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0.29

 

6.

几乎是全程笑场录完了这日的小视频,树里桑扶着墙说“可饶了我吧”连连摆手求放过。村井笑着走回座位,拿起反盖在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又放下,中指摩挲着机身的侧边,食指轻敲着背面,抿紧了嘴角。


那个人呀,太难捉摸。近了不行,远了也不行。曾经的他输的彻底,目前算是偷来的机会,每一步都心怀忐忑,如履薄冰。想抓住他吗?想,但是,已经不敢了。即使需要将本来的自己遮个严实,换上另一张面孔,用上多年磨炼的演技,也得一日便一日。


纪念摄影拍完,这天的公演也告结束,户井桑收拾好的时候,看到他在敷面膜吓了一跳,“怎么,晚上还有工作?”

村井转了转能动的眼珠,点点头,户井桑拍拍他的肩,“年轻人拼是好,还是得注意身体啊。”明明自己身形矫健,语气却经常老气横秋的,村井被他逗得哭笑不得,只能应了两声,将他送走。

树里桑一边说着“算了今天我不强求时间了你记得发视频就好”一边挥手道别。她扫了一眼村井放在旁边打算待会换的私服,似有所悟的眨眨眼。女人真是太聪明了,村井都不敢和她对视。


今晚的聚会,其实他并不知道那人会不会出现……只是攒局的人是双方都熟络的,而且是生日的名义,他便猜测看到人的可能性。有人说,上了床就没那么着紧了。但这条定律于他对那人是不符合的。他并不是为了跟他做,而是因为喜欢那人,才想要更进一步。做过之后,是更喜欢,和更想要。舍不得错过任何见到的机会。


换上私服,他站在镜子前,这种没有显得很客意吧……休闲中带着一些雅致,应该是那人欣赏的类型,还需要……他抿一点嘴角,眼里的急切喜悦统统褪去,挂上沉静淡定和一些疏离,大概如此了。这是他吗?他也不知道,但如果对方喜欢,那这个“他”就会一直存在。


他拎过背包,将手机插进口袋,弯腰的时候看到鞋尖有一点灰尘,停了一下,拿出纸巾将它擦拭掉。


聚会的场所选在一家酒吧,包了场,人不是太多。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圈,笑着给迎过来的人递上礼物“生日快乐”,然后像是不经意地问了句“智纪君和拡树君还没来……?”


“来了吧……”被他提醒的人环顾四周,“哦对,智纪君说会晚点,拡树君他一直没回我,我也不知道他来不来。”


村井心里一咯登,勉强笑了下,“这样啊。”


“他手机常年静音,人又忙,没看到太平常了。”


“可是,如果事后再知道错过的是你的生日,他会内疚得跟你再三道歉的。”村井补了一句,“要不你还是再打个电话问问看吧。”


“也对啊”这样说着,那人翻出通讯薄,拨了过去。


村井站在不远处,室内音乐声轻松悠扬,他听不清对方电话里说什么,只能从面前人的表情判断应该没有被拒绝。“听你是对的,他果然很抱歉的样子,说晚点会过来。”那人一把揽过他的肩,“来来来,先吃点东西,待会我还有各种安排,不醉……啊,你还在公演期,那就意思意思喝两杯。”


冲着他将人请来的情份,村井笑着点头,“好啊没问题。”


铃木来的时候,第三杯正被醉熏熏的主人强凑到村井嘴边,他眼角瞟到人近前,寿星发现了新目标扑过去,“拡树君~~”他微眯着眼睛看一眼,垂下了视线。铃木被拉着坐在斜对面的位置,“良大君早来了啊。”他将一杯饮料推过去,“拡树君,喝这个吗?”比起被无差别灌酒,铃木心领神会地接过了可乐。


随着夜色渐浓,人多了起来,气氛也渐渐变成喧闹和热烈。圈内能唱能跳的多的是,比起酒吧的驻唱不遑多让,老板索性让歌手下来,留下乐队随他们点歌自己唱。旁边的人问村井“要去唱吗?” 村井摇摇手“放过我吧白天早唱够了”。他放下酒杯,指尖碰到对面人,铃木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角,不多会村井就觉察到村井的膝盖被轻轻蹭了蹭。


旁边的人还在说什么,村井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桌面下,那人的小腿蹭了过来又快速地收回去,仿佛只是不经意,但他默默捧着可乐乖巧地看着台上群魔乱舞的样子,简直能让人心头的火噌噌的往上冒。


村井暗暗咬了咬牙,闭了闭眼,垂下去一只手,顺着伸过来的方向,在腿内侧轻轻勾摩。几乎是立刻的,铃木呼吸一窒,低下头咬住了吸管,却一口都没有吸。


村井收回手,对上那人轻瞥过来的眼神,回了个彼此都懂的示意。铃木握着杯子的手一颤,过了片刻扶着桌沿站起身来。村井目送他与人告别,离开了酒吧,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这个人……太要命了。他用了点时间平复心跳,再等了十分钟,才也站起来去找已经不知道醉倒在哪的主人说再见。


这附近算是离各个剧场都有些距离,不是很容易碰到熟人的地方。没有去彼此家时,他们也在这约过几次。他走进门,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按下酒店4楼的电梯。镜面里映出的他的脸,平静得毫无表情,只有眼底,泄出一点点泛红的急切。


在房间门口停下,他伸出手敲了三下。等了一会儿,门发出轻响,从里面被打开一条缝,但没有继续。从外面看过去,里面是昏暗的。他轻轻推开,挤身进去,将门紧紧关上。


(这里有一段但是不能放)

(完整的一章见这里

(点不了的见评)



洗好从卫生间出来,村井换上来时的衣服,那人侧睡在床上脸朝着窗的那边,薄被覆在他起伏的身形上,勾勒出优美的线条,让他看得移不开眼。如果能一直看到该有多好啊……他慢慢走过去,伸出手,如同拥抱心中的月亮一般,想要触碰那玉色的脸庞,最终停在上方几厘米处。在对方睁开眼的瞬间,他挂起微笑,轻若无物在他嘴角落下一吻,“你再睡一会,我先走了。”


铃木看着他起身离开,想要启唇说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突如其来想要叫住那人的念头是怎么回事,但是理智制止了他。而对方毫不留恋的背影也恰恰证明了这点。


“是不是越来越冷了啊……”他看着漆黑的窗外,疲惫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块还是缺少,空落落的。




评论(3)
热度(22)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