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遲 三日鹤 初章

送给兔子的小礼物  


初章


刀是有魂灵的。甚至在他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审神者之前。


就算是都叫同一个名字,在不同审神者的手中,它产生的效果发挥的作用都不相同。


有人说这叫物类其主。


——因为感受到了主人的情感,而备加努力或者失去战力,也许是每把刀的宿命。


鹤丸表示,以上都是狗屁。


他们是注定会来这个本丸的刀,注定的意思是把程序设定好了,随机概率,听从主脑安排。今天明天或者后天,运气好的审神者刚建起本丸就可以唰唰唰鹤月狐到齐,运气不好的——例如他未来的审神者,也可以四千战还缺一桌麻将,这还是不把图六那个懒汉算上的前提下。


“啊,又被长谷部占道了。”伸个懒腰,他一扯旁边的人,“走了。”


“再看看吧。”笑眯眯的,金色的发穗一颤一挪,摇摆到眉尾间。


简直是日课般,被他精致的脸闪到,鹤丸避开视线,“怎么,同情没见面的审神者了?”


“嗯……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可能更惨。”


他就知道。鹤丸翻个白眼,“我说,按规律你差不多要被落掉出来了吧?按图5-4被刷的频率。”


“按频率的话,小狐应该比我早。5-3被刷得更久。”


话中的某个字眼,刺耳得让鹤丸眯了眯眼,他笑了笑,“那这么说我更该早接到掉落通知呀,毕竟我是途中各点随机,不比你们是BOSS点才掉。”


三日月微笑着,“也很难说的,都要听安排。”


“哦?原来三日月你这么听话呀……”鹤丸凑近他,“那到时审神者说什么你都会照做?”


“这是作为刀剑的本份啊。”三日月一本正经地回答后,又忍不住笑了,“鹤丸是偷看到审神者的收藏后害怕了吗?”


“谁,谁害怕了!!”鹤丸一甩手,气冲冲地跑了。


慢慢地踱着老年步跟在后方,三月月的眼底,滑过一丝动摇的情绪,浅得无人看见。


未掉落四人组的日常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打麻将,呃,不对,是开会。和萤丸一起出现的小狐丸,魁梧得就像要去参加家长会的爸爸,但是一开口就完蛋。


“三日月三日月,看我的头发,有没有变得更有光泽?你上次推荐的洗发水真的超棒啊!”围在三日月边上的他,真的特别像一只阿拉斯加,只差没有兴奋地“汪汪”。


萤丸一副生无可恋脸,戳了戳蹲在旁边逗乌龟的人,“怎么,今天不去溜狐球了?”


“管他们小!狐!三!日!去!死!”鹤丸咬牙切齿地吐出每个字,刀尖戳得乌龟都要嗝屁了,吓得萤丸一把抱过乌龟,“喂,你想搞死谁就直接去找正主,乌龟是我好不容易跟浦岛借来的,弄死了我跟你没玩!”


鹤丸站了起来,噌噌噌快步走到正在交谈甚欢的两人面前。


小狐丸反射性地退后三步,摆好迎战姿势,“又要打?”


鹤丸直接拔刀冲了上去,“前辈教你做刀,还不来受教?!”


“我们谁前谁后还两说呢——喂,别来真的啊,这不是演练模式!”小狐丸被暴走的鹤丸追得满院子跑,嗯,这也是四人组的日常。


萤丸走到某人身边,“有意思吗?”


“啊,”某人笑盈盈地望着那个活泼的身影,“挺有意思的。”


乌龟抬起头,吐了个“你们刀真无聊”的泡泡。


-

滑过去的时光,感觉不到痕迹。


而我在你心里,也是如此吗?


-


TBC



评论
热度(3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