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7

难渊(信蘭rps) 2017.11.7

15

今天的小视频特别短,不知道饭看到会不会有点意外呢……边摘下假发边想,村井感觉肩上一沉,镜子里看到的树里桑,他乖觉的“お母さん”拉开旁边的椅子。树里桑开始夸他今天唱的特别开,他回答可能是昨晚下一个音乐剧歌稽古练开了。树里桑点点头,好像是没话了,却没有走。

村井也不催,静静的等着。他脸上挂着笑,还没有卸掉舞台妆,看上去特别正直率真坦坦荡荡。

树里桑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指着桌上摆的小人偶说明天就人不入镜它们上吧。村井愣了一下,垂下眼,小声问,“很明显吗?”

“不,但是,”树里桑抱着手看他,“我不喜欢看到这样的,饭也不会喜欢。”

村井低着头说“对不起”,被她拍了两下。

手机响了提示音,是推特上经常po那个人相关资讯的饭更新了。那个饭简介里写了那个人和自己两个名字,说是信兰推。会转他们两个人的几乎所有讯息,又全又快,快到有几次他看到它转的才发现某个官网发通稿了……那个时候真是汗颜啊。

被这样努力的应援着,真的让人充满动力啊。

他也想过,如果让自己不看不理,是不是就会淡了念想。可是看着这些饭,他却意识到,喜欢这件事并没有什么错啊,喜欢着看着能让心变得欢喜,世界上有这个人就已经很好很好。即使不能靠近了不能在一起,也并没有什么人去禁止你单方面的喜欢,甚至只要你愿意它可以想要多久就多久。

不喜欢会痛苦,喜欢的话还有快乐,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而证据就是当他点开链接看到ins上某人抱着小熊猫笑的眼都眯起来的照片,露出的笑容温柔得不远处瞟到的树里桑搓了搓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小熊猫脖子上还系着带着杂志logo的蓝色蝴蝶结呢。他戳了戳手机上的人,这样的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再遇到啊,每根头发丝都透着可爱。如果一起的时间能再多一点就好了,之前的就是各自公演的空隙,实在太少了,都没能好好的看够啊。

将杂志下了订单,还把中午开始预定的骷髅城season月的台本定了,翻完粉的推确定自己没有漏对方任何消息,才发现压在底下的昨天99的官网更新了CM。staff看到会处理吧……犹豫一秒,他将手机关了继续卸妆。


广濑看完上弦组的通排,打电话和铃木说我好害怕啊啊啊怎么办啊我们赶快练起来吧之类的念了好一通,发现铃木那有些喘好像在做运动。铃木解释说在跑步,以前也经常跑,但是演出太忙的话就没办法,今天正好休息就稍微跑一下。广濑服气的说终于知道你体力达人是怎么练成的了。

铃木挂了电话,一只长毛的大狗还在围着他转,他蹲下来问“你的主人呢?”大狗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原来这么大的目标也会跑丢啊。铃木感叹着,总归这附近都是住宅区,大狗估计很快能找到主人,他继续往前跑,没跑几步无奈的停下来,大狗也停下来,与他大眼瞪小眼。

他看了看,脖子上项圈好好的,再瞅着天色也跑不了太远了。他索性停下来,走到旁边的小公园里,找了个秋千坐下,有一下没一下的。大狗跟着他走,看他坐着了也在旁边趴下来。

这样的安静,于他是经常的事。只在最近一年,少许的闲暇会被早早的预定。有时候做那样的事,有时候只是聊聊天,他们不太方便一起出去,但也不觉得待在家无聊。现在想来,其实也没多少次,两个人都忙。

如果,能多一点时间相处,互相了解再多一点,对方是不是会对他更在意一点……?他握了握秋千的绳,对自己说已经结束了没有什么如果。

他低头看到闭着眼睛的大狗,“你不去找你的主人没关系吗?他一定很想你啊。”

大狗的尾巴晃了两下,并没有动弹。

“虽然你没看到他,但是他肯定在找你哦。”他蹲下来,摸着大狗的头,“你有想他吗?”

大狗眯着眼睛被他摸着,尾巴大幅的摇了两下。

“我也……”

“candycandy”这样呼唤着的主人终于出现,是个女生,一边说抱歉一边抱着狗如释重负的样子,给大狗套上绳子牵着走了。

大狗回头看了他一次,他挥了挥手,小声说“またね”。

评论(2)
热度(21)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