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5

难渊(信蘭rps) 2017.11.5

13

收到崎山的快递,铃木笑着给他去了电话,“谢谢啊,不过,这种不都是当面给吗?”

“你不是说给你一张吗?”崎山回答得理所当然,“我最近都在跑宣传,不用寄的,你收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事实上已经蛮迟了,应该早点给你寄的。”

铃木被这个耿直的小伙伴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新歌也很好听,祝CD大卖呀。”

“……其实我每次音乐一起就会想起站在台边看你表演的时候。”崎山哈哈笑了两声,“承你吉言,STAFF叫我了,再联络啊。”

铃木搁下电话,他看着CD封面,轻轻的感叹“真厉害啊”。比起别人,他对里面的那首月花夜感触要更多。毕竟是一场场公演下来,几乎是最长时间的一场独戏的音乐,把佐吉内心的执着和坚守融入进去,几乎是前奏一响,他就涌起熟悉的情感。

广濑穿好稽古服走过来,“啊……崎山桑的CD啊。刚才刷推特还看到很多宣传,说是歌手出道什么。”

铃木将CD放进包里放好,“大概是我自己太笨拙,对于这种能把几件事都好的人,总会又羡慕又憧憬。”

广濑愣了一下,“笨拙?”

“是呀,无论是唱歌还是跳舞,还是别的方面,很多都不擅长,每次都要花很多时间很多功夫,才能勉强完成要求。舞台以外就更是一无是处了……”

“等等等!”广濑伸出手,“你让我冷静一下,为什么会听到NO.1在自惭形秽,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啊。”他侧着头,“记得你昨天请假是说参加小学同学的结婚二次会吧?所以……你是在昔日朋友身上受到什么刺激吗?”

铃木被他的惊讶逗得笑出来,“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的脑子里已经生成了一部八点档大戏。”

“因为你真的吓到我。我以为我是整个稽古场压力最大的,回去感觉自己掉发都严重了。”碎碎念的广濑让铃木忍不住笑了,“真不是开玩笑,得知今天是全员的排练,我好晚才睡着,”他凑近看了看,“你好像也没睡好的样子,昨天一定有发生什么……”

铃木脸上放松的表情停滞了一秒,他抿了抿唇,低头整理袖口和腰带,“时间差不多了,去训练场吧。”


(昨日)

村井眼睛骤然睁大,而后微微移开视线,他看着桌面的那杯,片刻后问了一句,“hiroki君决定好了吗?”

铃木想过前后种种,包括对方会有的反应,也许……过于平静。他在心底苦笑下,点了点头。

村井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或者他的心已经裂开了。一直知道,这是偷来的,也知道,会要还的。但是他还是宁可做个小偷,宁可时时惶惶,也不舍得触手可及的野望。

而真到了这日,他已经无以为济,用尽力气,他站起身,“那就,按你说的吧。”

几乎是逃跑一般离开,他没有再看一眼那人。他怕自己会嚎嚎大哭,会跪下来求,会像一个要不到糖的小孩似的死缠烂打,而他已经长大了,不是9岁,也不是19岁,是29岁。无论怎样求,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

村井走出店,快步走到街上,有辆出租车停下来,一个女生刚下来,就看看到他怵在那里想进去。她刚想要骂这个人不懂礼貌,看到脸的时候突然愣住了,“你……”她递出一张纸巾,“没关系吧?”

被带着哭腔的低声说了谢谢,女生看着车子开远,原来男生也会有哭得泪流满面的时候吗。



评论(2)
热度(1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