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1.1

难渊(信蘭rps) 2017.11.1

9

广濑仔细衡量了一下,现在去和杀气腾腾的天魔王练习杀阵,还是一个人猫到空无一人的第二排练场自主练习。虽然他平时很想和铃木相处,但绝对不包括今天这样气场的情况。他缩了缩脖子,悄悄的捞起木刀,悄悄顺着墙跟遁逃了。


“有点过了”听到点评,铃木点点头,汗如雨下,脸色也有些苍白。从角色里出来的他,让人很容易心生怜意,即使是怀着“这次可来了一群年轻人让我可尽折腾”之心的演出家也稍稍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急切太严格。但很快的,铃木用更精准的表演给了他回答,眼前这个年轻人,如同一座宝藏一般,永远能给予人正面的回应和惊喜。


他低头看了看领口汗渍的程度,起身去包里拿换的衣服,带出个东西掉在地方,发出一声清响。他看过去,是昨天那颗糖,白色透明的包装纸裹着,落在地板上格外的显目,甚至有些刺目。他怔怔看了两秒,还是弯腰将它捡了起来,在手掌里停了一会,最后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他并没有后悔什么,自己想做的事做了,那会有什么结果,即使不在原来的设想里,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十年了,什么都会变,以前完全没想到的事,不在思考范围里的事,现在他也都做过了。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实在不该让局面那么难堪哪。


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发现是徒劳,又轻轻的叹了口气。如果继续已经勉强的话,接下来就该……断掉了。他握起拳,指尖扎进掌心里,感到微微的刺痛。察觉自己潜意识的动作,愣了一下,再缓缓的松开。竟然……他低下头,一只手撑在桌边,摇着头低笑了几声。


比起寂寞,人果然是更喜欢温暖的动物吧。拥抱着,被拥抱着,好像就能得到勇气,无论外面是多么寒冷都不会害怕。被人说想像不出平时是怎样生活的他,其实只是普通的一天天的吃饭睡觉起床,很多事情一个人去做而已。而这样的他,居然因为这短短一年的肤浅交往,生出了眷恋的惯性。


铃木轻轻说着“果然啊”,拿起了那颗糖,剥去糖纸放进嘴里,还蛮甜的呢。



补张糖的实物图(来自推) 


评论(1)
热度(1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