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信兰rps)——补全

推开门,和上次离开时所见一样,干干净净、安安静静。放在桌边的水杯摆在随手放的地方,除此外,仿佛可以马上挂售出去,基本没有使用感。

确实也可以说没有。朋友聚过三两次,吃喝玩笑过了夜,也就散了。那个人,也在其中。

找不到机会说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好说。武蔵小杉这地方,说是新兴住宅区,到底还是远。而且……贷款要还很久,邀功什么早着呢。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点他的喜好,努力在这小地方里、想象着以后如果能一起生活,会需要什么样的,以此为蓝本规划着。

例如,他喜欢的有阳光的窗户,可以躺在旁边的沙发上看外面的天空;他喜欢的和式的客厅,榻榻米和暖桌缺一不可;他喜欢的敞开式收纳,与其说一目了然不如坦白是省了记忆的步骤……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扶着桌边坐下,有些后悔,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希望你常来”。当时以为总有机会的,甚至窃窃希望他已经看出来。不想每件事都挑明了说,好像自己在讨要什么。

他似乎也知道了对吧,不然,怎么会留下一套用品,放在主卧的内卫生间呢。

总是很难知道他想什么,也不会说。如果这是他觉得舒服的方式,只好忍下万千的好奇心,小心的、隐晦的、曲折的表白。

你喜欢吗?

你觉得舒服吗?

你愿意待在这里吗?

你会想……和我一起生活吗?

他来过这里,或者说造访过。但在想象中,他已经被臆想出生活在这的种种场景。

清晨不想睁开眼睛的耍赖;一边穿衣服一边接电话赶着出门;忘记了什么急匆匆的回来;偶尔自己下厨做点东西;悠闲的看台本:吃西瓜吃到拒绝吃饭……

各种各样的他,光是看着就喜不自胜吧。如果能靠近、能交流,最好的美梦也不过如此了。

一直跃跃欲试,想着“快了快了”,直到,各归各位。

那句“欢迎回来”再没机会讲。

只剩下,闭上眼睛,一点点微风拂过,不想再看。

所以,要卖掉吗?

被这么问的时候,心被刺了一刺,初衷已经难圆,随处可见都仿佛是嘲笑,最开始的时候踏进半步就觉得呼吸困难。原来设想得多好,当下只剩自己一人站在这就有多难忍。都走到房屋中介的门口,看到业者迎上来的瞬间,转身就跑了出去。

一直跑,一直跑。

知道啊,那个人不会再来。这个屋子,只有他了。

可是,他也只有这个屋了。


用所有的理智面对自己不被他喜欢的事实,用所有的勇气说完了分手。这已经是经常被骂怂蛋的自己做过最有决断的事了。

即使事后不止一次后悔,骂自己蠢,想不管不顾,想自私的抓紧他。

都会被他一贯的平静神色打醒。

陷在其中的只有自己吧,从一开始,从自己说出“我也喜欢过的啊……现在也”。蹲在地上修录放机,闷头小声自暴自弃的说的。

空气都安静下来,他后来回答了什么呢,记忆已经模糊了。就记住了他临走前吻上他嘴唇的触感。

一直喜欢,第一眼就看上,放在心里很多年。中间有过几欲出口的冲动,硬生生被曾经的朋友劝下来,“那个人啊,估计根本不会喜欢上谁吧,你看椎名在他身边那么些年表现得那么明显,还不是没戏”。这样一说,彻底歇了心。不说就能一直是朋友,即使没有了合作,但朋友也就是交集的这群,说聚就能聚。

你看,当时多明智,偏偏后来昏了头,搞得现在越见越尴尬,能见的场合都要被有眼色见的朋友安排得近乎于零了。

想回到最开始,什么都没有说。那现在还可以大大方方的说话接触,而不是只能逃避假装无视。

或者,干脆回到十年前……一笔勾销。

苦笑着,关上门,落锁。

晚上相约吃饭的是因为RENT而熟了的朋友们,因为一次酒后的真心话而莫名的得了几位女生的人缘,大概跟GAY蜜类似的性质,虽然他不能算是GAY……

“好蠢啊哈哈哈哈哈”

“被你喜欢的人也有点可怜诶”

“巨蟹座果然是怂透了”

类似的吐槽不绝于耳,每次都要被调侃几句。因为会提及到他,比起窘迫更多的是隐隐的欢喜。起码在这些女生面前,他可以坦然地承认。

所以又一次被问到时,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忘啊……”

如果能够,早就没有这些曲曲折折了。

如果能够,他也舍不得。

钟情多年,他只希望对方好好的,得到最好的,

顺心遂意。 







 

评论(1)
热度(14)

© Kime | Powered by LOFTER