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11

上一章写错了日期,应该是10号的,今天才是11号的

难渊(信蘭rps) 2017.11.11

19

今天是POCKY日呢。听到广濑提了一句,还拿出来的路上买的几盒,稽古场的大家围了过来,你拿几根我拿几根,MAMO笑嘻嘻地说“哎我也就是老了要年轻那会肯定要拉着你们玩那个的”,木村大笑说饶了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吧,羽野桑眨着眼睛说要不然今天排练的天魔王喂兰丸就用POCKY吧,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起哄式的响应,于是就变成了铃木说完台词从杯子里叼出一根POCKY,对着广濑压下头。广濑本来是想忍住不笑的,可是铃木完全不受影响的演技,和那根POCKY实在太不搭了,他抓着人衣服笑得缩成一团。MAMO说兰丸你这不行哪快来接受一下爱的教育,也衔了一根逼近广濑,木村不甘落后抓了一把跟在后面嘿嘿嘿笑,松岡是腼腆的,他拿着两盒小声问MO困你更喜欢什么口味呀。

其乐融融的场面淡化了稽古场稍许的冷清,大型舞台装置已经撤走,这两天STAFF和小道具也减少到最低的配置,过了今天,他们在稽古场的排练就结束了。回想这将近两个月以来的经历,每个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心得。就像昨晚齐心宣誓的那样,走到这一步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这一群人被召集过来的,都只需要想一件事,怎么完成一部好舞台,带给观众怎样的故事。

结束回家的时候广濑塞了一盒没开封的给铃木,谢谢他没有趁火打劫之恩,铃木心想我倒是想呀你们挤成一团我加塞不进去呀,然后一脸微笑地说没什么地接了过去。


“好了下一个是谁呢~酒瓶转到哪里呢~哦呀呀~~~哇!”寿里哈哈大笑,“中乐透了!居然是hiroki~常年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脸上还挂着之前因为惩罚被画的涂鸦,此刻的他觉得自己俨然就是国王般嗨得话都要说不清了。

石井乐颠颠地从点唱机那边蹦过来,“什么什么,你居然让hiroki落马了?!这么好的机会,兄弟们快一起来商量一下!”

几乎是墙倒众人推一般的架势,铃木眼睁睁着看几乎所有的朋友一齐聚拢过来商量怎样放大招对付自己,一时之间对传说中的好人缘产生了怀疑,时不时人群里还传出“哎呀那个不够刺激听我的”这种令人心惊肉跳的话。他扯了扯最近的那个,植田回头对他笑得一脸可爱,“妈妈放心动手的不是我们。”

嗯?他扫了一圈,发现确实有个人不在……

打完电话推门进来的村井,迎接他的是众人“快感谢我们吧”的笑,和捂着脸明显是想逃逃不掉被推过来的铃木。他倒退一步,抓着门把的手立刻被按住了,“逃什么呀信长大人”石井将人拽进来,直接将门堵上了,“来玩个小游戏再走呗”。

井深体贴地打开盒子,拿出一根POCKY递给铃木,“愿赌服输哟”。

寿里从后面把着村井的肩膀,“连求婚都当着几万人说过的,这种事怕什么对吧?快帮你们家兰丸把这个惩罚完成了吧。”他凑到村井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村井侧过头,皱起眉对他微摇了摇,寿里拍拍他的肩膀,却没有退开。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铃木,手下一紧,将那根POCKY直接捏断了。

井深眼疾手快地换上一根,“自己断的可不算啊。”

或坐或站围观着的朋友们,他们怀着怎样的心思定下的这个惩罚,铃木或未可知,但是眼前这个人是被迫配合的心情,他已经接受到了。他慢慢拿起来,脸上挂起歉意的笑,“良大君,对不起了。”他咬着那根POCKY,走近两步。村井看了他一眼,也上前一步,将另一头咬住。

十几厘米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得到。

光咬着不动可不行哦。井深在旁边提醒着。铃木看着前方的人,那人也看着他,眼神很平静,而这种平静的对视,却让他心跳莫名加速。为什么……这个人为什么会越来越看不懂?难道说,记得以前的事,还带着一些介意的,只有自己吗?

铃木垂下双眸,轻轻咬下。慢慢距离缩短,5厘米,3厘米,1厘米……铃木停住了,村井也停下来。因为两个人站很近,为了保持平衡,他上身微微前倾着,停下来略有些不稳,他咬住的力道微松了一下。村井飞快咬住那点,他感觉唇上一触即走,而那人已经退回到几步远。四周是朋友们的欢呼,那个人被不知道谁圈着脖子笑,再没望向他一眼。


铃木陡然惊醒,发现浴缸里水已经微凉,过于疲劳而睡着就算了,可是为什么会梦到以前呢……

他将额头的湿发往后捋,苦笑着,水滴从脸上滑落下去。



评论(1)
热度(18)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