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19

难渊(信蘭rps) 2017.11.19

写文BGM:HAPPY BIRTHDAY - 君だったら

27

走出新干线,村井被东京晚上的冷空气冻得一抖,将衣服拉紧些,“不知道他今天稽古完了没有”想了想,告诉回来的邮件发了很久了一直没有回复,大概在忙没有看到吧。

经过便利店的时候稍微考虑了下是买便当还是菜,但是想到那人这两天估计都是便当,最后还是买了肉和蔬菜。他会做一些菜,听说过那人喜欢的几道是做得最好的。学的时候没怀什么目的,就“这个是那人喜欢的啊”,会不由的多做,也想象着他如果亲口尝的样子。母亲曾经劝他找女朋友,就说“希望女孩子能好好照顾你,给你做饭打理你的生活”之类的,事实证明,谁来做这些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如果是喜欢的,即使是自己来照顾他,也会很高兴很幸福。在这方面他没什么太大的天份,会的也都靠练的多,“也许以后会进步吧”,他还是抱着希望的,日日前进不是吗。

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呢?现在的自己和十年前的想的是不一样的。

十年前,他以为喜欢是就是想要对方,和对方在一起,紧紧地抓着不放。眼里心里都是那个人,希望那个人也同样是。所以知道实现不了的时候,真的非常痛苦,心脏被揪起来拧成一团也比不上,数九寒冬跳进冰水里也比不上,痛苦得下一刻死掉都没关系。

初恋就是这么傻乎乎的,又特别竭尽全力,根本没有余裕想太多。

而现在的他,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喜欢只是荷尔蒙的分泌。那些执着、痛苦,都只是短时间的阵痛。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他还能在下一秒将心埋好,笑着走上舞台。

他端起盛好的汤,闻了闻,好像还缺点什么,左右看了看,他拿起胡椒粉的瓶子。

“我已经吃过了。”刚回来的人,站在门口说。

他的手一抖,洒了好大一片。他怔了怔,放下来,“啊……看来我只能自己喝了。”

铃木垂下视线,与他错身而过,“抱歉……我今天有点累。”

村井还没来得及挂好笑脸,就听那人说,“你今天可以先回去吗?”

深色的胡椒粉飘在白色的汤上面,他闭上眼睛,数了两秒再睁开,“好。”案台上有完成的两个菜,他本来想说一句,话到嘴边变成“这些……如果不想吃就倒了吧。”

从进门到离开过了一个多小时,与那人见了一面,喝了半杯水。他拉着行李箱,坐着电梯下楼,看着墙壁上自己的影子,慢慢低下了头,“真短啊……”

剩下一个人的房间里,铃木走到桌边,碗里冒着香味和热气,每一道都是他喜欢的。他拿起勺子喝一口汤,没有搅散的胡椒冲进嗓子里,忍不住咳了出来。他抬起手背掩住眼,有什么滴掉下来。


评论(3)
热度(19)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