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20. ——RPS慎入

.20.

即使是睡着了,宏对村井的抗拒仿佛形成了本能,刚被他抱起就挣扎,广濑认命地蹲下身,“我来吧”,将人背了起来,立马安静地继续睡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相处的,前世是仇人吗”他这样吐槽着,村井提着袋子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余辉将人的影子拉长,渐暗的天色将这沉默也衬得并不冷清,广濑小声说了句“小家伙看着小小的还挺沉”,托着屁股往上掂了掂,村井走近几步扶着托起一些,广濑扭过头来,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小脸,“他和你长得不太像。”村井看过来,广濑回脸看着前方,“特别是嘴巴,比你会说多了。”

意料中的一阵沉默后,村井意外的开了口,“和你比起来,大概谁都算话少的吧。”

广濑停顿了一下,笑了笑,“这样吗?可能我这样,也会给人造成压力吧。”

暖暖的光里,他微眯起了眼,被人喜欢或者被人讨厌,很多时候都不是那么绝对,而他更愿意让自己往好的方向去想,那样的话会活在善意的世界里,会更加开心。但内心之中,终会有一个声音小声地提醒着“不要真的去自以为是哦”。

村井张了张口,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在院子里整理的井上看到他们,直起身子打了声招呼。广濑熟络地回答了,顺口夸了句他手里的菜,“看着就好好吃的样子”。井上很是高兴,“对了我家做了好些天妇罗你要尝尝吗”,村井刚想回答我也买了虾准备做,就听广濑开心地说“好呀好呀”,然后被井上进屋端了一盘塞到手里。

“闻起来就好香”,广濑凑过头来,似乎被香气引诱,宏也半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喊了句“哥哥”,广濑背着人轻轻摇了摇,“乖孩子,晚上有好吃的哦”,宏轻轻“嗯”了一声,睡眼惺松地说“谢谢爷爷”。井上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宏喜欢哥哥吗?”

“喜欢”不假思索的回答,宏收紧手,搂住广濑的脖子,“哥哥对我可好了。”

“那爷爷就放心了。”井上看向广濑笑了笑,“你先跟哥哥回家,我要告诉你爸爸做天妇罗的秘诀,这样以后你回东京也可以吃到。”

宏皱起眉头,“我……”

“如果宏要待在这里,等哥哥回东京了,你就要一个人了哦。”

井上的话让宏的脸皱成了一团,他望向广濑,“哥哥不能待在这里吗?”

“唔……”广濑领会了井上的意思,假装思考了一下,“很抱歉哦,宏,正像你喜欢这里一样,我在东京也有很重要的工作,也有特别要好的朋友,没有办法久待呢。”

宏看着他,扁着嘴,一副想哭的样子。他既想留在这里,又舍不得眼前的人。但是哥哥也没有办法,他思索着是否能不管不顾地说自己想要的,但是这个哥哥是在妈妈之后好不容易出现对他好的人,如果他那样要求的话,这唯一的人会不会就不喜欢他了呢?

井上拍拍他的背,“宏要好好想一下该怎样决定哦。”

意识到井上可能有事想跟村井说,广濑带着纠结的宏先回家,宏回头看了眼村井,顺着他的视线,广濑无奈地说“爸爸一会就……带着天妇罗回来了啦”这样安抚过去。

原以为要进行一些时间的谈话其实很快就结束了,村井回家的时候天妇罗还带着余温,宏开心地吃了起来,广濑尝了一口眯起眼睛,村井穿起了那件格纹的围裙挽起袖子做饭,“你俩待会还吃得下吗?”

广濑边吃边问声音都含糊着“你要做什么”,村井从袋子里拿起食材,“筑前煮”。

宏欢呼起来,“万岁!”这样的程度,让广濑瞪大了眼睛,侧头问他,“你吃过?”

“爸爸以前做过的,特别好吃!”

广濑心想能让你脱口而出叫爸爸那这句好吃我信了,而在看村井用刀之后这种信任再翻了个倍,“你这刀功……不错啊。”

村井似乎笑了,“希望不会让你失望”这样说着,语气自信得很。

看着他的背影,广濑说了句“我是除了她们母子第三个吃到的人吗?”问出口的时候他暗叫声不好,但话已经蹦了出来,细究的话都说不清是不是因为这种莫名的气氛。

刀在案板上发出的声音停了两秒,才继续响起。村井低着头,用刀将胡萝卜切出花的形状,脸色平静地回答了他,“嗯,是的。”

广濑想要再说点什么,是我的荣幸啊之类的话,不至于空气这么冷就好。可是说什么都不好,对吧?他对着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自己这样问。

怀着这样的心情,在吃饭的时候被礼节性的问要不要喝点的时候立马回答了要喝,村井停住了要关上冰箱门的动作,又取出了一罐啤酒放在他面前。

“对了,宏刚才答应我回东京了。”广濑安抚地摸了摸怯怯地望过来的宏,“明天和井上爷爷说再见后,我们就动身回去吧。”

“谢谢你。”村井松了口气,想到回来的时候和井上的交谈,又迟疑地补了一句,“等回了东京……”

广濑看过来,村井停下,他不知道要怎么说,明明连朋友都不是,这样的拜托怎么听都是唐突的吧。可是井上说的也很对,自己对宏并没有办法,这不是能马上改变的,如果不请求对方,目前的状况有可能会重演,而那个时候就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正好遇到宏了。

“那个,你方便的时候……能不能来看看他?”


评论(2)
热度(19)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