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知》.2. ——RPS慎入

.2.

“确认只需要支付基本的赡养费和抚养费,没有其它任何要求对吗?”听着电话那边的回答,村井紧崩的肩膀逐渐缓和下来,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颤抖,轻轻地吁了口气。他缓缓倒向沙发靠背,手掌捂在眼睛上,有什么似乎要涌出来,但经年的忍耐却将它牢牢地逼了回去。

检查完房屋状况的房东走过来,看到他这个样子,联想到知道的消息,一时也有些唏嘘。村井听到声响回过神站起身来,“辛苦您了,突然中止租约真的非常抱歉。”

“没有没有,村井君你这也是……而且有按合同给齐了违约金。”房东环顾一周,客厅是变化最大的,只留下当初搬进来时基本的家具,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东西,“这个……应该是夫……啊,绘梨桑留下的,你看……”他本意给这个工作回来就面对家被搬空妻儿都离开的男人一点回忆,但出乎意料的是,村井看到他手掌上的戒指,皱着眉头露出了绝对不属于留恋的表情。

“这个啊……就麻烦您帮忙扔掉吧。”村井躬身行了个礼,“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他拿起旁边收拾好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屋子。

曾经在人看来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转眼间就只剩下空空落落的景像,如果不是都亲眼所见,房东都不敢相信,看向手中孤零零的戒指,他恍然想起件事,好像村井君手上这些年一直是空的……?


阳光从飘起的窗帘间隙中洒到床边,斜斜盖着大半部分都垂地的毯子上映出几条暖暖的光,广濑翻了个身,将坐在床边穿衣服的人抱个满怀,铃木含着笑意问“怎么了”,广濑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含糊地回答“想撒娇”,说着“这可怎么办呀”转过身来的人,手撑在他脑袋边,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广濑暗叫声糟糕,这个人哦,明明外表好像很无害,但一旦主动起来,就完全不是佛系画风。在自己被亲得意乱情迷神智不清前,他投降地叫了停,“我,我待会有工作……”动作停了下来,铃木笑着直起身,还把他也拉了起来,“那你也该起床了。”

看着继续整理衣装的人,广濑有一瞬间的失落,那个人总是能考虑得特别周详,分清轻重,让人处着格外舒服。但是这种完美,在日复一日的相处时,时不时的会让人产生一种缺少什么的疑惑。是自己想太多?也许是……他不确定,曾想去询问身边的人,但能问的人都对于他所说的回以“你是在秀恩爱吗”的答复。唔……明明不是啊……

那边铃木已经穿好,回头看到广濑依然坐着发呆,不由得无奈地摇头,他凑过去,“智纪?”

广濑抬头看他,“hiro……”在看到对方眼睛的时候,那些无来由的情绪都说不出口,他选择问了另一个一直在意的,“你的吻技为什么这么好?”

铃木被他问得一愣,然后眨着眼睛笑了出来,“你这是在夸我吗?”

广濑“诶?”了声,看着那人越笑越开的样子,脑子突然打了结,小声说“算是吧……”嘴再次凑了上来,薄薄的嘴唇其实是软的,无关情欲的轻轻触碰着。他忍不住伸出手抱紧这个人,“这几天我会打很多电话……你都要接哦。” 听到肯定的答复,他还不怎么放心,又加上一句,“一定要接哦。”

铃木摸着他的头,“需要发誓吗?” 

广濑点头,“要!”他补上一刀,“你在电话这个问题上实在太没有信用啦。”


飞机上响起要求关闭电子设备的广播,铃木和那头的广濑通完日本国内的最后一通电话,左边座位的座间和前排的吉田正好交流到某个点,座间侧过头看他,“果然叫你留长一点头发是对的。”

铃木歪着头,“?”

“我就说不用担心对吧,别说全新造型的兰丸,就是那个16岁的,你说句开始,他也能分分钟给你演出来。”吉田扭过头来说,末了对铃木补了一句,“这几天好好敷面膜啊。”

铃木乖巧地点头,又听他对这排靠窗位的另个人叮嘱了同样的话,隔了个座位听不真切回复,似乎是有些不服气的呛声,只是好友间的调侃吧。不知道说到什么,吉田不服气地将战火烧了回来,说座间你还是换人吧,趁着飞机还没落地,可以联系投票的第二名替补上位。

铃木忍不住抗议了一下,“35岁还要穿AKR那套制服太羞耻了……还是别吧……”

“我附议。”说话的是那边的村井。

座间凉凉地补了一句,”信兰联手,你就歇歇吧。”吉田翻了个白眼,“投降投降”径自转回身去了。

铃木低下头,这种久违的氛围,和同样的人经历,却完全是不同的心情了。有个词叫“物是人非”,或者再贴切不过。座间有提过,相较于他这边的一口应承,三木却花了好多功夫来说服村井,一度企划因此搁浅乃至似乎会流产。

作为tvk电视台的名番组,即使经过了这么多年,战国锅依然号召力不减,复活的第一步,座间慎之又慎。选择跟同电视台的俺旅合作,除了影响力叠加,更多的就是考虑到了村井在其中的重合度。而之后的公开投票更加印证了这点。“最想再看到的战国锅组合”,第一名信兰,第二名AKR。

如果村井不同意,根据没办法继续吧。知道这个消息,铃木也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不是很深刻,也不是毫无感觉,“果然”之类。毕竟当年自己就是被这样丢下的啊。

他发了会呆,再回过神的时候,听到座间似乎是提到自己的名字,以为错过什么,他提出了询问。

“啊?没有……哦,刚才啊,刚才我们在说村井的儿子应该要上小学了,不知道被他妈妈带去老家会不会有影响,”座间摸着下巴,“ 好久没见到宏这孩子了啊……”

铃木怔怔的,坐在窗边的那个人并没有说什么,仿佛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巧合。


飞机的降落广播已经响起,日文之后是中文,预告了接下来将在公开投票选出的异国他乡完成三天四晚的拍摄,这个日本人绝对知道的中国城市,东方名都,上海。


(注:宏的日语发音是hiro )


评论(5)
热度(2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