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14.——RPS慎入

.14.

“怎么回事?和田说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最近几次约都被断然拒绝了,”太田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居然连火锅都引诱失败。”

地铁站此时并不是通勤高峰,人比较少,广濑得以用慢悠悠地步子踱上站台,“没有……我只是想晚上在家里待着而已。”

“懂懂懂,反正有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嘛。”太田看了眼身边的人委屈的脸,补问一句,“但你上次跟和田视频到一半突然挂断是怎么回事?他说错什么了吗?”

“……突然不想看到他的脸。”

“啊???”太田挑起眉,再看一眼趴在听筒边听的某人,他捂住麦可的位置,小声问,“你那天没洗脸还是怎么?”

“洗了!我还化妆了!那天要拍杂,造型很帅好不好!”和田.超委屈.琢磨就差流出两条宽面条泪。

太田松开手,继续和宇宙宝宝讲道理,“认识这么多年,你突然审美疲劳是不是不太公平?”

广濑低着头看着地面,“因为会让我联想到某个讨厌的人。”

电车的声音很大,坐在位置上带着一点摇晃感。铃木今天要参加活动,不然的话回去就会有做好的饭菜等着自己了。近段时间铃木经常下厨,还尝试了一些新菜式(成功了一半)。他几乎以为那天看到的是幻觉,直到那天想玩游戏手机没有电就拿起了客厅铃木用来看漫画的ipad,因为某个机器苦手的老年人一直没有关闭同ID局域网内的联动,游戏途中一个来电拨了进来。没来得及哀悼浪费的体力,厨房里传来碗摔碎的声音。

“没事吧?”他走到厨房门口,铃木背对着他在收拾,“不小心手滑了,好可惜一整套里要少一个。”

“少就少吧,反正也用不到这么多。”他的视线越过人,看到地上的残渣,是那套两年前庆祝同居而买的餐具,上面有浅紫色的铃兰图案。

他拿起充了点电的手机继续玩,那个ipad放在桌上没有再碰,或者是耗光了电量又没有再充,它的屏幕再没亮起。那一瞬间响起的电话,他记下数字拿去问经济人,翻了一下名薄被告知是联络过的人里没有。“那没联系过的呢?”广濑追问道,“例如音乐剧那边?”

经济人被他弄得一头雾水,没联系过为什么会有电话?但看他一副想要知道究竟的样子,想到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是经常跟音乐剧的组,说不定知道这个号码。他一边拨电话一边嘀咕,“平时也没见你对工作这么上心啊”。

广濑立刻低下头,“以后我会认真的,谢谢您。”在他眼巴巴的关注里经济人打完了电话,“算你运气好,对方恰好认识,还问我接下来你是要跟村井君合作吗。”

还有一站就到家。手机进来条推送,是关于铃木今天参加的活动的报道。他犹豫一下,还是点开来。

是关于俺旅信兰特别篇的披露event,照片和文字结合结尾还有一小段视频,广濑快速的划动,只在铃木的单人照片时稍作停留,然后点开了视频。其实这种event都大同小异,并没有什么值得他这个圈内人看。但他就是忍不住,一边对自己说没什么,一边却在脑内翻江倒海。

【难度吗?……可能会觉得有点感慨吧,我居然还能演16岁。】

【和村井君合作很愉快】

【最推荐的地方?上海的话果然还是外滩吧。】

不知道是本就说得少,还是视频有所侧重,铃木说得颇为谨慎,而每次引起台下欢呼的发言都来自村井。例如最后一句,“真希望我们的旅行不会完结啊,兰丸……”他拿着话筒望着铃木,铃木并没有回答,主持人在热烈的尖叫声中宣布event结束。

广濑走出站台,他走得很急,但过了一会又渐渐慢下来,直至停住。

铃木回到了他们的家,还有所表现的,每个都代表着是选择了自己。所以没什么好慌的,他赢了。只是,那人还未放弃,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都交给铃木吧?他做不到那样,也没办法那样高枕无忧。

广濑握紧手机,转身去向相反方向。

铃木说过event之后还会回tvk接受几个杂志的取材,广濑临时起意时间已晚,等他赶到的时候,刚看到铃木的车开出来。他下意识往旁边一躲,这次来他并不想被对方知道。

输入了那个电话,他并没有拨,如果不联系的话,说不定对方早离开了,这样等着很傻。怀着一时高涨起来的战意来到这里,他突然又有些怯场,真有的底气跟对方说吗?

大概老天都看不过去,村井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和人告别后,他朝广濑躲着地方的方向走了过来,广濑往外挪了一步,两人在十米的距离里,面对面地看到了彼此。

村井露出一些诧异,“……广濑君?”

曾经在弱舞的合作已经是几年前,即使饰演着同个学校里的前后辈,两人的对手戏也不多,私底下就更不用说了。

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比他年长、比他高,没什么可怵的,上吧!】广濑站直了身体,迈着坚定的步伐向那个人走近。

【这个人僵硬得眼都直了……】虽然有想过会有对峙的可能,但是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样。村井看了眼旁边,上前两步,扯住他的手臂,“跟我过来。”

凭着对tvk周边的了解,村井将人带到一个僻静的死角,“这边不太会有人过来,你想说什么说吧。”

褪去角色神态的他,往上捋的头发垂下来显得有些乱,脸上架上副黑框眼镜,平静地看着他。

广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一片安静后,村井向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壁上,“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会回答什么,你应该也知道。”

被他话里的无谓气到,广濑逼近一步,“你难道没有看清现实吗?你现在做什么都迟了,只会让他困挠——”

村井盯着他冷笑一声,“你就这么确定他是坚定地要和你在一起?你确定的话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他看着广濑瞬间变了脸色,“我们都没有充足的信心让他选,都怕自己是输的那个。这一点上你和我根本没有区别。”

“我跟你不一样!”广濑说,“我是真心地爱着他,只爱他一个,你呢?只不过是因为婚姻失败了才会跑回来。在我之前他一个人已经孤单地过了好几年,那个时候你在哪里?那个时候并没有我啊,你为什么不来找他?你口口声声的喜欢,根本只是说说而已吧!”他一口气将堵上胸口的发泄出去,这些是他在知晓一些事之后,再去回想铃木所经历的这些年,一直为他感到心疼的。但是他知道,那个人根本不会说,什么都埋进心底,只露出温柔的一面,好像什么都无惧无怕。他看着村井脸上痛苦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这次也许也不算是毫无作用。他缓了口气,“你如果真的爱他当年为什么会放手?是我的话绝对不可能放的。”

这句话让村井一瞬间仿佛被刺中,他咬着牙怒吼“你知道什么!” ,广濑被他吓得一怔。

“我最后跪下了……”村井抓着头,“我跪着求她,说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只要她放过我。说我真的没办法娶她,就算她要公开都没关系,大不了我退役不当演员了。因为我知道如果只是一时意外,hiro是能原谅我的,但如果结婚我就只能失去他了。”

广濑忍不住问“她没答应吗?”

村井惨然一笑。

“可是,不对呀,你连公开都不怕,为什么还是……”广濑感到不解,但村井此时的脸色,竟让他无法再说。



评论(5)
热度(2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