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兰rps】《さよなら両片想》- 04

那个怂蛋怂蛋怂蛋!!!!(狂骂ING

はな✿:

《さよなら両片想》- 04

*CP:信兰rps

*生腐向/RPS内容瞩目,不适者请回避。

生腐向/RPS内容瞩目,不适者请回避。

生腐向/RPS内容瞩目,不适者请回避。

*一切与真人无关,他们不属于我。


*说在前边的话:

 一、因为有姑娘提了,所以顺一下时间线:为了方便写心理,所以切了两个视角来写。

01是hrk的视角所以时间是25当天从早到晚

02、03是良大的视角,时间线是23看剧→24发短信→25收到回信要票

04切回了hrk视角,开头是27演出当天→回忆25晚收到短信→回到27演出当天。

 我……我尽量写得清晰一点吧。

 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内容还会涉及骷髅城的角色分析,所以稍微说明一下。我完整看过的是11年小栗旬版,04年市川的版本挑了片段看,没有看全。下笔前查了下网上的说法,发现相关言论不是很多,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下各自的理解,她更喜欢老版一人分饰两角的设定,觉得舍之介和天魔王更像是将一个人物黑暗与光明两面剖开来塑造的感觉,这里也有借鉴她的想法。因为本人是个反派厨所以对天魔王大概不会公正客观,本章提到的所有理解都是个人理解,有所偏颇还望海涵。


 

电梯:01 02 03


04

 

>>>

 

离开演还有一会儿,演员们都还没出乐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借此缓和开演前的气氛。广濑与铃木坐得最近,便自然地开口道:“今天是前期最后一场公演呢,时间过得好快。”

等了半天,身边的人也没有动静,广濑有些奇怪地望过去,发现铃木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ずっきー。”广濑凑到他耳边喊了声。

“……吓我一跳。”铃木有些困扰地笑了笑,“怎么了忽然?”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广濑往后退了退,把面前的人仔细又全面地端详了一番,“真少见,你居然会在演出前露出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铃木皱了皱眉,道:“这么明显?”

“在我看来比较明显而已。”广濑把自己的椅子拉近了些,问,“愿意和我说说吗?”

铃木看上去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最后还是摇摇头,笑容里带着点抱歉:“谢谢,不过这件事……不大方便。”

广濑了然地点点头,退回了自己的化妆台。掏出手机,给鸟越发了条讯息。

 

“良大君和拡树君又怎么了吗?”

 

对面迅速回过来三个问号:“我们已经快到剧院了,没什么问题啊。”

广濑看了看消息,又看了看坐在一旁满脸严肃的铃木,叹了口气,回复道:“拡树君看上去心情不佳的样子,不知道是怎么了。”

 

前两天收到那条约见面的短信时,铃木正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前脚刚踏出门,桌上的手机就适时震了震,要不是那么凑巧,铃木恐怕又会错过最佳的回复时间。

其实对于村井会来看剧这件事,他还觉得挺意外的。骷髅城虽然不是2.5次元的剧,但也不是对方目前最感兴趣的音乐剧。不过既然对方都那么自然地提了,铃木也不打算显得太过纠结,便简单回复了句“好”。

而那之后,他才忽然想起——

自己似乎还要和广濑演段吻戏。

“他肯定知道的吧,”电话那头的椎名打着呵欠道,“这剧的名场景谁不知道?”

“可他不像是会关注这方面剧目的……”

“既然要来看,肯定会先做做功课吧。”椎名道,“话说回来,拡树,你这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啊?”

“我……”

担心什么呢?怕他不自在?还是有些介意?那个人的话……不可能的吧。

冷静下来想想,这个场次的公演,肯定是早就做了观剧打算。现在才和他提,恐怕也只是因为前几天恰巧聊起吧。

见电话那头半天没动静,椎名知道铃木又开始装鸵鸟了。

相处这么多年,椎名也渐渐对这个人摸到了点门路。表面永远是油盐不进的模样,心里却可能早就滚了几页的内心独白。不问就不说,问了也不说,总是一副自己坦然急死别人的样子。这样隐藏本我的性格,可真是做演员的料。

但要是谈起恋爱来,简直是灾难。

椎名叹了口气,决定放弃。他向来是不忍心逼迫那人说什么的:“算了,你想什么不用告诉我的。早点休息吧,晚安。”

“恩,抱歉。”铃木顿了顿,趁对方挂电话前又补上了一句,“鲷造,谢谢。”

 

>>>

 

无论开演前情绪如何,等到了台上,铃木就会放下自己,沉浸到角色之中。

虽说是作为反派的天魔王,但身为扮演这个角色的演员,他只有完全站到角色的立场,理解他的动机,支持他的行为,从内心深处接受他,才能使角色的行为表现得具有说服力。

一次次的饰演,也是演员与角色逐渐的磨合。每演一场,铃木都能对天魔王更多一份理解。那份巨大又黑暗的野心从何而来,费尽心思设计的一切又是为何。他是舍之介的黑暗面,也是拉扯着兰兵卫的过去。想将旧主取而代之,却以鬼魅之名,活成了对方的影子。

想来也是可恨又可悲,在爱怨痴恨里纠缠挣扎,谁也没好过谁。

但好歹,天魔王对于自己的欲望和渴求足够坦率。

铃木大概永远也做不到这点。

 

虽说在开演前担心了那么多,但真到了台上根本顾不上考虑这些。客席昏暗,他也没注意村井坐在什么方位。总之就是全身心地演完一场,给前期公演完美地画上了句号。

谢幕后刚回到乐屋,就听到鸟越颇有活力的声音。他转过去望了望对方身后,居然没有那个人。

“你们演得太精彩了!”鸟越正拉着广濑感叹,他朝着两人笑了笑转回去卸妆。

脑海里没什么别的想法,平静又机械地折腾着妆,耳边连旁人说了些什么也没听见。直到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下,他才转过去,是鸟越。

“拡树君,今天我和智纪君有约,先走了哟。啊对了,”鸟越凑到他耳边,轻声道,“那个人不肯过来,在门口等你。”

铃木愣了愣,只见鸟越朝他眨了眨眼,满脸不可言说。

 

临近年末,又值夜深,天冷得够呛。铃木不想让人多等,草草卸了妆换了衣服就往外边跑。围巾没来得及围上,和大衣一同挂在臂弯里。

远远瞧见那人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站在门边,稍远处的街灯投过光来,照亮他半边眉眼。

铃木停下脚步,喘了口气,然后慢慢朝他走去。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村井转过身来,朝他笑了笑。

“好久不见。”

“嗯。”


- 未完待续 -

评论
热度(16)
  1. Kimeはな✿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怂蛋怂蛋怂蛋!!!!(狂骂ING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