在隔壁桌,和一帮子退役选手坐在一起,这帮人年纪大了也风骚过了,两三个凑在一起借着酒劲谈起了八卦,长时间没见的生疏感跑没了,互揭老底的嘴脸历久弥新。叶修原是这圈子里的佼佼者,按照以前的规矩那被谈论的八卦主体还得是他,现在人走茶凉沦为躺枪的背景板,媒体特爱拿他出来比较,比如这家新秀不知天高地厚到处拉仇恨堪比当年某某人,又比如那家战术太不要脸肯定反复研究过当年的某某人。到了职业选手这里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和他同一时期的哪个不是他四冠的垫脚石,要拿这个说事,某人指不定还悠悠然地纠正,不是四冠是五冠哦,这要再往他跟前凑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舒坦。这会儿叶修没人过问冷冷清清,都是当年种的因造的孽,怨不得人。

这次喻文州退役进了联盟也算众望所归,联盟马不停蹄为喻文州开拓前路办了这酒会,乌泱泱喊来了一群人,总局的混个脸熟,在役的建立威信,退役的联络感情,要不是最近几个赛季没有出现像叶修这样的集大成者,能把冯宪君逼得再次祭出速效救心丸,这隆重的架势让人瞧着都能误以为是主席换届,喻文州分分钟变成喻主席。

叶修自四年前荣归故里就扮起了孝子贤孙,穿上西装收起小腹好歹能装一下人模人样的商界精英,跟叶秋这根正苗红的比起来虽逊色一些,但也能出去唬唬人,再加上到哪儿都狂拉仇恨的嘴脸,一时间叶氏风头无二,老话说的好,人至贱则无敌。

荣耀圈里的酒会叶修好几年没参加了,但这会儿接到了邀请,却不好不来。

一是自己的老队友喻文州的老队长——魏琛嫌B市天气太热不高兴来,让他帮着照拂。

二是当了喻文州那么多年前辈,私下里也让他帮了不少忙,总归欠个人情。

三是当初有过不和传闻,这次不出现怕是又会让领队和队长的旧闻翻炒起来,惹人心烦。

于公于私。

喻文州和叶修两个人中间隔着好几位推杯换盏的大老爷们儿,彼此都有些看不真切。那歌是怎么唱的来着,我望向你的脸,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叶修感受到喻文州递过来的视线,动手拨开眼前自产自销的二手烟,看到了湿漉漉又一片黑暗的双眼。

喻文州喝醉的样子叶修没见过,但是叶修觉得喻文州大概是喝醉了。

没喝醉敢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遥遥望着,交换了几个看似很有深意其实完全放空的眼神,叶修暗地里揣测对面人在想什么,可是又觉得这么看着有点太明目张胆,于是抬手抽了两口烟,可没想到自己把烟塞回嘴里,对面的喻文州就站了起来。

喻文州往叶修方向跨了一步,这一步跨得叶修愣神,怎么着,这是要酒后吐真言了?但喻文州并没有走过去,而是顿了一下转身往外走。

站起来都没有和同桌的领导打招呼,肯定喝醉了吧,这么走出去能行吗?等到叶修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跟着喻文州走出了包间,前面的人走路背影摇摇晃晃,但还好记得扶着墙走不让自己摔倒。

喻文州一路往楼道间里走去,叶修讲不清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思跟着,心里藏着弯弯绕,面上倒没有丝毫避讳,推开门看见喻文州摆了个伤心失意之人的通用pose趴在栏杆上,脸埋在臂弯里,当即就走上去:“怎么这是喝趴了么?下次还敢不敢这么喝?”

瞧,语气熟稔,满是嘲讽式的关心,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喻文州闻言茫茫然抬起头,几乎在同时就往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和叶修之间的距离,可站在楼梯口再退一步就要自由落体了,叶修眼明手快拽着人往自己怀里带,嘴里还不停:“唉唉唉,别介啊,喝酒喝到摔下楼梯可得上头条。”

结果喻文州推着他说了句:“我都快哭了,你还过来……”

“……”

忘记喻文州玩术士的时候是个CD流,一给空隙就会放大招。

叶修正感慨这小手残可逮着好机会给了他一个大伤害,结果喻文州捂着眼睛又说了一句。

“要被你熏哭了,快离我远点。”



3、

“……得,嫌弃我是不?”

叶修被噎了满嘴,想着好小子还能挤兑我肯定没喝醉,放开手真准备站远一点,可一松手喻文州就晃。看着人在眼前摇摇欲坠,叶修还没收回的手犹豫着扶还是不扶,在腰边绕了一圈最终落在了背上,搂着人往楼道里走。

“我去跟他们说一声,你就先回去睡?”

被推着走在前面的喻文州没有回话,叶修陪着等电梯又问了句:“自己上去没问题吧?”

喻文州依旧不说话,眯着眼睛像是在地上找什么东西,电梯门开后叶修把人送进去等电梯关门,那人却做了一件让全电梯都侧目的事。

喻文州伸手拽住了叶修的裤袢。

细长的手指贴着皮带,穿过裤袢后又稍稍弯曲,勾成了一个磨人的弧度。

“……”

所有人都看着喻文州,连电梯要关门了都没人有反应,最后还是叶修第一个回神,堪堪拦住电梯门不让人夹到手,凑上去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儿?”

