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渊(信蘭rps) 2017.10.24

难渊(信蘭rps)

1.

“这就是我说要介绍给你的女生,是不是很漂亮?”

“何必这么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啊。”

“她是个好女孩,加油哦!”


即使对方的面目不清、时间也过去了很多年,但这些话的杀伤力还是很大,大到就算知道是在梦里他的胸口依然如那时一般闷得发痛。

村井迟缓的坐起来,书从胸口滑下掉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他捂着脸,一定是又在沙发上睡着导致了头痛吧,才会莫名其妙的梦到这些。

连休的两天结束,他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天色,阴的……晚点估计要下雨吧,手机响起铃声,他一边接起来,一边翻桌上的记事本,“嗯、好,我没问题。……到时联络。”拧开笔帽,在日曜日那里画了颗星标。

时间还早,台风过去后一切恢复平静,他打开音响,慢吞吞的扒着头发进去卫生间。镜子里的人耷拉着眼皮,满脸的了无生趣。得刮个胡子啊。真麻烦……撇撇嘴,他拿起剃须刀,可能是电量不足,滑动得并不爽利,勉勉强强弄完,留下一点青茬。

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将眼睛睁大一点,拧着眉头从下往上看,好像有些接近,又好像面目全非。毕竟十周年event都是去年的事了,再没有如此清醒的认识,什么都没有留下,一丁点。

比十年还要更早很多,大概是从国三到高中的那年,意识到自己尽管平凡无奇,性取向却没有随大流而走。也没有确定的喜欢上谁,只是方向定了。哥哥和姐姐都是正常的交往,他是家里唯一的异类。不行,不行。这样对自己说着,什么都不看不想的过完了高三。最早尝试演戏是觉得能过不是“村井良大”的人生,而且可以肆意的表达情感,被认真注视虽然不习惯,但是成就感无限膨胀。开始的那段路疲于奔命却又乐此不疲,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令人沉迷,相比之下感情又奢侈又微不足道。

直到遇到某个人。

“この别れが二人の运命でも…”他按掉声音,将擦脸的毛巾甩开,额发上滴下来的水落到脚面,凉凉的一片。

(待续)






评论(3)
热度(17)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