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15

难渊(信蘭rps) 2017.11.15

23

宫野给便当拍完照片,看了看很是满意,“今天就用这张吧。”广濑用台本盖住脸哀嚎“昨晚没睡好脸色好差不想拍啊”,铃木看着两个日更党,问说怎么能一直坚持呢。

宫野的回答是“因为我也每天有话想对饭说呀”,广濑略一沉思,“大概是因为被期待吧”,他单手撑着脸,露出浅浅的笑,“一定有人,每天都在等着吧,想知道我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所以……怎样都舍不得断掉。而且有时候自己翻一翻,也会觉得很有趣呀。”

能坚持一件事一直做下去,铃木对这样的人都是敬佩的,自己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毅力。唯一做下来的,也就是演舞台吧。可是这个过程在他的记忆里,就是一部接一部地演下去,从一个剧场走出来,进入下一个稽古场,如此往复。而其它的事情,他习惯性是交给事务所,有什么工作被通知就去做。中间也有遇见“这个好难啊”的状况,但又会觉得“很有趣”“试试看吧”,等再回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手机显示消息提醒,是最近才设的。LINE的号他有,但从来不用来联系别人,大家也都知道他根本不用,也不会通过这个找他。会有提醒来就只有那个了。他划开来,看着那人简短的更新,浅浅的笑了,小声说着“确实是越来越冷了呢”,从包里翻出耳机插上再去点视频。看完了今日的,又再看了前几日的,每个都很短,重放也没多久。

宫野戳了戳广濑,“天哪……SUKI现在的表情……”

广濑看着,叹了口气,“真嫉妒。”


村井给母亲削好苹果切成块放在碟子里,“如果有事就去忙吧,你爸爸晚点会过来,我一个人待一会也没关系。”虽然母亲这样说了,可是他还是坚持留了下来,越长大越少回家,不知不觉父母都已经上了年纪,接到电话说因为变冷身体不适来医院,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缺席了很久。“再过两天就要去大阪演出了,您就让我陪陪你吧。”妈妈笑了,拉着他的手点点头。

“良大其实一直有喜欢的人对吧?”

村井抬起头,妈妈看着窗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你一直很懂事,有自己的想法,不怎么爱说。连有喜欢的人,也一直放在心里,谁也没有说过是吗?”

很小心藏着的,突然被触碰,村井抿紧嘴,低下头。

妈妈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良大很喜欢他吗?”

村井小声回答:“……喜欢……”

“那……加油哦。”妈妈擦着他涌出来的眼泪,“因为真的很喜欢对吧?”

村井用力的点头,被母亲抱在怀里,“所以就努力吧……有喜欢的人本身就是很幸运的事情呢。”

被这样安慰着,他突然像回归到孩童的时期,被支持被鼓励,被注入了勇气。虽然被母亲眨着眼睛问“是不是你昨晚盯着看的杂志上的那个呢?”吓了一跳……因为是回家取快递的时候接的父亲电话,顺手就带了过来。蓝色的围巾和红色的伞,把那个人拍得特别叫人移不开视线,他根本没注意到母亲是否睡着。

父亲晚上带着吃的过来,是两人份,他打开和母亲两人吃,村井问“我的呢”,父亲丢了一句“回你自己家吃去”,母亲柔声说,“我已经没关系了,你回去吧。”她笑着,像是洞明一切。


铃木发完一条推特,想了想又补了一条。没有附图是因为在电车上实在不方便拍照,小声说了句“对不起哦”。其实他也知道,说是演员不是爱豆,但从默默无闻到被人喜欢,本质并没有什么区别。而喜欢大概都类似,能得到温柔对待的幸福感也是的吧。

这样的心情,推开门看到那个身影时,突然间就懂了。

“啊……”村井回过头,微笑的脸在接住撞进怀里的人时变得无比温暖,“お帰り”。


评论(5)
热度(25)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