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4

难渊(信蘭rps) 2017.11.4

12

村井低着头撩开门帘走进去,有两三个客人坐在吧台,再往里看一眼,他抿紧唇,克制住自己想转身就走的冲动,慢慢的挪到那人身前,在剩下的那个角落里靠墙的位子坐下。


侧头看着窗外的人没有动,村井顺着他看的方向望过去,有几个闪着亮光的星形霓虹灯。一个亮起来,旁边的就先暗下去,此起彼伏、循环往复。


这个人,真的很喜欢看星星啊。很早就知道,拍风魔电视剧半夜等戏的时候,他俩就会找个地方并排坐着,那个人仰头看着天空,他则偷偷看着看星星的人。但这个爱好并没有成为履历里的人设,他不知道是没和事务所报备,还是已经失去兴趣。结果就是,当深夜回家的路上,他时不时的会抬头看一眼漆黑的夜空,想像着那个人是否也看着同样的景像,而生出一丝暖意。


“良大君,”铃木转过头来,露出温柔美丽的微笑,他说,“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村井瞳孔一瞬间收紧,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坍塌沉了下去。


(2016.8.14)

”今天……又被说像佛,”铃木靠在沙发上,捧着半个西瓜,皱着眉头吐槽,他侧转身问正在热外卖的人,“良大君也这么认为吗?”

“佛吗……”村井正要说,微波炉发出“叮”的提示音,他拿着隔热手套将饭盒取出来,“没说错呀,hiro君轻易地原谅了非礼你的我,这大概只有佛的胸襟才能办到吧。”

“……唔,咳咳咳……”铃木被一口西瓜梗住,捂着嘴咳得几乎停不住。

“抱歉抱歉。”村井将纸巾推过来,一脸歉意。

铃木摆摆手,深呼吸两口就平复下来,他小声咕咙“你也是喝醉了,而且都诚心道歉了我也没办法啊”。村井笑了笑,“对自己很严格,对别人毫无所求,会尽自己所能给他人帮助,也会站在他人的角度去体谅身边的人。这样的你跟佛真的很接近呢。”

铃木被他专注的上神盯得心跳加快,与那天晚上相似的感觉冒出来,他突然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村井转过身,”那我再去看下冰箱里有什么。”

铃木租的这个公寓结构很特别,整体是个梯形,有一面常年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面是对面的墙。除此以外令人最尴尬的是,卫生间是透明的隔断,厨房那边算是可以避开同时有人在卫生间的死角。“所以真的很不好意思带朋友来家里啊”这样烦恼着,但因为交通方便和住得也舒服,一直也没有想法搬。

他的进退有度让铃木松了口气,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不愉。从村井一头扎进音乐剧圈起,他们很久都没有见了。听过玩音乐的,把某些关系看得很开,村井言谈举止间的作派似乎也是司空见惯。他是……经常这样吗?和随便什么人……都可以?

村井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一边吃着加热后的便当,一边喝了一口冰的下去。他吃得有些慢,刚吃完一个可乐饼铃木就回来了。

他端着饭盒回到沙发前,“你之前电话里说明天要录歌是吧?”

“嗯,剧中歌,也会收进特典CD里。”铃木满脸无奈,“主唱是津田桑,但我还会有两句要独唱……”他拿出手机,放出demo,村井听了一遍,问他“音响在哪里”。铃木从桌子下面摸出一副耳机,”前几天坏了,先用这个凑和一下吧。“

村井接过去,笑着说,“你是不是这两天要听了才发现它罢工了?”

铃木权当没听见,在唱歌这方面,他跟这人认识了多久,就被吊打了多久。如果不是舞台需要,无论是听音乐还是自己唱,他是能免则免。这样的后果就是偶尔就需要临时抱佛脚……这个时候他还真希望自己是佛啊。

村井调侃完,又听了一遍,然后对他说,“你先唱一遍看。”

铃木定定神,张开了嘴。在村井的注视下,他觉得之前勉强练到凑和的声音发挥出了最差的效果,结尾直接唱走音。

铃木捂着脸,“你先别说话,让我静静。”

村井走近两步,“你是不是很久没上声乐课了?”

铃木点点头,他的行程表,能每天睡个觉都奢侈,更别提上课了。而且,事务所觉得以他目前的能力,足够应付舞台的需要。

村井伸出手,“你要更习惯从这里发声”,手掌贴在他肚脐偏下的位置,铃木一颤,那温热的触感透过一层衣服让他无法不介意,“良大君……”

“你再唱一遍感受一下。”村井端着脸,他严肃的样子让铃木意识到这个人的认真,他微吁口气,再次发声。

“好,再试着将气息稳定一些。”

“注意节奏。”

“这次把感情加进去。”

铃木一次次调整,手在三遍之后收了回去,他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不适。但村井一丝不苟的教学让他很快定下神,状态越来越好。

“不愧是hiro君啊。”村井将可乐一口喝完,“一旦上手,就会马上闪闪发光。”

铃木摸摸发尾,不好意思地笑了。村井感叹了句,“这首歌真好听。”他轻哼了两句前奏,一边打着响指一边唱了出来。他唱的是津田桑前面清唱的部分,即使没有混响加成,他也没有改变音色,但一下子让铃木睁大了眼睛,这个人……

村井微眯着声音,唱完了第一小节,大概因为demo听太久,后面接着也唱了出来,到铃木的部分时,他微停了下,笑着看向他,铃木会意,将自己的部分接了过去,再一起合唱完成。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合唱,也没有事先商议,完全是凭着经验和对对方的了解。唱完最后一个音,铃木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村井伸出手,他拍了过去完成击掌,两人相视笑出来。

铃木注意到一边的饭盒又冷了,”我再给你热一下吧。”村井说着“没关系”想挡住,和他撞到了一起。铃木本来要收回手,却在与村井对视之后停在了那里。

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被他那样看着,就好像根本无法动弹了……

村井逼近来,他没有退,反而颤动着眼睛,缓缓地闭上。

是知道的吧,肯定的啊。这样的桥段,各种作品里出现了太多。而只有当身处其中,他才明白,这种感觉是不由自主的。

村井将唇贴上他的,热热的,微微湿润,他轻声唤了一声“hiro”,铃木被这声弄得耳朵尖都泛起了红晕,微不可闻的应了、

仿佛得到了允许,村井的吻突然变成热烈,铃木被他按着躺到了沙发上,亲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失去理智前,他按住村井往下的手,艰难的低喘着问,“良大君……”

村井暗骂自己太过心急,他怎么这么经不住诱惑呢,明明应该更一步步进行,至少要先好好的、正式的告个白啊。他急切地说,“hiro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唐突,我……”

铃木没有看他,“原来良大君已经习惯这种关系了吗?”

村井想反驳,铃木接着说了一句,让他缓缓闭上了嘴。

“那我也放心了。现在的我正需要这样的……关系。”



(回来)

铃木看着桌上原封未动的Tequila Sunrise,眼前好像起了雾。他猛的一闭眼再睁开,站起身来。


老板看着相继离开后剩下空空的桌子,摇了摇头,收起帘子将门关上。



评论(3)
热度(1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