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16.

.16.

座间在电话里跟铃木确认一些细节,他们准备一起做个剧,铃木以演出家的身份参与。脚本几经修改差不多定下来了,但是主角还迟迟没有敲定。座间跟他说真的不必想那么多,以个人能力讲村井绝对没问题,甚至如果不是他们有交情,根本没办法请到对方来。“经济人那边并不是很愿意,但是我直接电话过他,他亲口答应了的。”座间苦口婆心的劝着,“你第一次作演出,能用这样的卡司是再稳妥不过了。”

以座间作企划这么多年的经验,还有对村井的了解,铃木知道他说的都对。只是……那个人既然能一口答应出演他的处女作,为什么一直没联系?不是说要解释吗?铃木堵着一口气就是不松口,座间只好说再帮问下其它人档期,无奈地挂了电话。

铃木将电话放在一边,将瓦斯拧开,继续没做完的菜。他和广濑都属于能做一些东西吃的,只是味道都是一般,大概就是熟了且不难吃的程度。他唯一拿得出手的蛋包饭,广濑却不是很喜欢的样子,他也就很少做,现在想要再做,工序步骤都记不清晰了。

大概大脑就是这样,会记得经常做的事,经常遇见的人,而将一些久远的偶尔的赶到角落里,或者干脆从记忆里擦掉。他会记得汤匙切开蛋皮逸出来的香味,记得有人说“超好吃”,记得带着蛋香的嘴唇瞬间欺近,但是对方眉目已不甚清晰。

“我现在出门去打印点东西,你要带……”广濑一边穿外套一边走进厨房,话和脚步一起停下,他皱起眉头,又缓缓松开,而后重新微笑着继续说,“我去买点你爱喝的饮料回来。”

铃木侧过头,掩饰般的擦了擦眼睛,“嗯……好……刚才热气冲上来有点难受。”

广濑本来想上前,迟疑了一下没有动,“那你小心一点,我很快就回来。”

在便利店打印了经济人说的修改后的台本,买了铃木惯喝的咖啡,结帐前又拿了一包香烟。因为经济人要求,他已经不抽烟很久了。铃木也是,他的嗓子经不住。但最近回家,隐隐会在阳台闻到一点未散尽的味道。这种味道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想到原因,就会令他如梗在喉,却一个字也没法问。

站在路边吸烟区里,点燃了刚买的烟。睽违已久的味道呛得他轻咳了两下才习惯,那种灼烧感莫名了平复了胸口的憋闷。他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铃木是属于你问他也不会说的人,而且这件事,他也不知道从何问起。甚至有些时候,他会想对他说“你想见谁就去见,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你开心一点”。看到待在自己身边却有心事的恋人,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他还是不够洒脱将这些说出口,即使有感到痛,但比起失去他,还可以忍耐。

以笃定的姿态对村井说教,回过头来看明明知道这些,却装成不知道的自己,这种自私的样子真的是很难看吧。广濑扯起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烟雾吐出来模糊了视线。

透过稀疏的隔挡,有个似曾见过的人影走了过来。他直起身,那是……

这个时间学校应该还在上课,而小学生打扮的宏背着书包的身影还是蛮醒目的。广濑跟在他身后不远,看他在车站环顾了一圈才选择了某个方向。广濑拿起手机,拨打了村井的号码,却没有人接,再一抬头,宏已经走出很远快看不到,来不及多想,广濑只能跟了上去。

宏应该是有确定的目标,而不是逃课乱逛。广濑跟着他坐车到小田原站,看他在询问车站的工作人员,连忙走上去叫了一声“宏”。

这个名字村井告诉他的,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他也是愣了下,村井解释说是“他妈妈取的,不是我的意思”,但谁信啊。

宏看到他,先是开心地喊了一声“哥哥”,然后缩着脖子看了下左右,迟疑地退了两步,继而转身就跑。广濑还能怎么办,只能接着追啊,一边追一边喊,“别跑啊,哥哥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这样的情景令路人不禁侧目。宏仗着身形小的优势抢先上了电车,眼看着车马上要开,广濑也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挤了上去,车门在后一秒关闭,他喘着气抬头看了下,车是开往箱根的。

宏缩在车厢的另一端,他走过去,弯下腰摸摸他的头,宏怯生生地站着,并不敢看他,眼睛往左右瞟,缩着脖子也不敢躲。

广濑看着有点心疼,“你这是要去哪啊?”

宏不说话,广濑蹲了下来,这样两个人的视线就平行了,宏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小声地唤了一声“哥哥”。

箱根,村井提到过这里,说是宏的妈妈的故乡。他就是去那里料理完后事,将人带回来的。而现在宏却一个人想要回去那。广濑牵起他的手,“我带你回去吧,你爸爸会担心的。”

“不、他才不会!”宏眼圈红了,”没有人会担心,除了妈妈……“

“可是——”广濑咽下了后面的话,他放柔了声音,”那你回去箱根是为了找妈妈吗?“

宏点点头,“哥、哥哥……我想妈妈了……我不喜欢爸爸,我想妈妈……”

广濑不知道要怎么跟一个哭得泪眼模糊的小孩说,喜欢的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你唯一的亲人只剩下那个你不喜欢的爸爸。他说不出口,只能伸出手,将宏抱进怀里。

“别哭了,哥哥陪你去。”


评论(4)
热度(25)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