喻文州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的手指上,像是在和叶修的裤袢搏斗,勾着不肯放。叶修原来有些虚胖,长年累月玩电脑还黑白颠倒的宅男大多这样。瘦的人都是相似的,胖的人各有各的胖法,叶修专攻肚腩这块儿,回到B市被高堂逼着去健身房魔鬼训练,现在人瘦了些也精神了些,衬衫能戳裤腰里了皮带也能露出来了,就是今天穿的裤子腰有点松,被喻文州勾着有走光的风险。

围观群众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叶修,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可惜叶修此时没心情欣赏,一手挡住电梯门一手按下喻文州的手,轻声说:

“你老实点啊。”

叶修最终没愿意下死力气掰开喻文州的手,只好顶着众人的目光走进电梯一起上了楼。喻文州刚来B市没两天,联盟给他订房间用的是高规格高价格,毕竟这位是明着的下一任联盟主席,待遇自然好,等到电梯里人都差不多走光了,才到达喻文州的房间楼层。

“房间号?”

叶修回头问勾着自己裤腰跟在身后像个尾巴似的喻文州,发现他皱眉小声地在说些什么。叶修凑上去听,立刻哭笑不得。

“没有小肚子……不是叶修……”

……这家伙……

“好了,不要闹了,房卡呢?”

喻文州抬起头看着叶修,安安静静的不说话,终于放开了叶修的裤子,可是下一秒就微微张开双手。

意思是,想要就自己来拿。

叶修头大。

他确实没见过喻文州喝醉的样子,但是也没想过喝醉的喻文州居然那么难缠。

叶修叹了口气,抬手伸进喻文州的裤子口袋,左右两边都没有,于是他环着人的腰,手蹭着腰线摸向后面。

呼吸几近可闻,也不知是谁更故意一些。



4、

“把房卡放屁股口袋也不怕折了啊。”

叶修一边吐槽一边刷卡开门,不过今天摸也摸过了搂也搂过了,这会儿把人送到房间算是功成身退,于公于私都好交代。

然后一转眼叶修看见了站在门里悠悠看着他的人。

于公于私个鬼!

一亲师傅都不高兴来,自己这个没名没分的更没立场掺和。

二之前喊来帮忙分析一下对手,只不过是佐证观点,而且自己已经在各个场合全方位呵护蓝雨的成长,游戏里面锻炼大剑客刷副本,磨练小剑客应对骑士,再跟手残打一盘教教人家啥是伪连,顺便带着蓝雨的猥琐老队长还有从蓝雨训练营里走出来的猥琐小青年拿了个总冠军,投木报琼都够三百回了。

三就更简单了,十年荣耀长枪短炮什么阵仗没见过,一向是群嘲全场记者的,还怕那些个花边小料吗?更何况,当初确实是喻文州甩自己脸色。

哪那么多“不好不来”的理由,明明是自己颠颠儿地要往人跟前跑。

想完这些,叶修倒不急着走了,站在门口看喻文州还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喻文州进了房间没插房卡,重心不稳随意靠在门框上微微歪着头,借着走廊暖黄色的壁灯看上去轮廓柔和,眼神却越发深刻起来。喻文州慢慢眨眨眼,漆黑湿润的双眼盯着叶修,把叶修看的呼吸都颤了一下。

真是……欠山欠水欠你小子最多……



5、

叶修和喻文州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二赛季,彼时叶修的嘲讽技能已初露端倪,而少年时期的喻文州却远没有现在心脏,听着训练营里的导师半真半假的话,真以为画画能提高手速,拿个小本本画起来那叫一个勤快。

喻文州那天照旧找了老位置坐下,没画一会儿就看见一个人悠悠然踱过来,面生但是自来熟,看见他了还凑上来瞧他的画,叼着烟话也讲不真切。

“哟画得还挺不错的嘛像模像样。”

小年轻脸皮薄,没好意思说您悠着点别把烟灰撒我脸上。

这就是两人的初次相逢,一个是被老板逼着跟过来却中途开溜的斗神,一个是被人忽悠着点歪了技能树的吊车尾。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以为已经踩灭的烟头还带着火星,引燃枯叶顺带烧了一小片草皮,案发地点是某人经常画画的位置,除了被罚款还连带一周的思想品德教育,宣扬未成年人抽烟的危害。

此后喻文州常常在本子里画一个人,黄少天见多了问起来,喻文州是这么回答的。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欠我250块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债权人正在向债务人讨要利息。

喻文州拽着叶修进了门,叶修抽出他拿在手里的卡插好,打开了顶灯开关,一回头喻文州已经解开了他的皮带扣。

叶修挑眉:“你跟我裤子杠上了吗?”


