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19.

.19.

深夜跑出门还淋了雨,小孩子抵抗力弱,被背回来的时候就是晕的。东京是没办法立刻回了,上午的时候村井跟马内甲说明情况后被给了假,末了问他处不处理得来,“以前都没带过孩子,真的没问题吗”这样担心着。村井夹着电话看刚拿出来的体温计,“医生说没大问题,烧也在退了。主要是他不愿意回,一提就哭,我——”他看了看左右,“等过两天没事了我再带他回去。”

挂上电话,村井走到客厅,广濑将附近便利店买的一些即食品放进老式的冰箱,跟他交待说“都是两天内的,吃不完就买新的”,村井将车钥匙递给他,“这里去车站有点远,你直接开我车回东京吧。”广濑摇摇头,“不用了,你到时带宏回去开车方便。”

“没想到你对小孩子这么宠。”村井感叹着,得到对方一个白眼,“和你相比谁都算宠了。”

“哥哥你要走吗……?”宏大概是听到了,穿着睡衣赤着脚就跑了出来,被村井伸手拦住,“他有自己的工作,你快回去床上躺好。”

宏拼命挣扎着,可是他人小,被村井抓着毫无反抗之力,急得大喊“哥哥”,生着病声音有气没力,三两下就被村井推回房间里。

“你轻点啊他还病着呢”,广濑刚走近一步,门从里面被关上,声音挡住了大部分,只有隐约的不知道里面的情形。他握了握手里已经因为没电关机的手机,似乎提醒着他应该赶快回去,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个屋子以及里面的人,都与他无关,不应该涉及太多。

他转过身,走到玄关穿鞋子,这个老旧的屋子光线很昏暗,如果不是客厅开着灯都无法看清脚下,推开门时还能听到木头发出吱呀的声音,除此之外,里屋那头的已经听不到了。

从讲道理到威胁,最后扇了两下屁股,终于让宏屈服,委委屈屈抽泣着吃了药睡了过去。村井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房间,经过厨房的时候听到声响,倒回去两步,愣住了,“你还没走?”

回过头的人又穿上了那件围裙,“我怕我回去了再看到你们的消息是社会新闻上。”

“我有那么靠不住吗?”村井反驳道,但不可否认的是,看到他还在,莫名的松了口气,不再那么焦燥。大概是因为有他在宏会乖一些吧,他这样想着。

广濑回身继续去看锅里煮的东西,“这两天我也只需要看台本,在哪都能看,就先暂时留下来吧。”

村井看着他的背影,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他不知道这个人竟有这样的一面,心软到无可救药才做得到吧。他的心情很复杂,只能干巴巴地说了声“谢谢”。

“我只是喜欢宏,才不是帮你。”广濑这么回答了他。


知道喜欢的哥哥没有走并且做了他想吃的,宏开心得不得了,连吃药都是一口吞下去马上笑脸一副“我是不是很厉害”的样子求表扬。

看他精神好一些,广濑就带他坐在家不远的小公园里,下过雨的空气更加清新,阳光透过摇曳的树影缓缓地留在木椅上。广濑给他念了一篇故事,准确的说他只念了开头,后面宏说这篇妈妈有说过他都记得,就由他指着书上的图片给广濑讲。

“小兔子终于明白了胡萝卜的好处,从此就爱上吃胡萝卜啦。”宏抬头看他,“哥哥,你会做胡萝卜吗?以前妈妈经常会做给我吃。”

广濑想了想,用咖喱做的话应该没问题,他点点头。

“太好了!如果和哥哥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宏靠在他的腿上,声音低下去,“妈妈不在后,哥哥是对我最好最温柔的人了……”

广濑摸摸他的头,一会儿感觉呼吸变沉,他将带来的毯子展开,盖在睡着的宏的身上。七岁的孩子身体大概是成人一半高多点,好像什么都不懂,道理也讲不清。但其实是懂的,就像他现在也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一些事,他知道好与不好,知道喜欢或者不喜欢,也已经能凭直觉与不同人相处。希望被爱是与生俱来的愿望,即使连爱是什么都模模糊糊。

座位另一侧落下阴影,他侧过头,村井弯腰将袋子放下,坐了下来。之前说是去买东西,从敞开的袋口可以隐约看到是些未处理过的生鲜食材。广濑愣了一下,“先说好,太复杂的菜我不会的啊。”拜打工的经验所赐,他也只会将一下易加工的半成品弄熟这样的程度。

村井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你带着他我就谢天谢地了,饭我做就好。”

“你会做?”广濑吃惊地瞪大眼。

“嗯。”村井看着前方,邻里的孩子在不远处玩耍,爸爸妈妈在旁边陪着,“一个人住久了总会做一些。”

广濑愣了下,“你没有……住一起吗?”

“有住过一段时间,她说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我就搬过去睡了半年客厅。她的意思谁都懂,但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后来她就让我滚了。”村井苦笑着摇摇头,“还说要不是我饭做得不错,别说半年,半个月都不想让我待。”

广濑收回视线,心里泛起些许波澜,明明完全没有提到谁,但立刻能让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即使被人放上了孩子这么重的砝码,也依然没有动摇对某个人的感情。

而那个人,被他抢走了。



评论(6)
热度(2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