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13.——RPS慎入

.13.

“你新买的仙人球?”铃木将鞋子放进柜子时看到上面新出现的绿色小碗,傍着本来孤零零的鱼缸,三条鱼悠然自得的游来游去,似乎被照顾得不错。广濑将行李箱放在一边,比起他的帮忙,铃木更愿意自己去整理,久而久之连他自己的也是到家一扔,次日就会发现“整理精灵”会让里面的物件待到应该在的位置。他看一眼鱼缸,拉住了要往里走的人,“hiro君……”

回过头来的人,神色中带些倦意,但温柔的目光如故,先是有些疑惑,而后微微弯了眉眼露出笑意,握着他的手将人牵着拉近抱着,“抱歉让你久等了。”  

对方比自己要稍矮一些,身形也更窄,但是一直以来广濑都更喜欢这样被他抱着,他低一点头,在那人的颈边蹭了蹭,微微眯起眼睛沉迷于久违的熟悉的温度和气息。

铃木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听到他说“欢迎回来”时,微微怔了怔,而后闭上眼睛,轻轻吻过他的发间。也许之前还怀着各种忐忑,但果然……和这个人的话,就不必担心了。

广濑环着他的腰,“我……其实有些害怕,”他收紧手,“幸好你回来了。”

“说什么傻话啊……”笑着这样回答他的人,拍了拍他的背,似乎在说我就在这里哦。

被人说过无与伦比的天然,还有隐藏在里面的本能敏感。被讨厌或者喜欢,其实或多或少会知道,只是有时觉得无所谓去在意,就从来不会提及。而这个人不一样,是努力去感知,但好像永远只知道一小部分,他是真的高兴吗?或者已经在生气?他有想做这件事吗?还是只是附合他?被说“你做自己就好”,可是没有办法呀,因为喜欢的话,比起自己开心,会更想要对方开心吧,特别是对方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开心。一丁点错都不想犯,一丁点难过都舍不得。

两年前有一次他开event,staff说嘉宾保密,他左问右问才知道是乡本,出于对部长大人控场能力的放心,他终于睡了个安稳觉,结果早上醒上看到乡本发信息跟他说有事来不了。

“怎么办我怎么面对整个会场的fan啊”哀嚎地蹲在地上的他,让穿衣服本来打算出门的铃木停下来,“其实没关系,你的event来的fan是冲着你,而且之前也没有公布,她们也不存在会失望之类的……再说mc有石毛君啊。”

每一句安慰都很在点子上,但他还是慌,“石毛主持经验很少的我根本不放心他好吗,而且嘉宾环节很重要啊,从头到尾都是我,fan会看腻的……”

那时的慌乱,其实更多是因为既定计划的变动,虽然踏上舞台这行就知道“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面对着温柔地安抚着自己的铃木,他会忍不住把心里的紧张展示得更彻底。

既然从来就不是帅气的人设,就当一个任性的宝宝好了。这种“自暴自弃”,在嘉宾出现在面前时,都化为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心中快要炸裂的喜悦。

“上午接到铃木桑电话的时候我也吓一跳呢。”经济人说,“之前我想邀请你还说他最近都没空,原来是要来这种真正的惊喜啊。”

“我还想给你个惊,结果在外面的便利店被拡樹君惊到了,”乡本补了句,“对了,两根香蕉都是他挑的, 不用谢我。”

他笑着看着铃木,如果地点不合适,他早扑上去抱住了。“可是,下一场真的不是你……们了吗?”

“不要太小看我哦。”经济人眨眨眼,“肯定也是很惊喜的人。”

他低下头偷偷笑出来,不,最惊喜的他已经看到了。

铃木这阵子忙他是知晓的,才会忍耐着拦住了经济人去接洽,虽然两个人是那种关系,但他觉得平时已经被爱着了,不愿意在工作上再去勉强对方。

这样的开心,在后来收拾晾干的衣服看到掉出来的票根时,突然中止。某个剧东京公演的当日券,开演时间和他event二部的时间一样。

他猜想不出在自己与相叶桑在台上聊得开心的时候,铃木正坐在不远的剧场里看村井的演出。也许他该满足的,毕竟铃木有担心他而出现了一场,说不定是知道后面的嘉宾没问题而反正请了假顺路就去看——有一百一千个理由来为对方开脱,但是……为什么是村井呢?那个人的话,他连生气都没法理直气壮啊。

他将票根展平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后来就没再见到了。铃木的FC里用与以往慢腾腾完全不同的速度更新了一张那天活动的合照,估计照片还是问staff要的吧。

广濑没有亲口去问什么,就像现在,很多话他慢慢习惯埋在心里。并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如果说出来只是自己爽了而让关系变差”,这样的逞强就太得不偿失了。

铃木侧头避过他的亲吻,“抱歉……今天我有点累。”

“那改天要补偿我哦。”撒娇的笑着,广濑扶着他的肩膀,“浴缸我有洗干净,你先去泡个澡,待会出来的时候就可以吃饭了。”

铃木点点头,“别做太麻烦的,你开车也辛苦了。”

“放心吧,我就做个面,超快的。”

广濑的笑脸,在铃木进浴室之后,慢慢的消失。

舞台以外,那人其实有些散漫随性,并不会太在意细节。例如鱼缸里本来是两黑一红的三条鱼,他有天发现其中一条黑的死掉了,就去再买了一条,很不巧只买到红的,就变成了两红一黑的组合。

而同样未被注意的,还有在颈边残留的吻痕。


评论(5)
热度(25)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