【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分请点击】



9、

都说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喻文州偏偏喜欢自己跟自己较劲。

手速不高,却成为职业选手,不适合单挑,却上了季后赛擂台。

第十三赛季,蓝雨获得了第二次总冠军,那是属于蓝雨的夏天。

比赛结束后的发布会上,黄少天退役了,退役以后还跌破众人眼镜去当了解说,但他第十四赛季却没给蓝雨解说过比赛,那时候战队转型期打的并不是特别好,再加上他看见熟悉的队友就会忍不住想,要是自己在场上该怎么打,每每想出神了就异常沉默。

剑与诅咒,矛与神枪,重剑弹药,拳法牧师,再到古老一点的矛与枪炮、流氓盗贼,各家都有各自的招牌组合。战队核心之一退役势必会打乱一贯以来的战术安排,虽然蓝雨并非只有一把剑,但是黄少天和卢瀚文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打法。

光剑轻巧,夺人先机,谈笑风生之间锁敌咽喉。

重剑刚猛,强势高伤,正面对抗气势虎虎生风。

黄少天常年游离在团队之外,擅于偷袭,但卢瀚文的打法却跟偷袭二字沾不上边,要让他也去偷袭,不过是绕到对方背后再正大光明地跳出来罢了。

剑与诅咒的组合不可复刻,黄少天对蓝雨的影响也无人能代替。

但蓝雨从来不是把卢瀚文当黄少天的替代者来培养,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在职业圈还算个新秀,而卢瀚文已然在职业联赛里摸爬滚打了五年,有些年纪比他大的都要喊他一声前辈。

新的战术核心,新的打法,新的选手,新的蓝雨。

第十四赛季前半段蓝雨打得异常艰难,战队转型阵痛期的成绩不佳,被喻文州一力抗了下来,外界讨论剑与诅咒少了剑,实力二减一小于一,倒是越发夸赞起在正面强行破开局势的卢瀚文。赛季后半段团队磨合成功逐渐适应了新打法,虽然止步八强,好歹没丢了季后赛席位。

不过是明年再来。

就在外界慢慢停止口诛笔伐,开始对蓝雨的未来抱有希望的时候,喻文州施施然退役了。

其实喻文州的手速并没有下滑,坦白说也根本没有下滑的空间,但是,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短暂,免不了新旧交替,电子竞技现在已经属于正规的体育运动项目,选手的培养也更加专业化,很多都是从小开始训练,所以越来越多天才新秀崛起,拉高了整个职业圈的平均手速。

到第十四赛季黄金一代都退役的差不多了,留着的只有那批记者,口口相传以前的“四位战术大师”如何如何。留在场上的喻文州却直观地感受到了差距,比赛前,他可以分析对手的打法意图缺陷弱点,上了赛场,当对面的选手以压迫式的手速向他碾来,他只能苦笑。即便联盟开放了语音系统,也只是解决了来不及打字指挥的问题,并不能让喻文州在面对贴身短打时有更快的操作。

坚持过了,努力过了,说不遗憾那是骗人。

可也就这样了。



10、

“难过吗?”

“嗯?”

“退役。”

喻文州抿嘴笑了一下,被已经退役两次的人问起这个问题来,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好笑。

“又不是天塌了,少天就过得挺好。”

黄少天退役了以后去当解说嘉宾,其实想想也不算特别突兀。

黄少天的特点是什么?话多,而且是让对手想马赛克自己双眼让记者想堵住自己耳朵让联盟推后好几年才开放语音系统的话痨级别。

解说要的是什么?是嘴皮子利索,是不让节目冷场,是让观众看懂比赛。

原本让人哭笑不得的话痨属性在解说比赛的时候发挥了200%的功效,而且因为是前顶尖大神,眼界跟其他解说根本不一样,又非常擅于捕捉机会,观察入微,听黄少天说完整场比赛,连不玩游戏的观众都能说出个一二三点战术意图四五六处选手失误。

另外,只有水平足够高的比赛才能让黄少天忘记讲垃圾话一门心思解说,水平差一点的那就是赛点与喷点齐飞,要是水平再次一些,他就会呵呵一笑,说句“打的挺有意思的”。观众喜闻乐见,连黄少天这么会讲垃圾话的人都不高兴喷了,那是打得有够差了。

然后黄少天成了最受欢迎的主播,以前是豪门战队的核心,现在是知名电视台的台柱,身价不跌反涨,也算是一个神话。

二十七八岁,身为职业选手的巅峰期过了,不还有人生的巅峰期正等着他吗?



11、

喻文州决定退役以后,接下来的事情都有点水到渠成的感觉,二话不说答应冯宪君的邀请到联盟工作。

到叶修所在的B市工作。

没想过叶修能自己开窍,只好帮他开窍。

所以喻文州到B市的第二天晚上,就故意把自己喝醉了。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喻文州翻身压在叶修的胸口,撑着手臂居高临下地对叶修说:

“继续呗?”

“……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是这一次,喻文州把蝉和黄雀都当齐全了。



——END——




[1]“仲得唔得嘅?”=“还行不行啊?”

[2]“做唔做呀?”=“做不做呀?”




「拔屌无情」这个词是故意这么使用的(。)


第一次用这种行文方式,写的有些虐,我还是只能写大白话(。)

而且还是第一次写原著向同人文,差点被考据逼到有强迫症,如发现BUG请指正!!!鞠躬



评论
热度(999)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