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8.(此章主信兰)——RPS慎入

.8.(此章主信兰)

俺旅定在上海之后,座间就做了不少功课,向中国友人征求意见,还有询问去过的朋友。奥村把配乐交过来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地问要不要写首上海相关的主题曲什么的(被他委婉地拒绝了)。

平日的城隍庙人流量并没有特别可怕,恰好丰富了热闹的画面。休闲装扮的信长和兰丸走在人群中,一边感叹着这种氛围,一边时不时会被各种有特色的店子吸引。尤其令人惊叹的是那家星巴克,虽然顶着一串英文名牌,但毫无违合地融入了周围的老街旧庙里,不仔细看都找不到它。

大段的介绍台词交给了兰丸,谁让他是尽职的属下呢,而信长大人只要负责吃和逛,还有欣赏他最爱的小姓就好,甚至有时候看得入迷忘记接下一句,配合着兰丸泛红的脸,也让人觉得情有可原。

例如现在他们坐在一家店子里,点了大名鼎鼎的小笼包,信长撑着手看着他小心翼翼咬下一口,有点被烫到,但更多是被味道征服而微微眯起眼睛笑起来。他对着刚拍完特写转过来的镜头“很可爱对吧?我家兰丸就是超可爱啊“这样得意的炫耀着。

兰丸不好意思地摸摸发尾,注意到他完全没有吃,“诶?信长大人不喜欢这个吗?”

“嗯,不喜欢。”信长点点头,在兰丸急得站起来说“是属下的错,没有注意到您的口味”时,将碗里咬剩下的小半个夹了起来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回答,“这个好吃。”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是你亲手喂的话就更好吃了。”

兰丸看了眼周围,迟疑了下,拿起来送到他嘴边。信长看着他,一点点咬着吃完,末了握住他的手,兰丸软软地喊了声“信长大人……”,作势抽开却被抓得紧紧的,两人的头越挨越近。

摄像移动镜头,比了个OK的手势。两人分开来,距离立马被拉开。化妆助理上前补妆和整理造型,为待会的同期摄影做准备。座间坐到摄像师边上问怎么样,“之前你说今天随便拍,我还以为会很无聊,没想到……”摄像一脸感叹的回答。

“吉田正在徐家汇逛,说有件衣服很适合你,两个色。”村井将手机递给铃木看,趁没轮到补唇妆又吃了两个包子。微信是昨天小周建议下的,说用法用line差不多,国际友人都喜欢。但这个人line都不用,微信更别指望了。吉田发来了图片,是件衬衫,细节设计得很特别,铃木看了眼,目光停留了会。村井了解,拿过手机点语音发给吉田,“你帮忙都给买回来吧,他很喜欢。”

“我蓝色已经有好几件了……”铃木皱着眉头,村井笑着看他,“可是蓝色最衬你呀”。

座间回看着刚才的部分,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他们俩的演技和对角色的把握都不用担心,俺旅又是主打自由发挥,我还越主代庖做什么……”一边看一边点头,“看来还是有突击练习,协调多了。”

“何止协调,我都要抗议放过单身了,感觉自己在拍爱情片似的。”摄像师抖了抖一路的鸡皮疙瘩。座间笑着打趣说“你之前不是说想要试水感情片吗,这次拍完说不定就有灵感了”。

绿波廊九曲桥也一并拍了,古香古色的一天逛完,小周来接他们的时候问想吃什么,村井举手说天津饭,还有杏仁豆腐。“之前在中华料理店吃过一回,这次想试试当地正宗的。”对着他充满期待的脸,小周很不好意思地回答,“抱歉,天津饭其实是只有日本才有的中华料理……”

“诶?”连铃木也有点意外,“只有日本才有的意思是指……”

“大概是并不是中国菜,如果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日本料理店。”小周补充一句,“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那个做法和蛋包饭很像,完全是日本的风格呀。”

“可能是我太久没吃蛋包饭,都忘记它的味道了吧。”村井看一眼旁边的人。上车的时候他故意磨蹭了下,得以和走最后的某人坐在同一排。虽然大部分时候铃木都别过脸看着车窗外,被座位挡住,旁人不注意的地方,久违的温度和力道笼罩住了手背,被他牢牢握住不放。

夜色初沉,窗外车水马龙,走没多远一个急刹,努力坐正的铃木被带得身体一歪倒在旁边人怀里。小周一边道歉一边从后视镜看到这幕,心里闪过无数道弹幕。

”车开得离前面是不是太近了……”座间心疼地捡起摔落的手机,幸好车里垫了地垫没有磕着。

“没办法,不近点旁边的人会插过来的。”小周也很无奈,抽空再看眼后视镜,两人已经分开坐好了。

“吉田说朋友介绍了一个酒吧,气氛很好,问我们要不要去?”村井拿手机晃了晃。他们的行程安排了三天,目前已经过去大半,而且拍得很顺利,明天的任务并不重,座间想了想就答应了,但是要求浅尝即止,绝对不能喝醉。

小周看了眼地址,虽然是很堵的路线,但他们已经堵完一半就无所谓了。面对铃木小声地说“我不会喝酒”,村井回答“没关系你可以喝果汁”,小周在前面补了一句,“现在的西瓜汁很不错哦。”

于是到了现场的景象就是其它人喝着酒,铃木面前一杯鲜榨西瓜汁,他看着那大杯愣了半天,“是真的西瓜做的?用来喝的?”凑下去喝了一口水,满满是新鲜西瓜的味道,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这个人啊,其实真挺容易满足的。很多时候他都不会拒绝你的提议,也很有勇气做各种尝试,就像水晶一般,晶莹剔透。村井着迷的看着他,怎么都看不够。

吉田碰了他一下,“别喝太多啊,虽然这边的啤酒比日本的淡,但是你酒量太浅了。”

是挺浅的,现在仿佛就已经醉了。



评论
热度(20)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