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兰rps】默契

……………………

はな✿:

《默契》

*CP:信兰rps

*生腐向/rps内容,食用请慎重。

生腐向/rps内容,食用请慎重。

生腐向/rps内容,食用请慎重。

*一切与真人无关,他们并不属于我。

*BGM:《默契》- 伦桑

 

>>>

 

铃木是在离开会场前被植田喊住的。

对方还穿着五大老的服装,妆也没来得及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于是他耐心地转回身,笑着问怎么了。

“今天,谢谢。”

“你已经道过谢了。”铃木往回走了几步,拉了拉肩上的包,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吞吞吐吐不大符合植田一贯的风格,铃木既然点破了,他也不打算继续遮遮掩掩。

“今天……没事吧?”植田道,“战国锅,信兰,还有……那个人。”

铃木稍稍抬了抬眉,但很快又趋于平和。

“没事。”他浅浅笑着,“难得能聊那么多,挺高兴的。”

植田缓缓点点头,露出个笑容:“啊,那就好。”

“你赶紧回去收拾吧,也辛苦了。”铃木抬手挥了挥,“我先走了。”

“路上当心。”

铃木抿嘴笑笑,很快转过身,推开后门走了出去。

 

活动已经散场有了一会儿,车站站台上没什么人。离电车进站还有一会儿,铃木难得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算消磨一会儿时间。

未开机的手机屏幕一片黑暗,倒映出低着头的铃木。

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

手机在手里震了震,LOGO随着亮了的屏幕闪现出来,微笑的倒影也随之消散了。

铃木觉得屏幕的光源有些刺眼,不等它跳转就按了锁屏键,将其塞进了口袋。与此同时,他从包里掏出了一副口罩,低头戴上了。

 

电车摇摇晃晃,铃木坐在位置上插着耳机听歌。

没太注意歌词在唱什么,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刚才活动时的细碎画面。当他在后台看着跳舞的植田和井深时,真有些时光倒流的错觉。记忆明明还很鲜明,但仔细一算,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所以铃木才不喜欢回顾和总结。

忙碌的时候不顾一切往前跑,偶尔慢下脚步转过身,直面被自己丢下和错失的一切,那感觉太不好受了。

但这并非意味着铃木会在今天感到不高兴。

能够作为惊喜嘉宾出席植田出道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能够和共演这么多年的老朋友回顾过去,铃木意外得觉得高兴。

可当事务所向他提议也搞个出道纪念活动的时候,他却笑着摇摇头回绝了,说辞还是那么万能又敷衍。

“我不太擅长,”他道,“还是算了吧。”

 

那个人也做过出道十周年的企划,挺厚一本特刊,综合了出道以来所有他演过的角色,还有对谈。铃木有一本,大概是植田或者鸟越塞给他的。拿来后犹豫了半天还是没看,最后被他用杂志叠起来,一起塞进了书柜深处。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也就不必再点破了。

 

音乐列表随机切了歌,熟悉的前奏响起来让铃木有些无奈地笑了。

饶了我吧。

他给手机解了锁,那个人的嗓音刚唱出第一句。铃木的指尖顿了顿,对方演唱的部分稍纵即逝,他趁着自己的声音出来前,将播放器关掉了。

 

>>>

 

回家前他先去了一趟便利店,买的还是那几样全世界都知道他爱的东西。

店员见怪不怪地收了钱,贴心地没问他买这么多咖啡拿铁是不是要搞二次批发。

其实铃木只是有点懒。

懒得每天都去店里补货,懒得在发现冰箱里没东西可吃之后再出门采购。想要的就趁方便多囤一些在家里,起码在累得半死回家的时候,打开冰箱能得到一些慰藉。

 

回到家,开灯,将饮料一瓶瓶摆进冰箱,留出今晚的一份便当和饮料。

时间还早,铃木想了想还是翻出了战国锅的碟塞进了机子里。他捧着饮料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等着画面跳转。

已经很久没有作为观众来体会开幕的感受,电视里传来现场粉丝的尖叫,熟悉的音乐响起,然后是那个人煽动现场气氛的嗓音。

参演AKR47大概是自己离偶像最近的一次了,铃木笑着抿了口咖啡拿铁,屏幕里的自己恰好也在对着镜头笑,是独属于吉良的自信。

那场舞蹈不简单,还要在舞台两端跑来跑去,他作为feat的成员既不能太抢眼,也不能被淹没,如何把握分寸也曾让他苦恼过一番。

最后是怎么形成现在这个版本的?好像是团队几个人凑在一起讨论了好久,铃木隐隐记得那个人出了挺多力,两个人还拍过后台乐屋的小片段,营造了股溢出屏幕的尴尬氛围。

那时候的很多企划都很有意思,共演者们互相讨论、出主意,本番的时候再根据现场情况临场发挥。那个人就喜欢临场乱来,似乎从不担心铃木会接不住他抛来的梗。

这大约是他们多年共演累积下来的默契。

彼此了解,彼此信任,对对方的演出能力绝对放心。

但也就只是,在“表演”这件事上吧。

 

