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遲 三日鹤 次章

次章


夏日又至。郁郁葱葱的树荫遮蔽了炎日,落下的光影随着风摇动着。审神者按例向一把把刀交付适合的任务,内番、演练、远征、出阵,此起彼伏的领命声响在这小小的本丸,显得那么有条不紊。


未掉落的刀形态近乎于另一个空间所说的魂,可以随意飘动或悬浮。没有人也没有刀能看到,除了还未接到召唤的同类。


“江雪这么快就特化了啊。”鹤丸小声咕哝,“明明说要等我们一起一个组刷级的。”


一串丸子递过来,他伸手去抓,丸子收了回去,他再抓,又收了回去。他嚎得一蹦:“三日月!”


三日月摸摸他的头,这次伸到了嘴边。


他不信任地看了一眼,张开了嘴,眼睛盯着对方,发现没有收回去的趋势,赶紧一口咬住,伸手夺了过来。


三日月那种“哎呀你真的好好玩”的表情,让他好不郁闷。但是想到,他捉弄的对象是自己不是别人,好像又没有那么闷了。


两人停在离地面最近的树枝上,落下的衣摆都能拂到走过的刀剑的肩头,虽然彼此都毫无感觉。


“他并不会记得之前的事。”三日月伸手穿过枝叶,那一片偏浅颜色的叶片仿佛是从他的掌心长出来般,“无论是锻或者出阵拾得,都会在实体化之后剥掉之前的记忆,以便全身心的信任审神者。”收回手,叶芽毫无变化地继续生长,他落下结论,“现在的我们,是不存在的。”


静悄悄的。


树的声音,人的声音,甚至连身边吃丸子的声音,都没有了。


还剩一个的竹签被攥在手里,低垂的脑袋连每一根白色的发丝都透着沮丧。


“三日月。”


“嗯?”


“你是不是知道……我上次拒绝召唤的事……”


“知道啊。”


“主程序说,审神者的精神状态显示,如果没有新刀,这个本丸有可能被废弃。”他抖了一下,“我见过被废弃的……刀都无声无息地随意丢在那里……”


三日月伸手环过他的肩膀,本欲收紧的手在不可见的停顿之后,改为轻轻的拍了两下。


“我不想变成那样,不想破坏大家的幸福,可是,可是……”


说不出口的私心,无法对身边的这个人表达。就像拒绝的时候,主程序长久的静默,满心忐忑但又想豁出去。然后,听到那句回复——


“啊——终于找到你们了!”萤丸扬了扬手中的信纸,“我打赌你从未见过如此骨骼清奇的召唤令。”坐在大太上面的他,跟骑着扫帚的魔法师一样自如,轻巧地躲过了狼扑上来的鹤丸,还一个刀鞘把他打趴到树底下去了。


三日月接过去,萤丸持续着居高临下拍鹤丸的游戏,还得空提醒了句,“这次的是不可拒绝性质的。你必须早做决定。”


“我知道了。”三日月点点头,“以后请你照……不要太欺负他。”


“拜托,你那才叫欺负,我只是同他玩而已。”萤丸翻个白眼,“不过,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主程序,召唤令不但限了时间,还列明如果拒绝就让他顶上。这么严苛的可是头一回。”


“得罪倒不至于,大概是因为鹤丸拒绝过一次。”


“就这样?”萤丸不信,天底下的鹤丸哪个是乖乖听话的主,主程序早就被皮得不痛不痒了。


“……”三日月侧过脸,“我也拒绝过。”声音再好听也掩饰不住那点点心虚,“不止一次。”


萤丸捂住脸,难怪主程序要炸毛,换他非把这两人点着全炸了好吗?


被拍得瘪了气的鹤丸,索性盘膝坐下,三日月的召唤令到,就是说那句话兑现了。


——你不去,不代表别人也不去。


他……要怎么办?


-

想要送你 满天不落的星光


-


TBC


评论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