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9

难渊(信蘭rps) 2017.11.9

17

休演的这天村井打算去看望一下父母。母亲有些意外,她本来正在镜子前试穿新外套,手包也收拾好了一副要出门的样子,看到他回来特别高兴,立即打电话和小姐妹改约别的时间。即使他再三说没关系您去玩吧,她依然摇头说我儿子难得回来谁还要和她们玩啊。村井感到很是惭愧,他应该多回来几次,反正父亲已经不叫嚣打断他的腿也懒得管他的“交友状况”了。这在几年前还是难以想象的。


四年前,某天姐姐哥哥两家过来,玩了一天,父母亲依依不舍的送孩子们离开后,母亲叨念了一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结婚生子的话。也就是随口的感叹,他就算像往常一样应付两句也搪塞了,可他偏偏不知道哪根筋抽直接说了。父亲的茶杯砸在他眉骨上血直接就流出来,吓得母亲不知道怎么办的直哭。一直只是个不打眼的普通孩子,甚至有些迟钝木讷,怎么看都不至于有这样出格的喜好,父亲理所当然的把错误归结到他演员的工作上,再联想起这两年在电视上看到的,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因为那个唱歌跳舞的节目?你和个穿蓝衣服的男的,搂搂抱抱——”

他跪下来,为自己前面的倔强写下句号,即使被砸破头也没有服软,却在听到家人提那个人的时候选择妥协,“不是他,谁也不是,我就是这样的人,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他被直接轰了出去,额头上母亲悄悄塞给他手帕捂着嘱咐他找医生处理一下,末了叹了口气在他肩窝锤了一记,“你这孩子……”转身的时候直抹泪。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月亮不知道在哪里,他用手帕捂着一边眼眉,慢慢走着路灯昏暗的路上,四面八方好像都是黑漆漆的。


那是13年的事吧,因为没过两天,就是连彩排都没得,只递给他衣服和薄薄一页纸的流程梗概,“反正主角是参与的观众你们只是摆设”的战国锅DVD宣番歌喉自慢。时隔五个月与那人相见,眉骨上被粉底盖住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可是他穿着那身代表自己可以“官方盖章可以对之为所欲为”的兰丸服装走过来时,之前的种种困惑徘徊通通抛到九霄云外了。

怀着“也许将来会喜欢上别人,但是过去的这些年喜欢的是这个人,真是太好了”的心情,毫不勉强自然而然的,他竟并没有再喜欢上谁,而对于这个结果,现在的他想来也是想扶额叹息的,眉毛那里缺了一块再没长全,而心里缺的那块,也再未填满。


晚饭的时候父亲问下他的近况,得知虽然还是单身但还是没想法找女朋友,冷冷的哼了一声被母亲看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电视上放着热热闹闹的国民娱乐节目,将近尾声已经在播下期预告。他端着碗停在那里,母亲奇怪的看眼屏幕,穿白黑色宣番T恤的艺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她的眼睛自生过病之后,就一直不太好。但是恰恰的,某个笑眯眯的人的一下子就在人群中被看到了。她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自己生养大的孩子,此时此刻脸上的神情,已经无需再说。


评论(2)
热度(18)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