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23

难渊(信蘭rps) 2017.11.23

写文BGM:川嶋あい - 時雨

完结倒计时:3

31

窗外的风景飞速的倒退,村井撑着手望着,富山他去得不多,虽然其实是个比大阪要近的地方。出发的时间是下午,想来到达的时候天色应晚了吧。

近些年的外出,基本上都是因为各种工作,而少数的几次旅行,也是交给同行的亲友安排。他不擅长这些,光是要想怎样去打发时间就头大。但也有例外,他在杂志或者网络,或者听谁说起一个有趣的地方,会不由得想象如果跟那个人一起去会怎样。虽然还是做不出具体的安排,但散漫的度过也没关系吧,就睡醒了就到处走走,看看感兴趣的,如果他找不到,可以看着那个人就好。即使是再无趣的地方,只要是与那人同行,就是最幸福不过了。

他们维持着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可供他回忆咀嚼的也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片段。虽然总被共演者称为佛,但其实那个人的胜负心还蛮重的,即使是玩游戏也不愿意输,认真的盯着眼睛亮晶晶的。而且运气也特别好,被很多人喜欢,连老天也眷顾着,舍不得太折腾努力的他。对角色研究到细枝末节,看台本之外还会看原著,如果可能的话还问咨询过脚本家后看更多相关资料,像海绵一样吸取各种知识。最喜欢看着他靠坐在自己怀里看书的样子,那认真的侧脸总会让人忍不住亲上去,再看着浮出来的红晕心痒难耐,无论被说多少次“别这样”都无法戒掉,更何况红着脸说这个话简直是犯规吧。

村井闭上眼睛,不知道自己要用多少时间来淡忘这些记忆,该怎样做呢,他的心根本无法拒绝,会自己在安静的时候就浮上来。这个人那么好,每根头发都是他喜欢的模样,被满满当当占据的,如果能忘早就忘了,而今尝过、吻过、抱紧过,他已病入膏肓,药石罔效。

今晚据说会是三日月。那弯月色,一定很美吧。


广濑拨拉着新换的手机,把数据导入进入,不太习惯的将一些窗口点开关闭尝试着。等待软件重新下载的时候,他点开了好一阵子没看的LINE。近两个月除了每天的BLOG更新其它SNS他基本都没时间看,有时候更博都是更一半睡着了,醒过来再继续写完。也快走到了,想像不到的,做不到的,终于要交出成果,他的情绪有些雀跃,看着窗口里那些对话纪录飞速翻过,间或回两句。

鸟越单发了条消息他,说想求两张骷髅城的票。“等忙完注意的时候能去的日子的都售空了”配上嚎嚎大哭的表情。广濑说了好,顺口问了句“你是帮村井要的吗?”

鸟越回了三个问号,广濑解释说前两天在便利店遇到,“他当时还在打印我和hrk君,哦不对,是hrk君的照片,我是附带的,他说他侄女是hrk君的饭,托他打印的”,他信息发出去过了会儿,鸟越回了三长串哈哈哈,“这种谎话也就骗你啦,他家侄女是粉宝冢的,怎么可能是妈妈的饭”补充了说明。

广濑想起那天看到那人的表情,“啊”的轻呼一声。

在前方收拾东西铃木侧身望过来,广濑看着他一如既往平静的脸,感叹道:“不愧是hrk君啊……”

铃木疑惑地看向他,拿出一罐咖啡打开来,“怎么了?”

广濑满脸佩服地说,“连村井君都是你的饭啊!”

一口咖啡喷出来,差点没喷他一身。


评论(7)
热度(3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