Live进行到了堺众出场,铃木看着其他几个熟人,轻轻感叹了声。

最初相遇的时候,没想过会在战国锅重逢;在战国锅分别时,也未曾想过今后会在怎样的座组相逢。

人与人的交集真是不可言说。

 

德川15代将军,那人又在其中。

不愧是万能的座长,铃木看着屏幕里自如歌唱的人,将手里空了的饮料瓶搁到了一旁。

啊,要到了。

台上的杜金三人组嬉嬉笑笑地下场,那人就拉着他走上了场。

铃木已经不大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了。有些事看上去应该刻骨铭心记一辈子,但实际上,更多时候只是大脑一片空白而已。

和主持人们插科打诨,忽如其来的拦腰拥抱,以及后来的“结婚宣言”,铃木靠着沙发坐得笔直,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下。

原来自己当时是这样的表情啊,铃木想,演技那么差,也怪不得那人会察觉了。

 

说着“之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的人下台之后便立马松开了两人相握的手,并向铃木道歉:“对不起,我今天……可能有点胡来。”

铃木收回手,笑着摇摇头。

“没关系。”也不知道究竟在说哪一点没关系,“之前不是说,想要做一个非常恩爱的版本吗?所以不算意外。”

“你还记得啊。”他笑了笑,“那就好。”

之后那人似乎还说了什么,前台的幕x JAPAN唱到了高潮部分,铃木在声嘶力竭的歌声里,什么都没听清。

 

>>>

 

对那个人,对那个人的事,铃木似乎说过许多没关系。

台上过分了没关系,拍摄扇了他没关系,敦盛2015换人了,他也说了句没关系。

“没办法的吧。”铃木对一脸惋惜的植田道,“只能说,我演的阿兰还没到无可代替的地步吧。”

演员会想追求“非我不可”的角色,但达成这点也需要各方成全。有时就算自己舍不得,也无可奈何。

他在植田面前表现得洒脱,但心间究竟是何滋味,也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不过那时的铃木,对这种怅然若失的感情并没有真切的实感。因为一个演员总要和一个座组告别,和自己的角色告别,走向新的舞台,拥抱新的角色。

就像,虽然他和那个人在战国锅走到了终点,但在别的座组,总会有新的故事开端。

他们两个人就像并列的铁轨,朝着同一方向延伸了太久,以至于铃木一时忘了,轨道既会平行也会相交,而最终交错而过,就再也见不到了。

可他没法停下来,没法调转方向,只能继续往前跑。

 

 

对于感情,铃木不是个很敏锐的人,但却意外地擅长察觉别人的心情。

正如他花了好几年才察觉并认清自己对那个人的情感。举例对比,假设验证,用最严谨的态度去剖析自己的爱情。

但那个人只需要给他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铃木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答案。

客套的措辞,拘谨的相处,若有若无避开的眼神和动作。

 

他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铃木的情感,且并不打算给予回应。

 

电视上的幕x JAPAN还在嘶吼,铃木在那熟悉的氛围里忽然想通了那人在最后朝他说了句什么。

 

“我在台上说的做的都是为了演出效果,你别往心里去。”

 

>>>

 

铃木将空了的食盒、饮料瓶收拾干净,电视里还在唱最后的《Love Letter》。

他往前走了几步,将书柜门打开,花了点功夫才将那本被自己藏好的刊物从底端抽出来。白封黑字,比起2.5的刊物来说够简洁低调。

对方的大部分角色他都熟悉,有些是共演,有些是去剧场或者电影院看过。画页上有角色当时的剧照和现下同样造型的对比,果然还是有很大变化。就算容貌没有怎样改变,但眼神和神情都不可能再复制如初了。

铃木靠着书架而坐,书页摊在膝盖上,看得很仔细。

看他回忆往事,谈论角色,铃木甚至能勾勒出那人讲话时的语气和表情,而到了一些他特别熟悉的角色,他们俩的想法甚至不谋而合。

铃木看着书页上的文字,不着痕迹地笑了笑。

 

他很快就将刊物翻到了最后,封底上那人的亲笔签名让铃木哑然失笑。

“这到底是哪个家伙塞的……”

他合拢书站起身,又低头看了一眼封面。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都将这本刊物藏在柜底。这是那个人的十年,几乎也是自己的十年。

但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提到他。

这种心知肚明,也是两人绝对的默契。

可哪怕是心知肚明,铃木也固执地不想将所有答案揭开。他总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有着奇怪的执着,但今天,这个时刻,他忽然决定放过自己。

既然这个十年已经成为过去,既然关于他们的回忆已经倾巢而出,既然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那就翻开吧。

铃木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十周年刊普普通通地摆进了自己的书刊中。


“村井君。”


さよなら。

 

 

END



BGM里最戳我的大概还是:


分开是我和你最后的默契
结束这段漫不经心的爱情
总有一些失去 不是用力 说别放弃
就可以继续
从今以后陌生也是种默契
给彼此的眼睛留一个背影

评论
热度(17)
  1. Kimeはな✿ 转载了此文字
    ……………………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