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8

难渊(信蘭rps) 2017.11.8

16

大概是7年前的事了,2010年10月,因为BLOG换过好几次只能靠回忆,铃木依稀记得大概是Vitamin公演千秋之后,真魔界転生稽古开始前的那几天里。和现在前脚出剧场后脚就进稽古场的紧张行程相比,当时还会有几天作为“中场休息”。本来只想在家待着,刚公演完的中村说哎呀我听说哪哪有个好吃的店我带你去吃呀,把他哄出了门拎到池袋,带进sunshine剧场里说吃之前先看个剧开开胃。“听说很搞笑”中村这么说着,递了张钢铁番长的DM页过来,“你先看着,我去和朋友打个招呼”。见惯了他四海之至皆兄弟的日常,铃木点点头。


他们坐的不是关系席,位置算中间偏左,离两边的通路差不多远。过了一会,从另一侧进入邻席的观众,坐下时似乎倒抽了口气。铃木侧头看去,微微瞪大眼睛,“啊,良大君……”

“没想到……这么巧。”村井也是很意外的样子,认识的人分别买票能买得相邻,这样的机率也是难得了。这时他旁边的一个女性探过身,“朋友吗?”他小声回答“是演戏认识的朋友”。女生长得温婉柔和,微笑着和铃头点头示意。

“这是家姐。”村井说了一句,看了下他旁边,“一个人……?”

铃木摇摇头,“和朋友,他有点事,待会回来。”

村井点点头,两人间一时有些沉默。铃木觉得有些不适应,感觉一阵子没见他,整个人都不太一样。那种明显的少年的热闹和冒失好像都褪去了。风魔的时候,村井和他对手戏很多,丽罗后加的戏份基本上都是围着小次郎转,村井天天hiro长hiro短,动不动就抱上来,跟个大型犬似的。他没有弟弟,觉得如果有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吧。直到……

中村回来打断了他的思绪,看到村井他也吃了一惊,”太有缘了吧,待会一起吃饭吧“。村井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不起啊,待会可能……”他小声作着口型解释“要陪姐姐去SHOPPING",中村了然,”没事没事,下次再一起吧。“

剧目开演了,果然没有辜负中村的预告,一个个的笑点几乎让剧场里的笑声就没有停过。来自大阪的铃木,也很久没有体会这种不需要思考什么纯粹的欢乐的剧了,各种梗穿插其中,胡闹得超乎想象。身旁的姐弟组看得也是尽兴,让他更感概的是,没有再感受到村井的视线。


嗯……怎么说呢,他曾经被村井”差点“告白过。拜长相所赐,他早就有过听男生说喜欢你的经验,而村井那时的眼神,实在是过于坦诚。那么一个孩子,如果说喜欢,他要怎么办啊。这种预感愁得他几个晚上没睡着。直接拒绝好像不太好,但答应……又怎么可能呢?他才多大啊,20岁都不到。

后来想的招,是问人借了一张女生的照片,说介绍给他当女朋友。天晓得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因为觉得当面说不好,还是通过邮件。收到“不用了,谢谢你。”这样的回信,不再有靠近的行为,交流也能避免就避免,他就知道对方是懂了。只是松口气的同时,心底却升起一点点隐隐的涩意。

后来他参演DCD,不多的戏份里还有跟村井所饰演的小野寺的。那个时候的村井虽然在避开他,但还会悄悄的在角落里看他的戏,还有努力不被他发现的注视他。“别看了啊”与其说生气,不如说是内疚,就他并不觉得对方的喜欢有错,相比之下无法回应的自己,才是过分的那个。


剧演完之后,在等后面的观众先退场的空档,铃木小声问村井,“不久前事务所说接到了TVK那边的offer,那个企划……是你之前在做的那个吗?”村井点点头,“你在电视上看过吗?”

“看过一点。”铃木笑了一下,“这是不是说,又要合作了?”

村井刚要说什么,旁边的姐姐小声提醒“可以走了哦”,他不好意思地回答,“嗯,下次说。这个应该是年底的事了。”

铃木站起身来,看他跟着姐姐入另一侧的通路走,而他则跟着中村的背后往左侧通路走。那个人没再回头,很快走出了他的视线。

因为企划内容而生出的异样感觉,此刻一点点沉下去。那个人,长大了,也走了。



(只有这才是 2017.11.8)

村井闪避着佐藤尼的手,笑得停不下来,“说了是假发别乱摸啦”。

佐藤尼也是好奇,确定暂时不能得手就放弃了,“剧蛮有趣的,就是你会在11月接个剧吓到我了,往年这个时候你不是在冬眠吗?”

“因为突然发现,有些人已经越跑越远了啊。”村井看着墙上的日程表,大千秋,11月25日。那人的初日啊。



评论(5)
热度(1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