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6

难渊(信蘭rps) 2017.11.6

14

这天被忘记修改的闹钟在上午叫醒了。村井从床上坐起来,按着眉心揉了几下,掀开被子走向卫生间。在镜子看到自己的脸,有一些肿,尤其是眼睛。今天休演,本来有计划去看剧或者电影,但是现在即使去看了也会看不进去。“还是待在家里吧”很快做了决定。

即使是已经成长成熟了,恢复也需要一些时间。对这种事坦然,算是他多年独自一人习惯的模式。冷静下来想想,他也算是中过乐透欢喜过,比起从未得到,虽然更痛苦,但能得到一些与那人更多的记忆可以回想,又何尝不是幸福的呢。

没事的。没事的。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无声的念着这几个字。他还是喜欢着那个人,也尽自己所能按对方希望的样子爱过他了,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再也不会存在“如果我成熟一些他会不会喜欢”或“如果我们再相见他会不会愿意跟我在一起”这样的妄想,都试过,可以对这些都彻底死心了。

他打开冰箱,里面还剩四盒Lattie。很早之前买的,为了知道那人喜欢的口味到底是怎样,断断续续,勉强喝完了大半,好像终于能接受了。他把它们都拿出来,逐一丢进垃圾箱。

他的眼底有些红血丝,表情是平静的,他盯着看了一会,再扶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昨天买的面包,加热料理机泡了一大杯热可可。

温暖的,甜甜的,大口地喝下去,他吞咽着面包片,他坐在床边,四面从昨晚一直摊开着的,那个人的各种各样的照片和杂志,铺满了他所有的视线。他露出被安慰了的笑,你看,他还有很多,对不对?


下弦组的第一次通排,全场走下来,一直以来绷紧的弦终于在窥见全貌时,有了一点缓解,或许是因为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是最令人紧张的。而没等他们松口气,就被告知并不是完全确定的通排,“可能会有一些改动也可能是大动哈哈哈”这样。

铃木一边曲膝做着拉伸动作一边看着广濑生无可恋的跪下了,笑了笑安慰说“应该只是一些细节的别担心”,宫野被压脚压得啊啊叫了两声权当伴奏了。

渡边桑拍了一张说再来一张,“别那么严肃笑一点吧”。

广濑叹了口气,“今天的zuki特别严肃,通排的时候简直是天魔王哦不,是双倍的天魔王附体,我都快要吓得不敢动了。”

宫野说“对呀对呀我也被今天的zuki吓到了”他拍拍胸,“想到接下来4个月都要面前这么凶的天魔王简直绝望啊!”

“知道了知道了,接下来会温柔一点的爱护你们。”铃木牵起嘴角,露出他们习惯的温柔的微笑,渡边眼疾手快地拍了下来,“好!”



评论
热度(13)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